陇上网
动态
首页 > 文化 > 动态

宋连民 艺术是我一生的眷恋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 2019-09-30 18:18:08 | 我要评论

柏

故乡

故乡

九曲黄河

九曲黄河

山

狗

猫

白鹭

白鹭

问天柏

问天柏

冬韵

冬韵

城市印象

城市印象

    兰州日报社全媒体首席记者李超文/图

    ■人物简介

    宋连民,1961年出生于安徽。1985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特艺系装饰绘画专业留校任教。职业艺术家。

    大学期间受教于吴冠中、范曾、张仃、袁运甫等老师。专注于油画与现代水墨的研究与创作。作品见诸国内外期刊报纸并被国内外艺术机构及个人收藏。

    作品参加1990年8月中央美院“第一届宋连民个人画展”;1990年10月中国画院举办的“第二届宋连民画展”;1990年11月中国画院举办的“吴冠中师生联展”;1991年8月新加坡举办的“宋连民第一届新加坡画展”;2015年10月香港荣宝斋举办的“香江行”宋连民彩墨精品展;2016年7月北京红子兰艺术中心“四人行”杜大恺、刘巨德、王玉良、宋连民——水墨作品展;2016年12月北京“保利陈辉、宿利群、宋连民水墨三人展”;2017年3月香港荣宝斋(香港)有限公司“近现代名家藏品展”;2017年7月北京798圣之空间“宋连民版画作品展”。

    “我出生在历史古城八公山下,那里归属于安徽省淮南市,老家的屋后有一条清澈弯曲的小河。记忆中那里是我们心灵的天堂。每每生活中遇到了开心或者不开心的事,我都习惯性地会走在河坝上或者坐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夕阳的余晖慢慢地散去。”真正的艺术家内心一定都如这般丰富、细腻,交谈伊始宋连民便用回忆勾画出一幅如梦如画的家乡美景。

    “某一天,这种感知突然激发了我内心的触动,无限的情绪涌动却找不到出口。”宋连民告诉记者:“那一刻,内心的波动激起了我第一次想拿起画笔,把那脑海里落日的余晖勾画出来,也从此开启了我无怨无悔的艺术生涯。”

    13岁那年,宋连民幸运地遇到了著名艺术家韩美林先生。

    “韩先生是我的启蒙老师,他给了我追求艺术的正确方向,给了我去拜师访友的路径。”宋连民满怀感恩地说到。

    从此,在韩美林的引荐下,这个十几岁的孩子,独自一人踏上了拜师的路程。16岁之前,宋连民已先后拜访了上海的唐云,合肥的赖少其、孔小瑜,北京的黄永玉、范曾、王家树、顾丁茵。在顾丁茵老师的引领下,他还带着自己的素描写生作业拜师了靳尚谊先生。

    “我是幸运的孩子,若是要问我:第一个艺术老师是谁?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是美丽的大自然和大自然无限的美丽释放出来的能量。使我与大自然结下了这一生丢不掉的缘,抹不去的眷恋。”宋连民告诉记者:“可以说,就是那无数次在小河边面对着朝霞暮色时莫名其妙的冲动,奠定了我的艺术人生。必定是在这朝霞暮色的萦绕中,挥洒着我心灵的光与色。而大师们给予我的耳熏目染,则给了我追求的方向和坚持走下去的信念与信心。”

    就这样,经过4年艰辛的努力、挫折再努力,宋连民终于在1981年进入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特艺系装饰绘画专业。

    “我的大学是幸运的。”他一边重温着那段难忘时光,一边感慨地说:“范曾老师教我们白描和中国画写生,吴冠中老师带我们爬乐山、跨乌江,张仃院长给我们传授焦墨山水,袁运甫先生带我们实践壁画创作。还有纽约的姚庆章先生,第一次把超写实绘画带入中国的课堂,普普艺术大师劳森伯格给我们讲授当代艺术。这就是八十年代里,我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特艺系度过的那段时尚、丰满、热闹的时光。”

    他由衷地说:“那时的我们天天接受着各色各样的世界新艺术思潮的激励,接受着亚欧文明的熏染,也吸收着民间文化的滋养。那真是激情四溢的青春时节,我们在那个时节里收获满满。”

    1985年,宋连民留校任教。1992年,因为一个特殊的原因,他离开了祖国,离开了那段浸润心灵、凝聚光华的岁月。

    “离开后,我常会魂牵梦绕记忆里熟悉的院落,2008年我便毅然放弃了新加坡所有的关联回到了北京。”听得出,这段曲折的经历不仅没有冲淡宋连民的思乡之情,更令他回归的愿望愈发的迫切起来:“海外游子再次回到祖国的怀抱,那种着实、坚定的情感洗礼给了我一个崭新的、色彩缤纷的精神世界。”

    回归后的这些年来,宋连民一直坚持着中西融合的创作方向,不拘题材、不拘技法。

    “在我的创作作品里有高洁清雅的莲,有可爱的宠物,有山有水,人有景。”他感慨地说:“我画我眼中能看到的世间百态,画我心灵深处折射出来的万般风情。秋色是四季中色彩最丰富多样的,枫叶的红、银杏的黄、松树的绿。不同的树在由绿渐黄、渐红、渐紫的过程中又都有各自的节奏。每一个时段都会呈现它特有的色。”

    “一个缤纷多彩的秋里,无论是树、林都是我喜欢的题材。”宋连民的话语就好似他的作品一般轻松、跳跃且拥有着无限的空间,彷佛装下了他的整个世界:“就好似树的个性、林的纵横、秋的丰满,这所有的诱惑汇集一起,成为我用之不尽的创作源泉,笔随意行,意现心像。”

    的确,细观宋连民的《林之系列》和《秋色》系列,都使中国画的干、湿、浓、淡、焦与西洋画的红、黄、蓝、绿、紫在点、线、面平行、叠错中融合。树的大小、粗细、浓淡、干湿各不相同,形成了丰富的层次和变化。画面即简约又丰满,充满喜悦与幸福感。

    “我曾经在零下30度的内蒙古阿尔山的冰天雪地里,第一次感受着最原始的白桦林。”宋连民告诉记者:“雪地的洁白和密林里透散着抹不去的残留的秋色。给人无法逃避的诱惑和向往。尽管车外冷的难以忍受,可还是无法阻止我内心深藏已久对白桦林的渴望与期待。”

    他说:“白桦树独有的深色而神奇的树斑和那像挂了白浆一般厚厚的树皮,使它在深山野林中依然散发着它独特而又高贵的魅力。由疏至密由近至远的山林在斜阳斜照的倒影的携伴中引领着我们去倾听它讲不完的山林的故事。”

    随着记忆的轨迹,宋连民彷佛在时光倒流中再一次经历了艺术灵魂的起起伏伏:“这只是一个开始,艺术家必须不断地去亲聆自然的心声,触摸她的脉跳、拥抱她的灵魂,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被称为艺术家。”

    “比如,在《期待》这幅作品里,有两个层面意义,一个是技法一个是思想内涵。”他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努力地探讨如何将中国皮纸的材料特性将西画的光与色以及对物像精致描绘有效的结合,这是对中国画技法的一种发展。”

    说着说着,宋连民就好似沉浸于创作的兴奋之中,高亮的眼瞳里满满地溢出了喜悦的光彩,而他右手也下意识的变为了握笔的姿态轻轻地晃动着:“毛笔的流畅精细在头发的线性特质表现中发挥出了油画所不具备的优势,淡淡几笔的涂抹就可以使高原红以及暴露在外的血丝很自然生动地跃然于纸上。面部水性淡色的透明,和晕染与背景中水质和粉质颜料,在纸的正反两面的交错重叠中产生了对比的美,产生了一种细润而神妙的视觉效果。”

    他说:“在另一个内容的表现和刻画上,小女孩的眼神里充满着期待和美好的幻想,如同安徒生的童话世界里,那卖火柴的小女孩在雪地里幻想着香美的烤鸡。这种幻想带来的共鸣,在某种时刻里能帮助我们借助精神的能量跨越现实的困惑和窘境。”

    “我也很喜欢画马。”宋连民微笑着说:“马的生命特性高大、灵性、矫健、有速度但又不具备侵略性,往往人类的很多美好的寄予赋予了马。在许多的传说中马也是被赋予了神的精神,我画的马跨越了马的动物属性,将人类的精神寄予植入我的笔墨中。”

    “高贵、积极、善良和充满智慧的大能量是我所有题材的主导思想。”他表示:“在许多马的题材艺术作品中,有很多的描绘都局限在对动物的结构和动物属相的刻画。比如《靓马》这幅作品,用笔简约、色调淡雅,大量的空白给了作品更多的灵性空间,以便最大的释放出神马的精神能量。”

    宋连民目光流连在自己的作品中,说到哪里就在哪里停顿片刻,不知不觉间重温了自己的创作心路:“我们要公平的视待一切生灵。世界万象随心所现,而艺术家手中的笔正是心灵光彩的主观呈现。因此它可以身着任何色彩的美丽外衣,只要是和谐而美丽的,紫色的花衣在蓝色基调的阴影里,也可以与阳光明媚的黄色共同构成一幅美丽而充满幸福光彩的画面。”

    “世界本来就应该是美丽共享的家园。”他说:“莲花清雅通透,根置于泥里,茎穿越水中,花开在空中,跨越三界。中国人理解莲花不只是一般自然属性意义上的花。她寓意了中国人对许多美好事物和高尚情操的寄予,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虽然我画彩墨也画油画,画人体也画丛林。但我是莲的崇尚者,我希望自己的艺术作品在社会中的精神呈现,能如同莲在物态万千的大自然里所独有的那份清雅高洁,中通外直,幽香怡人。”

    在宋连民的莲花题材中,对花的描述是用写实的手法保持着莲自然属性中那份清新优雅,用写意的概括表达了背景的飘逸、浪漫和丰满,中国的墨托着兰、绿、紫相间的印象派一般的强烈色调。写实的花在写意的背景中千姿百态,风情万般。这种手法把东方人对莲的情怀、浪漫与眷恋,通过笔墨光色生动的表达了出来。

    宋连民由衷地表示:“在未来的创作中,对莲的依依不舍将会是我抹不去的情怀。而将莲的精神能量在艺术作品中最深度完美的释然,是我一生的追求方向。”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滚动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