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网
动态
首页 > 文化 > 动态

庞雄 书法如人生皆需慢慢品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 2019-09-30 18:06:10 | 我要评论

汉简六尺条幅

汉简六尺条幅

家风

家风

《兰亭集序》局部

《兰亭集序》局部

临帖

临帖

张迁碑

张迁碑

《岳阳楼记》局部

《岳阳楼记》局部

斗方六言联

斗方六言联

《黄帝内经》局部

《黄帝内经》局部

    兰州日报社全媒体首席记者李超文/图

    ■人物简介

    庞雄,甘肃定西人,汉语言文学本科学历,中书协培训中心书法研修班结业。现为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金昌市书法家协会理事,金昌市老年大学书法辅导教师。

    书法作品入选甘肃省第三届和第五届“张芝奖”;两次入选中书协培训中心教学成果展;获甘肃省第五届“中青展”提名奖。多篇书法评论及教学论文见诸于报刊杂志。两次被评为金昌市“五个一工程”三等奖。

    “书法就是一种人生,漫长而艰辛,苦涩又甜密。”回味自己的艺术人生,庞雄感慨万千:“我从小生活在甘肃定西,小时候物质匮乏,但文化底蕴还是比较深厚的,跟着大人们听样板戏、敲锣打鼓耍社伙、唱陇东小调,吹拉弹唱,写写画画的文化氛围很浓郁,从小耳濡目染,心口相传,很受启发。”

    他说:“在我上初中时,是班里字写的最好的,二胡拉的最好的,是学校宣传队的骨干。初中毕业后由于父母长期身体状况不好,兄长在外修铁路,家里只有我担负起了主要劳动力,因此高中不再继续。”

    庞雄18岁那年父亲病故,后随表亲来到甘肃金昌。本来他一直追求的梦想是去专业的剧团学习板胡,不曾想在即将实现梦想之际,却在意外中不慎失去了左手拇指和食指的指尖。

    “绝望中我想到了只有自学文化,才是唯一的出路。”庞雄告诉记者:“后来我通过自学考试获得了学历,之后开始担任初中毕业班语文老师、班主任,教务主任,副校长,校长,企业党委书记等工作。一路走下来20多年就过去了。”

    可想而知,这么多年的教育教学和思想政治工作,总是离不开写字,无论在哪里工作,字儿写的漂亮一定是大家认可的。那时候,企业的书记也没有什么福利,唯一就是报纸很多。因此,没事的时候庞雄就会在报纸上练练毛笔字。

    “有一次,一位记者把我写的一幅字发到《金昌日报》上,我看到报纸时很惊讶。当我激动的去找他时,他说一定要认真写你的书法,不要顾及闲杂事宜,有时间去拜访一下金昌市书协主席刘开汉老师看一看。”

    之后,经过几次满怀诚意的登门拜访,庞雄总算见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书法老师。当时,刘开汉担任省书协副主席、金昌市文化馆馆长、金昌市书协主席,是欧阳中石北京师范大学第一届书法本科生。

    “字儿写的还真不错,但全是野路子,好好去临帖吧。”这是刘开汉见到庞雄作品后的第一句话,他还推荐庞雄去临《曹全碑》。

    “临帖对于我这个已有多年书写习性的人来说真的有点难,但我也明白了要想真正在书法艺术上有所成就,就必须摒弃随意的书写陋习,必须规规矩矩地去临帖。”庞雄的话语里将当年的那份决心表露无遗。

    刘开汉退休后远居山东烟台,临走前他告诉庞雄:“你学习书法很有潜力,建议多外出学习,开阔眼界,会受益无穷。”从那以后,庞雄一有机会便去兰州、西安、北京参加书法培训班。

    在中书协书法培训中心学习时,有老师就学习临帖讲过这样一句话庞雄印象十分深刻,“你们的临帖就是从一楼到六楼来来回回不停的遛趟,没有一回是能把每一层楼的四个角都跑到的。”

    “这句话一下子点醒了我,让我第一次懂得了临帖的真正含义。”庞雄告诉记者:“原来我的临帖只是在古人面前招了个手,面目都没看清楚便一下过去了。那样的无数遍抄帖,虽然越抄越熟,但不好的习性也越来越多,这等于浪费了时间,耽误了学习进程。那次外出学习的时间里,我逐步改变了临帖的随意性,一笔一划的向严谨、法度过度。后来,又学习了《礼器碑》、《张迁碑》。”

    “再后来,我还聆听了张改琴、翟万益、林涛等老师的授课,我又明白了什么是书法及书法理念。特别是翟万益老师讲到,把张迁和汉简结合着写写,会走出一条路来。接着临习了《仪礼简》、《居延简》等,不久我的书法作品也进入了展厅,很快就加入了省书协。”

    50岁那年,庞雄辞去了企业的职务,回到了家门口的一所小学。他担任了学校艺术教师,因为在区教育部门主管的这片辖区內,没有专业的书法教师,所以他一直兼任书法、音乐教师至退体。

    “我一边认真地教孩子学书法,一边还拜师学习板胡。”庞雄说:“有展览时写几天,没展览就练琴,展览上不去,学书法的信心也没有了。但所教学生的书法作品收获了不少的荣誉,家长们、学校及上级主管部门对我的书法教学评价较高。”

    担任艺术教师这十年,用庞雄自己的话来说,是“没追求”的十年,“自以为是”的十年,但也是他心满意足的十年,生活无忧无虑的十年。

    “不求更高,只求快乐、健康的生活。”庞雄由衷地说:“但总归心里还是空落落的有点遗憾,而且在退休前我也总算完成了我儿时的音乐梦想。在金川区教育局和文化局的大力支持下,在金昌市花博馆大剧院举办了个人板胡(专场)演奏音乐会,并且有幸参加了金昌市12人书法作品提名展,给自己的学艺之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2018年,庞雄退休后在书友们的鼓励下,他放下了板胡,再一次拾起了毛笔继续学习书法。

    他告诉记者:“以前学习汉隶,没有深入学习,书法作品上不了台阶。现又学习简牍书法,资料不少,写的杂乱,可能还是上不了台阶。毕竟,简牍书法只是书法长河中的一个品种,不是主流,不过既然喜欢它,那我就坚持学下去。”

    庞雄说:“甘肃简牍在中国书法史上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是研究隶变的重要资料,通过学习,就能更加清楚地了解各种书体产生和演变的过程及相互关系。从风格上看,千姿百态,变化多端,形式多变,体现出天真烂漫、质朴粗犷之气。甘肃河西地区长城沿线的汉简大部分是就地取材,以胡杨木、红柳、白柳木居多。单行文字的叫简,多行文字叫牍,多枚汉简用麻绳串起来叫册。”

    “十多年学书法东奔西颠,从汉隶到汉简都一事无成。”他笑着说:“但学书法的感悟还是有点,只是前后不太一致而已,这也只是个人的一点粗略感受。”

    他此前认为,写字是书法的基础,但如今写字已被电脑所替代,逐渐开始退出实用性的历史舞台,然书法就成为了纯艺术。当然,其最终目的首先是继承发扬民族传统文化,其次是走进展厅获得荣誉,最后是走进寻常百姓家彰显出艺术收藏价值。

    这是我们伟大民族独一无二的文化遗产。就学习来说,写字是把字写得让人能够认识,是信息交流的重要工貝,好也行,不好也可。但为了追求字如其人,字是人的第一门面这个称谓,好多人还是不遗余力练好字。

    “就写字也有初级、中级、高级之分。”庞雄告诉记者:“初级阶段,字儿写的比如写‘人’就左右两下;中级阶段,字儿写的有撇捺的意味,基本做到横平竖直、方方正正、功整有序;高级阶段,便要写的点点像头,撇捺像刀,欲右先左,欲下先上,写的不但美观整洁,而且已具备了书法藏露、方圆等入笔方法。”

    “有的实践了一点古法,有的全凭个人感觉写出了洒脱美丽的俗字儿。”他说:“而书法是有法度的:笔法、字法,墨法、章法。笔法、字法是临帖者离不开的,墨法、章法是创作者离不开的。一旦具备了四法,结合现代人的书风、个性、情志能写出一幅张扬、苍茫、霸气、富有艺术特色的作品就上去了,第二届全国隶书展这样的作品很多。好多人包括本人一阵跟风,刚学会没站稳,就过时了。”

    “如今我已经深有感触,书法学习还得回到法度里。”庞雄感慨地说:“无论是听专家讲座还是看展厅作品,我都能感受到其中体现出的书家作品的古拙、法度、注重细节,多藏少露,多润少枯,既有打造精品的意识,也体现了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认认真真写字的回报。中国人写好中国字的意识,终究是以古为徒、法从古来的真理。”

    “开头就说书法如人生,苦辣酸甜,五味俱全。”庞雄由衷地告诉记者:“临帖临到苦辣酸甜才行,创作做到五味俱全才行。张旭光先生说过‘书法就是道位与味道’,到位是功夫、法度,味道是艺术情趣与法度的高度融合,我的理解可能也不到位,做的更不到位。”

    他说:“书法犹如人生,人生道路颠颠簸簸、曲曲折折,书法之路也是如此。皆需慢慢地品味,越品越有味。”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滚动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