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网
甘肃教育
首页 > 教育 > 甘肃教育

慈母情深

兰州晚报 | 2018-07-30 14:34:58 | 我要评论

慈母情深

兰州市一只船小学五年级二班王文豪

提起母爱,谁都为之动容,我也不例外。记得小时候,我体弱多病,是个不折不扣的“药罐子”。而妈妈因为生我伤了身子,常年与药物为伴。对于我们这个三口之家来说,这一大一小两个病患,真是不小的拖累。我们成了医院的常客,这也成了我们家最大的负担。爸爸每天天还未亮,便急匆匆地走了,去为一家人的生计奔波。当我们进入梦乡时,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狼吞虎咽地吞着我们吃过的剩菜剩饭。妈妈为了照顾我不能工作,只能整天看护我,时不时地摸摸我的头。如果觉得体温不对,就拿着体温计跟着我屁股后面跑,为我操劳。自己难受了,偷偷地吃着降血压的药,继续像没事人一样照顾我。可上天却偏偏跟我妈妈做对,让我总是隔三差五地生病,来折磨她。

那天晚上,夜已经很深很深了,爸爸还未回来。偶尔能听见窗外传来汽车刺耳的鸣笛声和突兀的狗叫声。我在床上翻来覆去,难受的睡不着觉。尽管我的动作已经很轻了,可是还是吵醒了已经累坏了的妈妈。她习惯性地摸摸我的额头,发现体温有些高,她立刻清醒过来,光着脚跳下床,拿起床头的体温计,为我测量体温。发现我发烧了,她又立刻打开了家中的医药箱,陷入了熟练的忙碌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可我的体温不降反升。这可怎么办呢?妈妈无奈而又果断地拿出了绷带,再一次把我牢牢地捆在她单薄的脊背上,背着我,在这寂静的夜里,孤零零地向医院走去。迷迷糊糊的我伏在妈妈的背上,听着那慌乱的跑步声和急促的喘气声,我知道,她———妈妈,又在拼命地往医院里赶。

当窗外明晃晃的阳光把我照醒时,我发现一个头发凌乱、衣着单薄的女人,正趴在我的床沿上,一动不动。那就是我的妈妈。不知道她是累坏了还是睡过了,只见她静静地躺在那里,鬓角的银丝印着额头上干涸的汗迹。是那样无助!那样憔悴!我的心都碎了!

“妈———”“妈———”

头抬起来了,我的母亲。布满血丝的双眼睁开了,我的母亲。站了起来,靠近了我,用一双苍白的手又一次摸了我的头,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的母亲……

就这样,我在妈妈无微不至的关爱下渐渐长大。今天的我,已经是个健康、阳光的孩子。我对妈妈的感谢无以言表。“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在很多人眼中,母亲好像外套,给予了我们温暖;母亲好像雨伞,为我们遮风挡雨;母亲好像指南针,为我们指明了方向……可在我心中,母亲就像一颗枣树,我就是那树梢上的枣子;母亲就像河水,我就是那河中快乐的小鱼;母亲就是蓝天,我就是在天空的怀抱中悠悠飘荡的白云。慈母情深,终身难报母恩!

-教师点评

王亚丽:这篇文章情感真挚,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母亲深深地感恩。尤其是“深夜送医”这一段内容,读之令人动容。如果没有切身的感受,很难写出如此真情实感的文章。推荐它的理由,就是因为它的真实,它的感人。希望这种感恩之心永存。

责任编辑:宋芳科 作者:王文豪
滚动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