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网
明星
首页 > 娱乐频道 > 明星

宁浩:我特别有阿Q精神 图

来源:每日新报 | 作者:作者:仇宇浩 | 2017-05-05 14:36:10 | 我要评论

每日新报报道  出道一鸣惊人却沉寂十多年的作家李修文、携手刘慈欣筹备新片《疯狂的外星人》的导演宁浩,这两个看似挨不着的人,其实是多年前一见如故的好友,如今李修文推出十年磨一剑的散文集《山河袈裟》,宁浩则前来助阵,与老友共话“我们的文学课和电影梦”。二人惺惺相惜,李修文认为宁浩是个科学家式的导演,“就是剧本包含的人类情感、体验、价值,一切都在一个准确的科学研究范围里”;宁浩则喜欢李修文的作品“有审美洁癖、有坚定的价值观,非常有人物感、电影感、视觉感,这都是我特别喜欢的”。

到各地去看树 平常看养生书

宁浩说二人初识在觥筹交错的夜晚,“我俩一边聊天,一边喝酒,那种一见如故的感受很强烈。我俩很多见解都一致,包括对艺术、电影或文学的创作观和美学观,甚至对时代的关注,都很一致。这很难得,所以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李修文则说,“最近我们又有了一个共同爱好——到祖国山河大地去看树。大概两三年前,宁导对树有了浓厚的兴趣。”李修文还透露,尽管爱莫能助但是自己目睹了宁浩很多次艰难的创作过程,“外人可能对喜剧导演充满了狭隘的认知,也并不清楚他们灵魂深处的痛苦和虚弱,但我认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肯定是首先承认自己生命力乃至创造力虚弱的部分,才可能洞穿虚弱。我不光看见了宁导真实的虚弱,也看见了他对虚弱真实的抵抗,这对我有很大的启发。”

李修文夸宁浩“是一个嬉笑着秉承鲁迅精神传统的人”,宁浩则说:“我吓着了,我觉得我像阿Q,特别有阿Q精神,所以就以这种角度去看世界,这没有什么崇高和龌龊的区别,就是你必须得特别真实地面对自己,而且一定要进入到人物里头,找到人物和你的联系,秉承人物创作忠于自我。”至于如何找到灵感,宁浩表示:“每个人身边的东西就是神迹,只要你足够尊重身边发生的一切故事,包括家长里短。”跟想象中不一样,宁浩平常爱看养生书,“我是很小的时候就看了《黄帝内经》《资治通鉴》,那是为了得瑟一下,到后来读书越来越务实了,现在就看一些养生类的。我还在看《时间简史》,看了好几个月,半懂不懂的,后来弄了张光盘看,讲得挺清楚的。当然,我是认真读了《山河袈裟》的。”

新片难度大 软科幻很多特效

宁浩的《疯狂的石头》让人惊艳,但做这部电影时也是他最窘迫的时候,“我记得做《疯狂的石头》后期那段时间是我最穷的时候。我曾经拍广告赚过一些钱,后来拍电影就越拍越穷,拍了三部戏都没有挣到钱。当时我每天到半夜一点才回家,因为等保安下班再回去,可以不用交停车的5块钱。后来没有钱去剪片子,就买了两包方便面送给机房的人,让我多用几个月。”对于筹备了两年的新片《疯狂的外星人》,宁浩表示:“这个电影难度大,有很多特效。”虽然是和《三体》作者刘慈欣合作,但宁浩表示新片不是硬科幻,“应该算软的吧”。

至于为什么没有和刘慈欣合作拍《三体》,宁浩解释说,“首先这个版权不在我这儿。另外,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当两个人都是创作型的,而且又都有比较完整的审美观和价值观,似乎形成了两个圆,单看都对,但如果没有找到合适的切口,就很难形成一个统一的圆,很可能两个圆拧在一块儿就变成了‘8’。”虽然彼此小宇宙太强容易成为合作障碍,但宁浩还是很喜欢刘慈欣的作品,“我认为他有一种比较暗黑的视角和史诗的美学,比较暗黑或者有一点不太有希望的那种审美腔调,是我非常喜欢的。”对于合作了很多次的黄渤,宁浩也是各种赞,甚至不同意别人说黄渤不是帅哥,“黄渤还可以吧,我觉得挺帅的。我觉得他是我很好的合作伙伴,我们有比较类似的生活背景,创作中有共鸣,很多东西不用谈,就明白了。”

从《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到《无人区》《黄金大劫案》《心花路放》,宁浩称自己每部作品都存在不满意,“我没有把电影太当成作品的心态,一直都抱着做作业的心态。通过这部电影我能学到什么东西,这是我非常看重的。对我来说,我自己满意不满意、观众满意不满意,是两回事。”对于现在很多跨界导演片子口碑不好但挺卖座的现象,宁浩说:“有这么一个说法,我挺支持的,就是电影院不是为好电影准备的,观众从来都分好多种层级,精神也有好多个层面。因为人类对娱乐需求最多,远远大于对思考的需求,所以娱乐片有最广泛的市场、最容易被接受。不是说有思考的电影就一定要进电影院,可以选择不同的渠道,比如说网络、艺术院线、电影节等。这是个自然现象,也不用觉得有什么不平衡,全世界都一样,未来也一样,可能比例会有变化,但是总的结构不会发生质的变化。”

滚动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