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网
绘画
首页 > 未启用 > 绘画

当代水墨迎来自我清理新时期

中证网 | 2017-03-13 10:29:08 | 我要评论

纵观2014年秋拍市场,当代水墨的表现无疑是非常抢眼的。当代水墨抢占的市场份额越来越重,人们对它的关注也越来越多。伴随着追捧与争议,当代水墨用稳健的表现交出了2014年的答卷。新年伊始,记者走访了798艺术区的一些画廊,探寻艺术品一级市场眼中当代水墨在2015年该何去何从。

2014年拍场表现稳健

回顾2014年的艺术品市场,当代水墨成为拍场宠儿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最近几年,无论是香港苏富比、佳士得,还是内地的嘉德、保利,各大拍卖公司都开设了当代水墨的拍卖专场。刚刚过去的秋拍,香港苏富比第三次开设当代水墨的专场,总成交额达2,480万港元,成交率高达95%。北京保利2014秋拍“中国当代水墨夜场”,59件拍品交出了6450万元的成绩单。

在艺术市场整体回调的背景下,当代水墨市场表现稳健,有着方方面面的原因。当代水墨探索了三十年,伴随成长的还有当代水墨的藏家以及一部分对当代艺术感兴趣的藏家,这些人共同推动了当代水墨市场。从艺术家这个群体来看,年轻化是一个大的趋势。每一个时代的艺术家都要表现所处时代的特色,在现如今的多元文化相互冲击融合的背景下,年轻的艺术家们所展现出来的活力、时尚往往能更快地吸引人们的眼球。除此,市场机构的引导与推动作用不可忽视。新绎空间画廊经理何超认为:“现在中国的艺术市场正在朝着年轻化发展。另外,因为现在这个时代和社会的文化趋势是对传统文化的寻根和重新发掘,对传统经典的当代表达,当代水墨正是符合这样的艺术概念。”

需构建体系,进入调整阶段

尽管市场表现较为显眼,但是学界甚至整个艺术群体对当代水墨市场的质疑与担忧一直存在。相比于当代艺术的其他门类,当代水墨的火爆来得似乎太快,也太过汹涌了。近年来,有些当代水墨画家作品的叫价比明代画家的作品还高,这是有些反常的。不能说当代水墨的艺术价值不高,但如此的疯涨,存在一定的不合理性。

何超表示:“现在大家喜欢一窝蜂地去追某个东西。一个东西火了,无论是投资人、投机者,还是一些推动机构,许多之前不从事水墨创作的艺术家都扑上去创作水墨,这就是一个问题。一窝蜂地扑一54 个东西,导致这个东西在市场上翻滚的力度过大,跳得太高,对整个艺术市场没有什么好处。”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也表示了同样的担忧。“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接触到的艺术家更多也更广,在做展览的时候我们需要梳理,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对艺术家的创作进行了解,包括对他的市场的一个摸底等等。我们发现当代水墨市场起来得还是太快了。”在他看来,对于当代水墨的学术梳理和理论支撑都是比较弱的,在一个成熟的市场里,好的艺术作品和一般的艺术作品应该有不同的价格区分。“而现如今,只要是涉及到当代水墨,价格都很高。那恰恰是这块的理论体系架构,在我看来是不够完善的。不管对一个机构来说,还是作为评论家、理论家角度来看,包括艺术家本人,对理论的构建这块还是比较弱的。”

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在于,一是专门研究当代水墨的人比较少,不似传统水墨那样成熟稳定;二是当代水墨兴起速度太快,无论是艺术家本人还是艺术机构都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梳理学术脉络。随着当代水墨的向前推进,相信这一问题在将来能够得到解决。

和其他当代艺术一样,水墨的发展也是阶段式的。在何超看来,当代水墨市场这几年之所以会火,是因为它与其他当代艺术的发展出现了时间差。“比如说油画,当代油画疯涨的时候,当代水墨还没进入快速发展的阶段。这个时间差就导致了其他艺术门类回归平稳的时候,当代水墨市场在这两年开始火爆增长。”因此何超认为,水墨市场也进入到了稳健增长的阶段,2015年相比2014年会更加理性。夏季风表示:“明年还是应该继续梳理,比如说自我清理的过程。一方面,就市场而言,相比前两年会变得相对冷静,好的艺术家会继续受到大众的认可,一般的作品将被重新定价;另一方面,在艺术家的创作上,包括学术本身也会开始自我清理。”

当代艺术当中的油画板块,在2005年到2009年也是处于一个价格虚高的状态,作品无论好坏,价格都相差无几。当代水墨现在面临的状况跟当年的油画是一样的。油画系统用了四五年的时间进行梳理和调整,最终尘埃落定,进入平稳的发展阶段,而当代水墨从市场兴起到现在只有短短一两年的时间,从今年秋拍许多估价很高的作品流拍就能看出来,市场即将进入较为冷静的调整阶段。

当代水墨不应受市场左右

业界对当代水墨的市场表现最大的担忧在于:当代水墨的火爆是由市场操作行为带来的投机或炒作。从目前市场反馈的情况来看,购买新水墨作品的人基本上都是做投资用的,市场依旧热衷于“短线快钱”。商业从来无法引导当代艺术,越是操作越是损害当代艺术发展的可能性。如果水墨有着当代性与未来性,商业不应该盲目操作。

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何超说:“国内的艺术家多羞于谈钱。我接触的一些国外艺术家,他们很大方地去说这个事情,大众怎么表现对我作品的认可?就是花钱买我的作品。我的作品挺贵的,你花钱买这个东西,说明你喜欢,你喜欢就是对我最大的认可。但同时,艺术家不会为了让你认可,而去创作你喜欢的东西,我只画我认为在学术上优秀的东西。其实艺术家全世界都一样,中国的艺术家也是。”身处这时代,艺术家不能完全迎合市场,但在创造过程中又体现着所处的时代。其实很多艺术家都有自己的坚持,自己的学术概念,随着时间的流转,他们会在技法上有一些变化,但是核心的内涵没有变。甚至有些优秀的艺术家,渐渐地影响了市场上部分买家的心理,所以他在市场上的持有量多一些。艺术家与市场的影响是相互的。

其实艺术和市场并非天生就是相左的,只是各自有自己的规律。在夏季风看来,通常情况下,一个人的作品有非常高的艺术价值,那意味着对应着的市场价值可能会起来。“但是现在有很多人反过来,他们对艺术的诉求很弱,纯粹就是在卖画。我认为这是很大的问题,他这个是很短期的行为。但就整体市场而言,不能一概而论。在当代水墨艺术家中,还有很多非常优秀的艺术家。所有的商业运作,还是要以艺术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做支撑的。”

太和艺术空间的负责人贾廷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接为“当代水墨热”泼了点“凉水”。在他看来,当下对“当代水墨”的概念定义极其混乱,而资本强力介入当代水墨,逐利的天性驱使艺术市场定义当代水墨的愿望非常迫切。“说到底,资本与‘当代水墨’的联姻不过是一场露水情缘,资本的主要目的也从来不是为艺术事业的发展提供正能量,‘当代水墨’不过是其用以牟利的时髦噱头,可以同甘,但绝不能共苦,一旦‘当代水墨’式微,其联姻对象——资本,恐怕会最先敲响退堂鼓。”

年轻艺术家需沉淀自己

近几年,从事当代水墨创作的青年艺术家备受市场的瞩目,经过了几年的市场培养,在二级市场上集中爆发。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投资者对于青年艺术家的“价格培养”大有“揠苗助长”之势。作为一级市场,画廊在选择青年艺术家做展览梳理的时候,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夏季风说:“假如是带有告诫性质的建议,那就是,任何一个以艺术创作为目的的艺术家,他最终的目的,还是以艺术创作为主,而不是以市场为主。艺术创作是一个高层次的精神创造的人类行为,三心二意、见风使舵的创作行为,恰恰可能是很快被人遗忘的。相反,徐累也好,李青也好,这些人早期就获得过很多荣誉,但是他们还是固守自己的创作方式,这样的持续创作才能得到更大的认同。”何超也很赞同这一观点,他认为年轻的、刚毕业的艺术家,不该被市场影响得太厉害,应先潜心创作两三年,多跟艺术批评家或者画廊交流,商业和学术都要深入地交流,建立一套自己的判断和感觉,建立自己的批判精神,不跟市场走,也不要被市场甩下。“要先沉淀自己,然后再去做市场洞察,多做一些学术上的研究。”

在谈到明年关于当代水墨的规划时,画廊方面表示将会做一些个案研究。夏季风表示:“蜂巢这边会做一些关于当代水墨的个案展览,希望针对艺术家个体,梳理他的传承、他创作的美学的形成,研究将来除了他自身创作的开拓性之外,对其他年轻艺术家及对后人的影响。我们希望从这个点上去深度地做一些个案。”

何超说,新绎空间2015年当代水墨的展览会更加偏向学术性,展览会更加注重互动性,通过画展对艺术家的创作、未来的趋势有更多的了解。“我们请了一些批评家、藏家,参与艺术家们的创作过程,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并适当地给一些建议。艺术家们的观点其实是很开放的,很多人也愿意突破现状,我们愿意让画廊与艺术家共同成长。”

来源:中证网

滚动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