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网
地方
首页 > 陇原文化 > 地方

国学泰斗章太炎书法欣赏

书画纵横 | 2017-03-13 10:18:56 | 我要评论

640 (5)

章太炎(1869年—1936年),原名学乘,字枚叔,浙江余杭人。以纪念汉代辞赋家枚乘。后易名为炳麟。因反清意识浓厚,慕顾绛(顾炎武)的为人行事而改名为绛,号太炎。世人常称之为“太炎先生”。早年又号“膏兰室主人”、“刘子骏私淑弟子”等,后自认“民国遗民”。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学家,小学大师,朴学大师,国学大师,民族、民主主义革命者。著名学者,研究范围涉及小学、历史、哲学、政治、佛学、医学等等,著述甚丰。

▲章太炎 篆书七言联

▲章太炎 篆书七言联

国学大师章太炎先生的学问与名气是毋庸多言的,这只须看看他的几个学生就知道了:音韵训沽学家黄侃、汪旭初、马幼渔,还有钱玄同、周氏昆仲……章门弟子,可以说是个个风标独立,自成一家。过去有句老话叫“名师出高徒”,其实,有了“高徒”也一样可带出“名师”。

▲章太炎 篆书 移让太常博士书

▲章太炎 篆书 移让太常博士书

当然。章太炎的名气可不是徒儿们“带”出的。早在一九二九年,上海《时报》刊载一篇《东南文坛点将录》时,就仿《水浒》一百零八将,将东南名士依其声望排列座次,第一名即是“天魁星章太炎”(第二名天是星为陈三立),将章氏与梁山好汉的头领宋江并列,可见其文坛地位之显赫。作为一代硕儒,太炎先生的道德文章天下闻名,在学术界被誉为“国学泰斗’和“小学大师”。他的学问实在太精深了,连鲁迅先生也叹服,我等区区根本就不懂也不配谈了,但读读他的字、谈谈他个性以及许多脍炙人口的轶事,还是很有意思的。

▲章太炎 行书七言联

▲章太炎 行书七言联

章太炎的字早有书名,因其博通经史,在小学上又享有盛名,所以他的书法尤其是篆书,朴茂古雅为人所称道。大凡文字学家大都是兼擅书法的,如陈独秀、钱玄同、罗振玉等。作为古文字学家的章太炎,所作篆书绝无错字误字,也不参杂摘文,讲究字字合六法,笔笔有本源。他的哲孙章念驰先生说:“(先祖父)书法得益于深厚的小学功底,尤其作篆,不是单纯追求字型趣味,而是注重文体符合六书……”太炎先生精研《说文》七十余遍,据说他在苏州讲学时,完全不编讲义,不带参考书,只凭口诵手写,就能全文背诵《说文》和《尔雅》。所以,他的书法,多也是取自《说文》,并非像常人那样从临习汉魏晋唐人手,即使在他的行楷书中,也看不出哪路碑帖的影子。

▲章太炎 行书杂论

▲章太炎 行书杂论

不过在多年前,承作家宋路霞女士美意,知道我爱好文人书法,便将一本台北联经书局版的《章太炎篆书墨迹》移赠,而在该册中的章氏墨迹,其篆法与《说文》又有所不同。如图所刊的一页作品,是章太炎先生书录的魏微《述怀》,此种先秦文字章自说是“取自款识”,意即先秦铜器上的范铸文字,故其笔势蕴藉,线条圆融而得真味。沙孟海先生曾评章太炎的篆书是“自成体系,于钱太虚、邓顽伯皆不同科”、为“古文字学别派”。钱太虚即钱站,顽伯则邓石如是也,此两位清代的篆书家,各为清丽与雄厚的两种风格,而章太炎的篆书却蹊径独出,与之均不沾边也。

▲章太炎 篆书

▲章太炎 篆书

尽管自成面目,然而章太炎却并不要求弟子也学他的字。他曾对学生说“写隶书要写《石门颂》:魏碑要写《郑文公》;篆书不可不写《天发神谶碑》;先写这放纵、有力之体,方能真正放得开,而后写一些秀气、圆转之体,便可以收得住。”这番话道出了学书法先放后收、敢于打破、才能确立的至理。

▲章太炎 篆书 非相篇

▲章太炎 篆书 非相篇

章太炎先生的存世书作不算太少,而且除了书稿、书信等,其作品篆书尤多。因为他喜欢写篆字,甚至开药方、写便条也用篆体,为此曾难倒不少人。有则笑话说他一次差仆人买肉作羹,仆人并不识字,拿了他的手书条子跑遍苏州城内各肆,仍旧空手而归,回对主人说:“您写的东西,人家都说没有。”原来章太炎把“肉”写成了篆体,和“月”字几无差异,难怪各大小菜肆都说没有。

640 (12)

▲章太炎 致马宗霍先生信札

▲章太炎 致马宗霍先生信札

还有,他对字理的研究也出人意外。在成都时,有一客叙述己贫,求他向四川当局推荐。章听了怒日:“你一贫已至此,若至穷时又将如何?’在座的赵尧生为打圆场,笑道:“贫与穷亦有异乎?”章太炎认真地说:“异甚。所谓贫者.以其贝(钱也)分之于人,而己身尚不致一无所有;若穷则弃家而无有,孑然一身,藏于穴内,安能与贫并论乎?”赵是一位诗人并精于书法,听后则大为叹服,自认读书几十年,刚刚懂得“贫穷’二字的字义。

▲章太炎 检论补编手稿

▲章太炎 检论补编手稿

章太炎先生学问虽博大精深,但脾气古怪、个性乖张,故有“章疯子’的称号。兽迅先生说他“以大勋章作扇坠,临总统府之门,大垢袁世凯的包藏祸心”以及“七被追捕,三人牢狱”等,均“并世无第二人”。即便面对袁世凯即位时的邀宴,他的回帖竟也是“怒不奉陪!”后因苏报案被拘禁,据说在拘禁期间,章太炎曾一度绝食,后经劝而止。但他写字送人,时常于落款中注上“待死章炳麟”数字,以示其终不屈挠的凛然之气。当然,至一九一六年袁称帝失败病死,他就获释了,从此又潜心治学二十年。

一九三六年章太炎先生卒逝时,曾有一副挽联是:经学驾唐宋而上;其人在濡侠之间。应该说,这寥寥数字倒也写出了太炎先生的学术成就和为人性格的一面。

▲章太炎 节录谢灵运诗

▲章太炎 节录谢灵运诗

▲章太炎 节录左思《三都赋序》

▲章太炎 节录左思《三都赋序》

▲章太炎 量守庐记

▲章太炎 量守庐记

▲章太炎 戊辰诗作五首

▲章太炎 戊辰诗作五首

滚动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