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网
地方
首页 > 陇原文化 > 地方

吴昌硕眼中的不朽者| 陈师曾,和他的朋友们

美术报 | 2017-03-13 10:18:39 | 我要评论

在中国绘画“走向现代”的历史进程中,有这样一位先行者:虽然在人世间仅停留了48载,却成为民国画坛富有名望的风云人物;他自号“朽者”,在逝后,吴昌硕却题“朽者不朽”;齐白石曾说:“君无我不进,我无君则退”;梁启超曾评:“现代美术界,可称第一人”;他,就是“陈门四杰”之一的陈师曾。

640 (7)

日前,中国美术馆“典藏活化”系列展推出“朽者不朽:中国画走向现代的先行者——陈师曾诞辰140周年特展”,这是陈师曾去世后其作品首次在国家最高美术殿堂集中陈列展示。

中国美术馆汇同北京多家文博机构,聚集其各类艺术作品两百余件,一方面展现其于中国画各科推进的传承与创新,另一方面呈现其于书法、印章、诗词以及漫画、画铜、笺画等多方面的综合艺术成就,尤其是特设专厅,以“沙龙雅集”方式钩沉其生平、交友、著述,力图部分还原陈师曾与民初文艺界往来的艺术交往圈。

陈师曾  北京风俗图——墙有耳

陈师曾  北京风俗图——墙有耳

陈师曾,和他的朋友们

640 (9)

陈师曾(1876-1923)

陈师曾 ,名衡恪,字师曾,号朽者、朽道人,其出身于晚清江西名门,祖父陈宝箴、父亲陈三立、弟陈寅恪,当今文史学界习称“陈门四杰”;陈师曾早年留学日本,与鲁迅、李叔同等结为文艺挚友;回国后,先后任教于南通与长沙,并全心致力于诗书画印的深研,求教于海上巨擘吴昌硕;1913年底,其赴北京任教育部编审,居京十年间,在多所高校任教。

他不同流俗,画吾自画,集诗书画印和新知识素养为一身;他以深厚的笔墨功力,传承金石写意之风,并在直面现实中创作出具有人文关怀的杰作;他投身艺术教育与画会活动中,积极推进中日艺术的交流合作;他提携同道,与民初艺坛共同开创出北京画界的新局面,成为民国时期北京艺坛的领军人物。

陈师曾自画像

陈师曾自画像

齐白石的伯乐

齐白石像  吴作人  油画  113.5 ×86cm  1954年

齐白石像  吴作人  油画  113.5 ×86cm  1954年

陈师曾在齐白石的成名之路上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相信很多人认为,是徐悲鸿提携了齐白石,但其实不然,齐白石在遇到徐悲鸿之前便已成名,且提携他的是陈师曾。

齐白石的纂刻自成一家,陈师曾在1917年在琉璃厂南纸店意外瞧见了齐白石的刻印,便特意找到齐白石的住处访寻,与其探讨艺术并提出中肯的意见,同时鼓励齐白石自创风格,不必求媚于世俗。

陈师曾  槐堂读书图

陈师曾  槐堂读书图

当时齐白石在京城还是一个来自湖南乡村、默默无闻的画家。陈师曾鼓励他走自己的路。一番言语使逆境中的齐白石得到很大的鼓舞,于是下决心衰年变法,自创了红花墨叶的现代国画一派。

而陈师曾是如何提携了齐白石,故事是这样流传的:

1922年春天,陈师曾受邀参加在东京举办的中日联合绘画展览会。他特意带去了好友齐白石画的几幅花卉山水,展出并销售。陈师曾考虑到吴昌硕的画在日本已享有盛誉,几乎家喻户晓,而齐白石的绘画艺术正需要大力宣扬,就故意把齐白石的画价标得比吴昌硕还高,以显示齐白石水平之高。日本人大为吃惊,尽管他们一致认为齐白石的画很好,但价格太高,正犹豫入不入手,突然有人打听到在国内齐白石的画目前卖不上高价,于是纷纷派人到中国来收购。

陈师曾闻讯后,马上急电北京各画店将齐白石的画价提高20倍。当日本人赶到北京时,才发现价格与东京相差不多,这个信息反馈到中日联合展览会后,立即掀起了抢购齐白石作品的狂潮,画作销售一空。从此,齐白石的名声大噪,常有外国人到北京、到琉璃厂询问、寻购其画作。

陈师曾 寒林

陈师曾 寒林

1923年陈师曾去世,齐白石深受打击,他说,“如没有师曾的提携,我的画名,不会有今天。”

鲁迅的同窗

鲁迅像 赵延年 29.4x42.4cm 木版单色 1961年 中国美术馆藏

鲁迅像 赵延年 29.4x42.4cm 木版单色 1961年 中国美术馆藏

鲁迅在1899年考取了位于南京的江南陆师学堂附属矿务铁路学堂,在那里他与早与他一年入学的陈师曾相识。在这所清政府兴办的学校,他们接触了数学,哲学,历史,科学和西方文学等方面的知识。

三年后,两位又乘上同一班驶向日本的轮船。他们先在东京弘文学院,一所接收中国留学生的预备校学习日语,并且住在同一寝室。而后,陈师曾求学于东京高等师范学校(现在的东京教育大学),鲁迅先生入学仙台医学院但中途停学。

陈师曾 红梅

陈师曾 红梅

他们都曾于民国建立初期供职于当时的教育部,还在1914年共同筹办全国儿童艺术博览会。

1914到1923年间,鲁迅在日记中提及陈师曾多达70多次:其中17次提到他们一起“游小市”和琉璃厂,另外18次互赠礼物,包括印章和书画。

在鲁迅的日记中,我们便能一窥二人的友情:

6月14日,“师曾遗小铜印一枚,文曰‘周’。”

6月19日,“往留黎厂买《孟广宗碑》一枚,北齐至后唐造象十二种十四枚,共值四元。”

6月21日,“赠陈师曾《会稽故书杂集》一册。”

7月4日,往琉璃厂买“《杨孟文石门颂》一枚,阙额,银二元;又《北齐等慈寺残碑》及杂造象等七枚,四元;又《北魏石渠造象》等十一种十五枚”。

8月7日,“师曾为代买寿山印章三方,共直五元,季上分去一块。”

8月11日,“师曾为二弟刻名印一,放专文,酬二元。”

8月12日,敦古谊送造象拓本来,买三种五枚,二元三角。

8月14日,陈师曾代购寿石印章三块,直四元五角。

陈师曾  墨竹芭蕉

陈师曾  墨竹芭蕉

弘一法师的莫逆之交

弘一法师

弘一法师

李叔同和陈师曾相交于1906年的日本,当时李叔同在东京美术学校(东京艺术大学前身)学习西洋绘画和音乐。自此他们因共同的艺文理念而成为至交。

两人回国之后仍多联系。1911年李叔同曾为陈师曾作小传,陈师曾也为李叔同刻印数方。

陈师曾 佛像

陈师曾 佛像

1918年秋,李叔同在杭州出家,将自己所珍藏的十多种民间工艺品赠给知交陈师曾留作纪念,这些儿童玩物都是中、日两国的民间艺术品,有泥马、竹龙、广东泥鸭、无锡大阿福(泥娃娃)、布老虎、日本的泥偶人和维纳斯石膏像等。

次年,陈师曾又将这些赠品画成一条幅,题为“息斋玩具图”(李叔同曾用过“息翁”的署名),挂于室内,以不忘旧友。

图为陈师曾与其子在家中合影,桌前花卉油画据考证系李叔同早期作品,亲自赠予陈师曾收藏

图为陈师曾与其子在家中合影,桌前花卉油画据考证系李叔同早期作品,亲自赠予陈师曾收藏

梅兰芳的绘画老师

梅兰芳

梅兰芳

这位一代京剧大师有一处别院兼书斋“缀玉轩”,这里成为当时京城文化名人聚集的沙龙,陈师曾也是常客。

陈师曾  墨兰

陈师曾  墨兰

梅兰芳在1920年代跟随陈师曾学画。陈师曾也为他作了许多书画,不少以梅家的花卉为描绘对象。

陈师曾刻“梅兰芳印”

陈师曾刻“梅兰芳印”

/

李毅士的同事

李毅士曾在格拉斯哥美术学院接受了5年的训练,而后他又进入格拉斯哥大学学习物理。在1910年代晚期,李毅士和陈师曾同为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的导师。

国立北京美术学校教师陈师曾(左四)、王悦之(左五)、李毅士(左六)等合影

国立北京美术学校教师陈师曾(左四)、王悦之(左五)、李毅士(左六)等合影

1920年,李毅士为陈师曾创作了一幅画像。

《陈师曾像》 李毅士 1920年 70×130cm 布面油彩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陈师曾像》 李毅士 1920年 70×130cm 布面油彩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更多

陈师曾作品欣赏

八桃

八桃

芭蕉栀子

芭蕉栀子

博古花卉

博古花卉

高岩寒翠

高岩寒翠

江南清景

江南清景

蔷薇群鸡

蔷薇群鸡

清供图

清供图

山水

山水

水仙

水仙

听秋图

听秋图

雨雾江山

雨雾江山

竹

竹菊图

竹菊图

滚动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