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网
动态
首页 > 陇原文化 > 动态

武强年画博物馆藏猴子题材木版年画

衡水日报 | 2017-03-03 10:48:13 | 我要评论

猴子是一种灵长类动物,活泼好动、聪明伶俐、滑稽有趣,不仅是灵气与富贵的代表,更是睿智与自由的象征。反映在传统武强木版年画里,也是千姿百态,趣味无穷。下面,我们就一起欣赏一下武强年画博物馆藏的猴子题材武强木版年画。

武强年画题材丰富,诸如门神、神像、吉祥喜庆、农事耕作、戏曲故事、画谜游艺、新闻时事等品类繁多,其中猴子题材当属吉祥喜庆一类。

武强年画博物馆藏猴子题材年画从年代上考有清代、民国和现代之分;从形式上论有成对的门画,单幅的横批、方子之别;内容上则主要表现猴子这一祥瑞动物的吉祥寓意、顽皮天性和聪明睿智等。

其中《猿猴托印富寿年丰》(见图一)门画,是来自于清代武强曹庄义兴成画店的遗存。门画一般都是成对的,早期也叫门神。武强年画的门神按题材可分为武门神、文门神、祥禽瑞兽、娃娃美女四个种类,通常前两种叫门神,后两种叫门画。武门神就是贴在房屋外门或院落大门上,驱鬼辟邪、保家平安的神话人物或镇殿将军;文门神是指戴项貂、穿蟒袍,手持吉祥器物迎祥纳福的文职官员;娃娃美女门画寓意子孙绵延、人丁兴旺;金鸡、神虎、猿猴、鹿、鹤等祥禽瑞兽在门画中,则体现了传统民众崇尚万物有灵、追求吉利福运的朴素审美。

图一 《猿猴托印富寿年丰》

《猿猴托印富寿年丰》成对门画,画面构图基本对称,以白猿偷桃奉母的神话故事为粉本,刻画了两对深情相依的母子猴,大猴托印,小猴戏蜂,其间衬有富贵牡丹及如意钩等吉祥饰物。其中采用了谐音寓意的表现手法,“猴子”的“猴”与“官侯”的“侯”谐音,故而作为“官侯”的象征。小猴所戏“蜜蜂”又与“封”字谐音,“蜂、猴”相加,谐音“封侯”,表现传统世人希望加官进爵、增福添禄的美好愿望。过去的年画一般都是彩色套印,体现过年过节的喜庆红火,可惜由于年代已久,该画如今仅存线版,我们便只能从其简练、概括的线条中去欣赏武强年画古朴稚拙的造型艺术了。

图二 《马上封侯》    与上述作品寓意相近,另一幅清代武强义合成画店遗存下来的木版年画《马上封侯》(见图二)的吉利色彩更加浓重——一匹红色骏马飞奔树下,一只戴官帽的猴子坐在树上揽住缰绳,马身上方树干上挂着一枚大大的官印,其意味显而易见,这不仅是封侯挂印,而且是马上封侯!这幅彩色年画,线条简练,形象传神,画面构图饱满,用红、黄、蓝三种设色,叠加出绿色,再加上墨线的黑色,塑造出色彩丰富、色调鲜明的画面,可谓技法独到。

图三《雀鹿封侯》   另一幅在寓意上异曲同工的《雀鹿封侯》(见图三)系清代武强年画,以“雀”、“鹿”、“蜂”、“猴”四种动物的名称巧妙谐音“爵”、“禄”、“封”、“侯”。猴子所占画面空间的比例虽然不大,但其拟人化的着装和红黄蓝的色彩对比,给画面主题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图四 《猴抢草帽》   清代武强年画《猴抢草帽》(见图四)和民国时期的《猴闹瓜园》则将猴子顽皮的天性、恶作剧的形态表现了出来:前者刻画了一个大猴精,率领着13只小猴,哄的哄,抢的抢,将正在经营的草帽商人,连人带车一并劫持到自家享用的寓言故事。真是“猴子成了精,占山劫路行,遇见草帽商,押解到山中。”后者则刻画了一对夫妻苦心经营了一片大瓜园,好不容易迎来丰收年景,却被一群山里的猴子把瓜一抢而光。如同画中所写:“夫妻种瓜园,遇见猴下山,把瓜全搬净,还招西瓜掀。”急得主人呼天喊地,直求救兵。这两幅年画乍看起来是表现猴子顽皮的劣性,其实不尽其然。因为猴子最具人态,模仿性强,猴抢草帽其实是指商人所卖的草帽样子好看受人欢迎,猴闹瓜园则指农夫所种的西瓜生意红火。这样说来,猴子顽皮的天性倒着实让人觉得可爱了。

图五 《猴演杂技》   猴子模仿人类的技能可谓绝妙无比,几乎人之所能,猴子无所不能。清代木版年画《猴演杂技》(见图五)把当时人类的“鱼龙百戏”杂技活动表现出来:“猿猴武艺完(玩)的先,沿绳跑马上刀山,富贵之人买了去,回家欢乐过新年。”画面上近30只猴子,分列杂技场地,或倒立,或顶杆,或跑马,或舞剑,或走索,或弄丸,或跳盘舞,或上刀山……形态复杂,动作惊险,台下还有乐队伴奏,使节目更具美感。这种充满技艺与力量的艺术,其实正是当时杂技艺术的一个形象体现。其技艺之高超,简直堪与当今闻名世界的吴桥杂技相媲美。在过去没有影视媒体的旧时代,这种别有风味的精神食粮,无疑给不出家门、躬耕度日的封建时代的农民尤其是少年儿童的单调的娱乐生活增添了无穷趣味。   “猴抬官”是武强年画中多见的一个猴子题材品类。其版本较多,猴子数量多寡不一,最少的有四五只,如清代作品《杠箱官》;也有十只的如《蟒袍纱帽持刀喝道》,最多的有二十只猴子,形成了一个声势浩大的《猴子年会》。

图六 《猴子年会》   《猴子年会》(见图六)一幅具有强烈的时代气息。首先是空中招展的国民军旗和北洋军旗以及旗帜下二十个头戴民国帽、穿着各色马甲的小猴,明明白白地告诉人们当时所处的民国年代。正中一个猴官头戴礼帽、口叼香烟、手里摇着翎毛蒲扇,坐在二猴抬着的杠子上,俨然民间花会的“杠子老爷”。前有旗锣开道,后有拖着茶壶随时准备奉上的猴子“侍者”以及手持缨枪的护卫保镖,旁边是内容丰富的花会队伍:或打鼓、或敲锣、或持扇、或耍杆,并有旱船花车推着“老爷夫人”,还有刀枪侍卫紧紧跟随。整个画面构图饱满,气氛热烈,错落有致的猴子们互不遮掩,前呼后应,互相示意,具有浓郁的人情气息。整个画面虽然以猴子为主体,但我们从中更可以推断,当时民间花会的内容已十分丰富。 

图七 《蟒袍纱帽持刀喝道》   《蟒袍纱帽持刀喝道》(见图七)是清代武强恒顺画店的一幅作品,画店主人在画面上方幽默地题词“蟒袍纱帽,持刀喝道,近代官僚,视此逼肖”,深刻地讽刺了近代官僚耀武扬威、虚张声势的丑态行径。

图八 《杠箱官》   与之一脉相承的《杠箱官》(见图八)画面中,猴子们身着清代禁烟官员服装,打着禁烟的旗号招摇过市,空走过场,成为对禁烟运动中清庭腐败官员阳奉阴违丑恶嘴脸的极大讽刺。我国著名美学大师王朝闻先生对武强年画艺人这种直斥清庭腐败,“砍头如同风吹帽”的果敢给予了高度评价。他于1980年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赞群众美术家》一文中曾写道:“四十年代我在束鹿县辛集(武强年画研究委员会所在地)得到一幅传统年画,标题是《猴抬箱官》。这一公开刻版印刷出售的年画,当然不是只供少数人看的,但它也使我感到惊讶。不论它的产生是在清代还是在民国,画中那一群穿着清代服装的猴子,不论是一本正经,坐在独木杠子上的官老爷,还是甘当配角,鸣锣开道的衙役,那神气是越看越可笑的,作者和生产者难道对文字狱就毫不顾虑,一点也不怕出危险吗?……这也寄托着人民群众对官僚主义的憎恶吧?”

图九 康英勤作《生肖猴》

图十 戚建民作《五福生肖猴》   而今,武强年画博物馆藏品中,又丰富了两件现代猴子题材年画作品——该馆工艺师康英勤所创作的木版年画《生肖猴》(见图九)早在2004年就已经荣登中国邮资封,工艺师戚建民所创作的《五福生肖猴》(见图十)2011年也荣获了第26届中国民间美术“乡土奖”金奖。   武强年画博物馆藏的猴子题材年画,在猴年来临之际,其吉祥寓意和深刻内涵,更值得大家品味。 (文章来源:衡水日报)
滚动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