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网
动态
首页 > 陇原文化 > 动态

雅贿奇羞:政商勾搭玉成贪官腐败梦

解放日报 | 2017-03-03 10:47:32 | 我要评论

王开林

官本位社会具有两个彰明较著的特质:一是招权纳贿成风,二是势利之徒成群。

政商勾搭,权色交易,台前幕后,翻云覆雨,腐败形成坚固的冻土层,殊非一日之寒。倘若我们只谴责那些贪腐官员,很省事,很省力,却并不公平,因为一个巴掌拍不响,任何贪腐现象都不是单方面形成的,那么另一个巴掌来自何处?很显然,来自众多的势利之徒,正是他们的通力合作“玉成”了贪官的贪腐梦。

“玉成”的方式有俗有雅,俗的赠送金钱、美女,雅的赠送古董、字画。这是初阶,毫无创意。更高级的雅贿则是请领导题字,然后奉上一笔可观的润笔费,如此操作,领导脸泛霞光,面露得色,笑纳沉甸甸的红包,也是理直气壮。

然而世事难以逆料,某些官员道行不深,终归是三寸雅皮包不住五尺俗骨,一朝东窗事发,锒铛入狱,昔日趋之若鹜的势利之徒顿时六神无主,阵脚大乱。题字愈醒目就愈刺目,愈堂皇就愈荒唐,于是乎大家不约而同,遮的遮,摘的摘,刮的刮,铲的铲,一番忙活之后,玉宇澄清。

在一个敬惜字纸的民族,题字惨遭绝灭,这无疑是题字者的奇羞。

吃一堑,长一智,从此以后,势利之徒会不会多长几个心眼,多动几下脑筋,不再为难各路权贵?答案是否定的。势利之徒并不具备洞烛幽微的法眼,他们认不准哪位大官人将翻船落马,哪位大官人能稳保乌纱,于是他们一如既往,胁肩谄笑,依葫芦画瓢,旧牌换新牌,窄匾换宽匾,墨宝照留,金字照刻,就算将来要遮要摘,要刮要铲,献媚邀宠的好处完全由自己现得,换面擦臀的脏活由别人苦干,他们何乐而不为?

当年,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落马,一夜之间,南昌城中的楼堂馆所商店学校摘下许多招牌。因此有人调侃道:“胡长清勉强还能算个书法家,可是无论怎么勉强,那些请他题字的人也算不上书法爱好者。”胡长清沦为阶下囚,势利之徒原形毕露,这并不奇怪。但胡长清至死也没弄明白,他的书法作品广受社会青睐和众口交赞全是假象。如果九泉之下有知,他会不会感到郁闷?有人早就把结论下好了:嘲笑胡长清的那副对联(“东也胡,西也胡,洪城上下古月胡;北长清,南长清,大街小巷胡长清”)必定比胡长清的书法作品流传得更为久远。

2011年10月,长沙监狱麓峰监区举办了一场特殊的书画拍卖会。郴州原市委书记李大伦、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局长杨志达等落马贪官,在监狱里经过洗心革面,创作了一批具有正能量(警世作用)的书画作品,然而问津者寥若晨星,流拍者十之八九,全场总收益仅有区区6400元。不用动脑筋,你也能想象得到,这些厅官在位时,一幅信手涂鸦的“墨宝”就会有人哭着喊着争着抢着讨要,至于“值”多少钱嘛,那就是秘密了。

曾几何时,王立军挟“打黑英雄”之“豪情”和“壮气”,挥动如椽巨笔,挥写“剑”、“盾”二字,将它们镌刻在重庆市公安局院内的硕大圆石上,自以为千载不磨,万古不灭,孰料几年后就被彻底磨灭了。周永康为其母校中国石油大学题写校名,校方借此光大门楣,原以为是双赢的格局,孰料这只体量庞大的“老虎”也会挨到猛打。校方仓皇失措,先是匆忙遮蔽“周老虎”的署名,然后将内容铲除干净,但遮羞掩丑的照片已被人传播到互联网上,此事迅速沦为笑柄。广东省原政协主席陈绍基退休后,以安全着陆的高姿态到处题写“黄花晚节香”,颇获好评,出钱拿字的官员如获至宝,图求的就是那份吉利。一旦他仓皇落马,人们才恍然大悟,若将这五个字反过来念,就特别靠谱,当然,“晚节”二字须打引号才行。

雅贿由势利之徒包办,好处由贪官囊括,一旦出糗,奇羞理应由二者平分,任何一方遮掩或抵赖都等于昭告天下:此地无银三百两。

来源: 解放日报

滚动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