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网
国内
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

“5男子谋害工友假扮家属索赔”案宣判:两人获死缓

| 2016-12-30 11:59:53 | 我要评论

央广网北京12月30日消息(记者侯艳 孙莹)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4年8月17号下午6点多,北京顺义区马坡镇一工地发生一工人坠楼死亡事件。事发后不久,一群人来到工地自称是死者家属,对工地负责方索要大笔赔偿款。警方经过侦查发现,事故背后是一起有预谋的杀人骗取赔偿金案件。昨天(29日)北京三中院对此案进行了宣判。

北京三中院审理查明,2014年7月中旬,程庭虎、曲木尔古伙同吉泽衣夫、马沙尔特,经合谋,决定杀害被害人后,制造虚假安全生产事故,再冒充被害人家属,索取死亡赔偿金,但最终因故放弃。此后,马海有布、吉泽阿之、程庭虎、吉泽达则、曲木尔古伙同他人于2014年7月26日再次合谋实施犯罪。

审判长:“2014年7月,程庭虎根据事前分工,承包了位于北京市顺义区马坡地区东侧地块二工地七号楼的外墙勾缝工程,后马海有布指示吉泽阿之将被害人陈元平带至北京,由程庭虎将马海有布、吉泽阿之、陈元平三人安排至该工地七号楼13层实施高空作业。马海有布、吉泽阿之于2014年8月17日18时许伺机将陈元平杀害,隐瞒了其真实身份,谎称其为吉泽达则死于系意外事故。”

随后,由曲木尔古伙同吉泽达则等人冒充被害人家属,向工地施工方索要赔偿款60万元。但因担心罪行败露,在没有实际拿到赔偿款的情况下潜逃。法院认为,五名被告人为骗取赔偿款,伙同他人经预谋,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制造虚假安全生产事故致人死亡。

审判长:“其手段行为与目的行为分别符合故意杀人罪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系牵连犯,应择一重罪处罚,均应以故意杀人罪论处。”

法院结合各被告人的犯罪情节,所起作用等作出判决。

审判长:“被告人马海有布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被告人马海有布限制减刑。被告人吉泽阿之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被告人吉泽阿之限制减刑。”

其他三名被告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15年等。宣判结束后,北京三中院刑一庭法官王庆刚告诉记者,本案从定罪来说比较特殊,属于刑法上的“牵连犯”,而且五人共同实施犯罪,全部是主犯。

王庆刚分析说:“该案通过杀人方式,目的是骗钱。在刑法理论上,手段行为和目的行为是牵连关系,它的手段杀人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目的行为诈骗构成诈骗罪,两个犯罪构成都能满足。对这种牵连犯,处罚原则就是从一重处罚。由于故意杀人罪的刑罚要重于诈骗罪,所以以故意杀人罪定罪。此案中,一告和二告是实施杀人的行为犯,其他被告在共同犯罪中各有分工,所以判决里没有认定主从犯,所有人对后果承担全部的行为责任。辩护人提出的所谓从犯,我们不予认可。因为他们实施的目的是一样的,只不过各有分工,大家都是主犯,没有从犯之说。”

本案犯罪性质极其恶劣、手段残忍、动机卑劣、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引起社会公众的关注。为什么法院对一告和二告的判决是死缓,而不是死刑立即执行呢?对此,王庆刚解释说:“第一被告没被判死刑,因为他为抓获第五被告提供了重要线索,在刑法上构成巨大立功。根据刑法68条的规定,可以减轻或免除处罚。此案本身性质特别恶劣,尽管一告构成重大立功,但仍没有对他减轻或免除处罚。二告共同犯罪的作用明显要低于一告,认定事实时明确提出,二告是受一告指示,把被害人从西昌带到北京案发工地。所以在共同犯罪中,二告作用要稍微低于一告。”

此前,被害人家属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索赔170余万元,但是法院最终只判决了7万多元的赔偿。

审判长:“被告人马海有布、吉泽阿之、吉泽达则、程庭虎、曲木尔古连带赔偿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交通费、误工费、住宿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71902元。”

对于这样的判决,王庆刚说:“2014年刑法解释出台以后,明确规定了赔偿范围。刑事附带民事中一般包括丧葬费、交通费、误工费以及来回处理事情所花费的实际损失。所谓三金,也就是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和精神抚慰金全部不判。综合来看,一般情况下判5万、6万、7万,根据被害人亲属实际损失进行判决。”

被害人陈元平家属的代理律师郭能斌表示,需要征求死者父亲意见后,确定是否就民事赔偿提出上诉。

滚动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