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网
财经要闻
首页 > 财经频道 > 财经要闻

一个VC的血泪忏悔:我是怎么样错过这家市值20亿美元的科技“独角兽”

| 作者:钛媒体  John Greathouse  | 2016-11-03 10:35:32 | 我要评论

一个VC的血泪忏悔:我是怎么样错过这家市值20亿美元的科技“独角兽”

  Rincon Venture Partners错过了Twilio的种子轮投资,背后原因各种各样。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当时的决定过于保守理性,导致最后痛哭流涕。

  VC(风险投资者)总喜欢谈论自己多么成功,然而却很少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当然也有例外,例如经常自省的Paige Craig,他最近就公开讲述了他是如何错过成为Airbnb的首个投资者的故事。然而,大多数VC都将他们的失败案例深埋地底。

  错误可以被归类为“伪阳性”或“伪阴性”。在创业界,前者指的是VC错投了不良项目,后者指的是错过良好的投资机会。对于投资量大的种子基金来说(例如,我在孵化器500 Startups 的朋友,他每年投资超过100家不同的公司),投资不良项目的成本很低,因为它占总资金的比例相对较小。

  相比之下,Rincon Venture Partners这样追求精准投资的公司每年只投少量新公司,这样一来,投资失败的成本就很高(就资金量和投入的精力而言)。对我们来说,偶然错过一笔大生意是可以接受的,只要我们投资的其它公司能有出色的回报,就足以弥补。就像钓鱼一样,看着大鱼逃走固然很难过,但如果能捉到一筐满满的小鱼,仍是美好的一天。

  因此,虽然我们总体上保持乐观态度,但每当新的项目出现,我们都先假设大多数新兴初创公司不值得投,直到这个假设被推翻。

  初见Twilio

  Twilio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估值超过55亿美元。然而,当我在2008年遇到公司的创始人时,它还只是一个想法。

  2008年4月14日,我,我的合伙人Jim Andelman和Kevin O'Connor见到了Twilio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eff Lawson。当时我们可没看到什么“独角兽”。

  我们通常不要求企业家亲自到访我们圣巴巴拉的办公室,但 Jeff 坚持想要与我们的基金投资者Kevin会面。Kevin负责帮助我们审核投资项目,偶尔也和我们一起投资。

  Kevin是实实在在的互联网先锋,截至2008年,他已是两个“独角兽”公司的创始人或联合创始人:DoubleClick(以31亿美元卖给谷歌)和ISS(以13亿美元卖给IBM)。他现正准备上演帽子戏法:新公司Graphiq(前身为FindTheBest)有望获得10亿美元的收购价。

  我记得我对 Jeff 印象很深,但我当时担心他想建平台。建平台通常需要大量的资金与时间,当平台技术商业化后,利润压力会增大。 而且,当时大家也不清楚,平台上将建立何种类型的应用程序(除了便宜的IVR系统以外)。

  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是Twilio项目的第一次VC提案,直到最近我问起 Jeff 如何看待我们当时的会面,他才告诉我的。(以下为我和Jeff的邮件内容节选,我删掉了Jeff在电子邮件中的几条评论,它们与我们2008年的会面无关。

Jeff Lawson <**** @ twilio.com> 10/5/15写给John

你好John,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是我们带着Twilio第一次见投资人。当时的情景一定很有趣。

我觉得Kevin十分友好,给了我们很多反馈。 

-jeff

  尽管我们在投资上相对保守,但我们对Jeff却充满了兴趣,我们也期待Twilio 能从一个VoIP(网络电话)专家处获得技术方面和市场方面的反馈。

  尽职调查阶段,错误出现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会把Twilio 提案给一个VoIP专家过目。

  我们的尽职调查方法和经典的沙山路方法不同(沙山路,硅谷的VC一条街,被称为西岸华尔街,上百家名声如雷贯耳的风险投资公司汇集于此)。我们不会迫使创业者聘请按时收取昂贵费用的“专家”;这些人往往花好几个星期,使用大量的学术术语评估公司的技术和代码,并提很多无关的问题。这些举措不过是让投资者相信,他们是如假包换的专家,让创业者觉得物有所值。

  相反,我们认为创业者的时间宝贵。因此,我们花时间将其介绍给潜在客户和合作伙伴。通常,这种方式使各方都有所得益,持续的、富有成效的合作关系也因此形成。对我们而言,我们也能收到客户和合作伙伴对该创业团队成员、产品价值、诚信值直接、坦率的反馈。

  我们在审查Twilio时采用了同样的方法:将它介绍给我们合作已久的一名VoIP行业专家。

  我们的专家朋友与Jeff进行了长时间的谈话。下面是我写给Jim和Kevin的电子邮件内容,里面描述了这位VoIP专家的反馈(他要求匿名)。

  John Greathouse   4/25/08写给 Jim和Kevin,

  Kevin,

  我(与)***(匿名)就 Twilio进行了谈话。然后 ***跟Jeff交谈了40分钟。实情是,***的应用程序中的那五个操作过于复杂了(注:当时,Twilio向用户提供了五个基本操作)。

  ***感到惊讶的是,Jeff居然不知道好些VoIP工具,例如SIP-T(即使拨打人的ID被屏蔽,也有来电显示 )。

  Twilio有点类似于VoiceXML,后者主宰了过去5年的市场,似乎是Twilio最大的竞争对手。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VoiceXML并没有利用客户的网页开发知识。 ***担心,任何熟悉VoIP的人都会混淆Twilio和VoiceXML。

  ***也认为Ribbet以客户为中心策略是奇思妙想。他们对浏览器未打开时有电话进来(这通电话会被转到语音信箱)的情况尚未提出解决方案。

  ***认为Twillo的产品相对于VoiceXML可能更容易使用,但他不确定这种差异是否足够明显,市场是否能看出这两种操作的异同。

  我们对于Twilio尝试销售技术工具而不是应用程序这件事一直感到担忧,**的反馈证实了这点。 ***要求这些反馈消息保密,不能转达给Twilio。

  专家的反馈十分中肯,但我没有充分考虑到,他和他的团队曾创造了世界上最复杂的软交换机之一(包括呼叫代理、呼叫服务器或媒体网关控制器等,是1999年电信界提出的一种新概念,它将传统交换机的交换、业务提供、管理等功能都交给软件来实现)。这位专家当然认为Twilio的工具初级且易于复制。但是,他与其世界级的VoIP工程师团队认为的“简易”,对普通开发者而言并不简单。

  虽然这位专家的公司和Twilio没有达成合作,但我们的尽职调查对Jeff及其团队很有帮助。让我们看看下面这封电子邮件,Jeff很有技巧地借之前与专家的会晤争取后者支持,他希望专家能在Twilio的未来投资者面前美言几句。 注意看Jeff是如何先向专家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再提出请求的 -- 真是个聪明人。

  - - - - - 转发消息 - - - - -

  来自:Jeff Lawson <**** @ twilio.com>

  日期:2008年5月16日上午2:05

  主题:Twilio的推荐信

  至:*** <**** @ gmail.com>

  ***您好,

  Twilio向您问好!我想借这个机会了解一下您应用程序的开发进度。另外,您提到了上个月参加的一个有关应用安全性的会议,我们一直在研究谷歌的网络应用安全指南...我觉得您可能也有兴趣:http://code.google.com/docreader/#p(doctype)s(doctype)t(ArticlesXSS)。

  此外,不知您是否可以帮我们一个小忙。我们的一名潜在投资者,想和熟悉电信行业的专家交流,帮助他衡量Twilio在市场的位置。您在电信行业的经验与专业知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于是我马上想到了您。我相信与这个投资者建立联系也会对您有好处,因为他们可能是有价值的人脉资源。请告诉您是否对此感兴趣。

  谢谢!

  -jeff

滚动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