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网
天水历史
首页 > 陇上人文 > 天水历史

考古证实:2700年前的华夏第一县县治就在毛家坪

东方早报 | 2015-05-13 08:35:00 | 我要评论

 编辑:肖汉丽来源:发布时间:2015-05-11

考古证实—— 

2700年前的华夏第一县县治就在甘谷的毛家坪 

(车马坑)

当 文物考古人员打开毛家坪遗址出土的一座墓葬时,在其中发现大量的矛、戈、弓、镞,这个大型墓葬群内,还有一个大型的车马坑。车马坑长数十米,宽4米,里面 满满当当的装了三挂马车。有完整的引导车、主车、随从车,里面十匹马的尸骸安静地卧在千年前的尘土里。就连文物考古工作者,都对这座墓葬主人的身份起了强 烈的好奇心,他是谁?他究竟有着怎样尊贵的身份?这个人身份的揭示,也将揭开一个尘封已久的历史密码——2700年前的华夏第一县“冀县”就在现在天水甘 谷境内的毛家坪村。首席记者张子艺  

 毛家坪出土墓葬为秦贵族子车氏墓 

《诗经·秦风》中有《黄鸟》这样一首诗: 

交交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息…… 

交交黄鸟,止于桑。谁从穆公?子车仲行…… 

交交黄鸟,止于楚。谁从穆公?子车鍼虎。 

诗的写实性很强,《左传》文公六年曾这样记载“秦伯任好卒,以子车氏三奄息,仲行、鍼虎为殉,皆秦之良也,国人哀之,为之赋《黄鸟》。”但也有不同观点 表示,子车氏是三位贤人,在当时陪葬之风兴盛时,他们在一次饮酒时与秦穆公定下誓约,愿前往另一个世界陪穆公喝酒,这种殉葬,也许是君王与贵族之间友谊的 体现。 

历史像挂回不了头的马车,悠然前行。秦人留在甘肃的足迹,被厚厚的黄土掩埋,后代的历史学家们猜测着,等待着,盼望着厚土之下的真相。 

甘肃文物遗址丰富,一铲子下去就能穿越好几个时代,这话没错。当考古研究者在2012年~2014年全面勘探、发掘甘谷毛家坪遗址时,无不是抱着解开先 秦历史的巨大期待,用文物将这段历史串联,事实证明,毛家坪遗址没有辜负这个期待。考古发掘时,首先打开的墓葬墓主正是子车氏,是秦穆公殉葬的子车氏的族 人,不折不扣的先秦时代贵族。 

2014年,媒体相继报道毛家坪遗址的重大发现:三年在毛家坪遗址累积发掘面积约4000平方米,共发掘墓葬 199座,灰坑752个,车马坑5座。共出土铜容器51件,陶器约500件,小件千余件(组)。极大丰富了周代秦文化的内涵。记者前往甘肃省考古研究所, 在参与毛家坪遗址发掘项目的工作人员侯红伟的描述中,逐渐勾勒出了曾经发生在毛家坪遗址周边那段辉煌的过去。

(发掘现场)

铭文戈证实墓主人尊贵身份 

考古工作人员打开子车氏的墓葬时发现,这一墓葬分为外棺和内棺,外棺内有匕首等武器,内棺相对华丽,红底黑彩,放着铜剑。随着墓穴被打开的深入,人们发 现,死者右臂上佩戴着一柄“戈”。侯红伟说,铭文戈是一种身份的象征,类似于信物,加上铭文的内容,可能还会统领军队。这座墓是目前发现的渭河上游地区等 级最高、时代最早的秦人贵族墓地,而这一时期渭河的两岸主要被秦人占据,因此我们推测他可能是此地地位最高的人,是实际统治者,当然也是军事统治者。 

“戈”的发现,直接促进了墓主身份的确认,随即在墓葬内发现的器物,也进一步旁证了子车氏的重要身份。铜器铭文“秦公作子车用”,印证了《诗经》《左传》《史记》等文献中关于秦穆公卒、三良从死,子车为穆公近臣,子车氏为春秋时秦国重要宗族的记载。 

西周时期,周王对墓葬用品的规定非常严格,周边的几个小国,也效仿了这种墓葬规定制度。比如说,天子殉葬用鼎九个簋八个,诸侯七鼎,大夫五鼎,元士三鼎或一鼎,子车氏墓葬内出土有五鼎四簋,关于墓主人子车氏曾经是渭河上游最重要的军事统治者,毫无疑义。

再来说回墓主人的车马坑,这是有距今2700多年前的十匹马的尸骸。它们安静地跪卧在深深的尘土里,穿越千年的历史得以重现。 

侯红伟说,根据墓穴内殉葬马匹的姿态,基本可以判定马匹是杀死后被放入车马坑内殉葬的,它们温顺的姿态,说明在临死前并没有经历过剧烈的挣扎。此外,这 辆战车的车厢、车轮、车辕、车轭等构件保存比较完整,驾车的两匹骏马的骨架也清晰可见,两马中间还摆放着一杆长约3米的长矛,“这一战车的时间约为春秋早 期,距今约2700年至2600年,为研究秦早期的作战车马及历史文化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保存如此完整的战车实属少见,与以往的任何一辆战车性质 都不同。春秋早期金属铸造业发展如何,作战方式如何,交通情况又如何,是否存在出行驾车,都能从出土的这辆秦战车中寻找到相关答案。出土发掘的文物,为秦 人悠久的军事传统和比较强大的军事力量的研究提供了资料依据,为秦人的交通发展也提供了进一步研究的保障。”毛家坪遗址考古发掘领队、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 院教授梁云说。  

那么,那些殉葬的人呢? 

子车氏墓内的6名神秘殉葬者 

子车氏的族人曾为秦穆公殉葬,本文开头《诗经》的诗句中,说的就是那段历史。 

而在历史上那些没有名字的殉葬者,伴随着贵人墓穴的出土,他们也一同成为当时殉葬制度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子车氏的墓穴内,就有6名殉葬者。 

“主墓穴的两侧、前后侧都有壁龛,里面是殉葬者,北壁的下壁龛和其他三壁的壁龛几乎在一个平面,经检测,这五名殉葬者都是女性,年龄大概在17岁到30多岁之间。距离稍远的有一具男性骨骸,大概在30岁左右。”侯红伟说。 

这些殉葬者的身份几何? 

“女性也许是子车氏的侍妾,她们的骨骸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不能确定当时是自愿还是被迫殉葬。距离稍远的男性也许是子车氏的宠臣,这种尸体的排布,也说明了他们和子车氏之间的远近亲疏。”侯红伟说。 

历史的发展总是朝着文明前进,明代英宗天顺年间,经过被俘和囚禁的生活感悟,重登大宝的明英宗在死前下了命令,取消殉人这项流传了千年的残忍制度,这也 是“英宗”中的“英”字的来源。虽然在清初这一制度再次被恢复,但到了康熙时代,再次被废除,随着人类文明的进程,殉人这一制度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

毛家坪遗址曾是“华夏第一县” 

随着毛家坪遗址出土文物的增多,考古发掘最初的设想一一开始被印证。 

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王辉介绍,《史记》记载,公元前688年,秦武公征伐冀地的西戎部族,战胜后设立了冀县,这是秦国最早设立的县,也是中国历史 上最早设立的县之一。“据文献记载,冀县就在现在甘肃省东南部、渭河上游的甘谷县一带,当地民间也有‘华夏第一县’的说法。”但在毛家坪遗址发掘之前,关 于华夏第一县的具体地址,一直被猜测着,但从未被确认。“经过考古发掘和研究,基本上可以确定其为古冀县县治(县城)所在。”结合《水经注》等文献记载, 梁云认为此地正是当年秦武公设冀县的位置所在。同时,遗址的繁荣期和发掘到的高等级贵族墓及车马坑等情况,均与历史上的冀县相吻合。 

除此之 外,毛家坪出土的最高等级的贵族墓主人身份也为最早县治做了佐证。“这座贵族墓年代为春秋中期,墓主为成年男性,墓中有五鼎四簋、铜戈,戈上铭文有两列共 14个字,右列前六字为‘秦公作子车用’,余字则锈蚀不清。”梁云说,根据墓的规格和年代,可以推断毛家坪遗址该区域为子车氏家族墓地,墓主人很可能是子 车氏家族的族长,是秦穆公派驻冀县的行政长官。 

不过,由于遗址的大片还被叠压在现在毛家坪村村庄居住区以下,目前除了墓葬群之外,尚未发现 城墙、活动区域等更加表明该县址就在该地的证明。不过,考古人员在毛家坪村见缝插针进行了小范围发掘,倒是真的在地底下发现了一块由年久的踩踏而形成的小 路和一块约为100平方米的平地,这是否就是华夏第一县翼县居住人群的活动区域呢? 

这个秘密,还有待揭开。

滚动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