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网
亲子之间
首页 > 女性频道 > 亲子之间

酒吧暗藏"地下捐精者"必要时采取直接受孕方式

| 2013-09-25 16:52:56 | 我要评论

酒吧暗藏“地下捐精者”必要时采取直接受孕方式

酒吧暗藏“地下捐精者”必要时采取直接受孕方式

晚上9点多,广州越秀区一家小巷酒吧,31岁的段暄与(化名)匆匆忙忙喝下一杯啤酒,然后接了一个电话,告诉妻子,他会早点回家,之后他立刻将充满酒气的嘴凑近一个女子,“选择我,保证你生男孩”。他们是一群地下捐精者,闪烁不明的酒吧灯光下,他们黑暗中的身影,折射出的是中国大规模“精子荒”的现状和焦虑。

A 地下捐精者的AB面

  他是公司总监

  也是另外两个孩子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

从与记者的对话中来看,段暄与是一家广告公司的策划部总监。给记者展示儿子照片的时候,他不忘说明孩子的来历,“我和老婆结婚前只做了几次,我记得好像都带套了,没想到她还是怀上了,我们就结婚生子。”他经常用这种方式来向求精者证明自己的生育能力。

这个在公司里被称为“段总监”的男人,有一辆价值14万的代步车,一套70多平方米的按揭房产。他的所有家人和同事都不知道,“段总监”除了自己的儿子之外,他还是另外两个孩子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

B 地下捐精者的蜕变

  第一次

  他慌得差点连报酬都没拿

2012年2月份,30岁的段暄与完成了自己第一次“捐精”交易,他躲在一家酒吧的卫生间里,沾满水渍的洗手台上放着一个带夹层的塑料盒,夹层里塞满了已经半融的冰块。他用颤抖的手端住冰盒,转过身去……十分钟后,他从打开的门缝中将装着“小蝌蚪”的冰盒递给一个34岁的中年女子,然后走出来,“我当时慌得差点连报酬都没拿就夺门而出了。”

那一次,段暄与拿到了500元的酬金,不过半个多月后,求精的中年女子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告知授精失败。那次失败的经历,让段暄与开始研究如何才能更高效率地让授精成功,他通过看评价,了解了淘宝网上哪种试纸能更好地检测出女性的排卵期,甚至会发来几张网购图片,让扮成求精者的记者选择合适型号的阴道注射器,以便更顺利地将精子推送到体内。

有了这些经历,他很快就在众多捐精者中“脱颖而出”,为一位结婚5年的女子提供精子。那一次,他在酒吧的厕所中,和女子的老公一起帮助她将装满精液的注射器推进体内。他只记得,一只苍蝇在洗手池的玻璃上不断地停了又飞,自己因为紧张而汗流满面的脸垂下来,在女子的身上投下大片的阴影,汗珠一滴滴砸到女子的肚子上,其他的他什么都没有看清。

这一次,受孕又失败了。

后来

  他直接与求精女性发生性行为

一个月后,女子又赶到广州,这次,他们采用的是直接受孕方式,即捐精者和求精女性发生性行为,使后者怀孕。

段暄与说,那次女子的老公没来,他和女子在一家不需要身份证登记的小旅馆里开了房,进房间之前,他们相互关掉了对方的手机和所有可以拍照的设备。段暄与说,他把那次性交,看成是一种“仪式”,因为是第二次“补救”行为,所以自己没有收取费用。

两个多月后,就在段暄与以为又失败的时候,女子在qq上发来一张B超检验的图片,显示女子已经怀孕。两天后,一桶蜂蜜被快递到段暄与的单位,作为酬谢。

C 地下捐精的潜规则

  付钱

  能给双方提供一个安全的心理环境

相比捐精群里很多捐精者打着“免费捐精”的旗号,段暄与则有自己的主见,那就是双方都付出一定的代价,会让这种捐精的行为更像一种交易,而这种交易则给双方都提供了一个安全的心理环境。

“这么说吧,如果我说自己免费赠送精子,那么求精方可能觉得这事不靠谱,甚至事后觉得会亏欠我什么。但是给我一定的酬谢,让双方明白这只是一场交易,就像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事后双方都没有什么责任和负担。”段暄与说。

这种“交易”,段暄与至今已经做过6次,他成功地让其中两个求精者怀孕。

想捐精

  还要拼学历和身高

事实上,在所有的自助捐精qq群里,很少会有女群员主动发布求精信息,更多的时候是想要捐精的男士们在图文并茂地进行自导自演。

和群里那些“老大”相比,这些人打得是自身优势牌,学历、身高、相貌,甚至工资待遇等都成为他们搭讪的资本。“211院校博士在读,身高176cm,家中父母都很健康,外婆前年癌症去世,其他亲属都健在。”一个叫“176博士”的群友首先向记者伸出“橄榄枝”,他称自己已经31岁,之前因为忙于科研,所以一直没有时间成家,“不知道自己这辈子会不会有老婆了,所以希望在年轻的时候留下后代。”

而一个广州大学城某高校的男生小陈相比之下则略显羞涩,因为缺少生活费,所以他想到用捐精的方式解燃眉之急。在记者没有时间理他的时候,这个已经大三的男生会用一种向教授求教时略带紧张的神气,连续三天,一遍又一遍地在qq上问记者,“姐姐,你还在么?能向你请教一下么?”

D 地下捐精的

  另一个层级

  有“蛇头”组织 每次给“蛇头”1000元

如果把地下捐精看成一个江湖,那么段暄与他们只算得上是这个江湖中的小卒,那种一对一的个体捐精,毕竟掀不起太大的风浪。

而曾经的捐精者阿游,接触的是更高层次的捐精体验。今年夏天,有一段时间,他直接给白云区一家民营医院“对口”提供精源。

事后,阿游会从院方的财务那里获得3000元的报酬,这笔钱是由求精者提供。拿到钱后,阿游还有从中分出1000元给“蛇头”,作为酬谢。如果这次求精者没有怀孕,那么下次再来做授精手术时,可能就换成其他的捐精者来提供精液。

阿游说,医院主要赚的是手术费和求精者来体检的费用,属于地下捐精市场中的上层结构,“蛇头”负责拉人,并协调精子供求双方的关系,从中提成,算得上捐精市场的中间人士。

  “捐精那么多次,有几例成功呢?”阿游说,医院方和“蛇头”都不会告诉他捐精的结果,“我反正是拿自己的那份钱,其他的都不需要管。” http://baobao.sohu.com/20130925/n387183561.shtml baobao.sohu.com false 新华报业网-江南时报 http://jnsb.jschina.com.cn/html/2013-09/25/content_864756.htm report 3586 晚上9点多,广州越秀区一家小巷酒吧,31岁的段暄与(化名)匆匆忙忙喝下一杯啤酒,然后接了一个电话,告诉妻子,他会早点回家,之后他立刻将充满酒气的嘴凑近一个女子, (责任编辑:朴珺) 原标题:酒吧暗藏“地下捐精者”必要时采取直接受孕方式(组图)

滚动播报
1
2
3
4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