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证 -
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会员中心 | 退出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热点:天水 天水市 麦积 中国 甘肃 北京 男子 工作
联系电话:0938-8234777 在线QQ:200909385
首页 > 人文天水 > 天水历史 > 正文

马家塬战国墓葬

核心提示: 张家川是甘肃东部属于天水管辖的一个回族自治县。历史上,这里曾是秦早期文化的发祥地,也是古丝绸之路西出长安之后的一个要塞。

张家川是甘肃东部属于天水管辖的一个回族自治县。历史上,这里曾是秦早期文化的发祥地,也是古丝绸之路西出长安之后的一个要塞。

历史的演变有时候仅仅是因为一些偶然的因素,现在的张川县木河乡桃源村就是这样。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它的身名就远播到了千里之外。

而让它身名远播的,便是村子东面一块地形类似簸箕的坡地,这也就是当地人所说的马家塬。

大概是从2003年开始,桃源村的一些村民就时常被夜半时分的汽车轰鸣声所惊醒。在偏远的桃源村,这不是一种普通的现象,于是引起了人们的种种猜疑。直到在村子东头的马家塬发现了许多神秘的洞口,他们才意识到可能是有人在盗挖古墓,并将相关情况报告给了公安机关。

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博物馆副馆长 郭志斌:当时在2003年7月19号以后,被群众举报,我们赶到以后,发现盗坑有6处,探眼100多处。 当时他们已经从墓上面打到墓地,实物已经都用卫生纸,报纸都包好,被我公安人员擒获,地面一共有几个人,当时就分头跑了,但是墓室的被我公安堵住。一共3人,上来以后,公安人员对底下的东西进行了清理,然后他们就抱出来了,一共四大件。

但是因为对桃源村马家塬墓葬的文化价值难以判断,当时张家川在拘留一些犯罪嫌疑人的同时,只是派人对这一墓葬进行了一般的管护。这种情况一直到2006年的夏天,才因为又一次盗墓事件而改变。

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博物馆副馆长 郭志斌:在今年的2006年7月8日,当时抓住了三个人。当时发现镏金铜壶两个,属国家一级文物,还有公安收缴的几件。

这一次是在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同时截获了一批重要文物,当地文博人员对文物初步分析后判定,缴获的文物为战国时期的青铜器。县公安局感觉案情重大,立即向上级部门做了汇报。甘肃省文物主管部门见到汇报材料后十分重视,经省文物局同意,决定对当时被盗的部分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清理。

甘肃省考古研究所专家 周广济:咱们张家川公安局,抓住了几个盗墓的不法分子,截获了这批文物,通过我们省考古研究所,和省文物局专家组的鉴定,觉得这批东西非常重要,派我于8月7日赶赴这儿,进行抢救性的考古、挖掘和清理。

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博物馆副馆长郭志斌:它这里面有立柱,这都是些立柱眼,上面蓬的棚,这个原来估计是剑,现在也把这个确定不下来,就好像是两个。这有三个箭头,还有个戈,好像就是墓主人陪葬的一些兵器,像这些金的,这是金的,这是银的,这就是那个包金的铜泡,这些圆的都是包金的。

甘肃省考古研究所专家 周广济:一号墓和三号墓,它是由双洞墓,就是前面一个大洞室,后面一个小洞室,大洞室里面再随葬车,小洞室里面放棺。二号室是个单墓室,二号墓它规格可能小一些,再一个这个墓葬在后边,就是埋完这个人以后,做过一次大规模的祭祀活动。

这次发掘找着了一种新型的,属于秦人或者秦人统治下的戎人。这种墓葬新的形式,这个台阶式的这种墓道,侧面做洞室是一种新的墓葬结构形式。这是第一,第二我们搞清楚了这种洞室墓的结构,和它的门前所进行的后期的处理。第三,我们发现一号和三号墓,这两座墓里面都随葬了有五辆车,而这五辆车的装饰都是相当豪华的。

塑料薄膜轻轻揭开的一瞬间,遥远的历史似乎是很清晰地展示在了我们面前。文物考古人员进驻现场后,对被盗墓进行抢救性挖掘。已经整理完的墓葬显示,1号墓墓长12米、宽5米、深9.70米。墓呈东西向,墓葬为竖穴墓道土洞墓,墓道有9个台阶,墓道坑内随葬车4辆,车辆由东向西排列。车轮饰以镂空铜饰,非常豪华。第二辆车基本完整,髹漆,车厢为皮条编制而成。车轮轮径1.6米,前挡板两面均髹漆。2号墓被盗情况最为严重,随葬品几乎被盗掘一空,仅在近墓底的西北角处发现青铜车軎一件。同时在该墓室出土一具女尸,因墓内尚未发现文字记录,因此不能确定墓主的身份及确切年代,也无法断定该女尸是不是墓主。3号墓长7.30米、宽3.3米、深7米。台阶以东的竖穴墓道内由西向东随葬马车4辆。车的排列和形制与1号墓基本相同。墓室系在竖穴墓道的东北部开挖洞穴而成。

如果说在马家塬的挖掘,首先让考古工作者见识了一种新的墓葬形式,见识了墓主人车乘的豪华,那么后面的一些发现就更加让他们充满了疑惑。因为这里除了代表周秦文化的随葬车辆以外,随葬品中还有一些玻璃器物和大角羊等大量的动物形金箔饰以及铲足鬲等文物2000多件。 负责现场考古发掘的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专家周广济介绍说,车乘制度是中原文化的一大特征,张家川新发现的随葬车装饰精美,无明显使用痕迹,为礼仪所用,它所反映的文化与中原周礼及秦文化有着直接关系;而玻璃器传统上认为不是中国本土所产,应是西方传来的;大角羊及其他动物形饰件,明显带有北方草原的文化风格;铲足鬲则为当时生活在西边的戎人遗物。

甘肃省考古研究所专家 周广济:从墓葬里边出土的器物,和这种墓葬的形制,各个方面综合去考虑,这个里面还有大量的、北方少数民族的信息在里面;也还有一部分西方文化的因素在里面,这就表明这个墓地它最起码含有以秦文化为主导、并带有戎、北方少数民族西域文化,好多种文化在这里融合,这是在历史研究和考古学方面,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张家川马家塬战国墓葬发掘之后,墓主人的身份就成了人们心中的第一个疑点。有人猜测,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里陵。因为秦人的墓葬一般认为分为三处,其一就是东陵也就是始皇陵,其二就是礼县大堡子山也就是西陵,至于秦人的另一处墓葬里陵在那里却没有人说得清。而多数专家学者则倾向于墓的主人为战国晚期秦人统治下的羌族或者戎族首领。史书记载和考古发现表明,甘肃东部一带是历史上秦、戎交汇的地区,早期秦人的活动中心长期在甘肃礼县及周边地区,西戎也长期生活在其附近,为了争夺水草和领地范围,秦人和其周边西戎的战争不断,随着秦人强大,战国时期西戎变成了秦的附庸。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院长赵化成说,铲足鬲,单、双耳罐是西戎文化的主要特征,它们在张家川战国墓中都有发现,而张家川新发现的墓葬规格之高、规模之大非常罕见,说明它不是一般的墓,可能是当时秦人统治下的西戎首领墓葬。但因为没有明确的文字记述,所有的猜测就只能是一种猜测。

另外,马家塬战国墓葬中出土的一件“连珠纹釉陶杯”,釉陶杯通体饰淡蓝色釉,腹下部装饰七层连珠纹,敞口小平底。很多学者看后认为该类器物应为西方文化之器。如果说它真的来自西亚,则中国和西方的交往历史往前推100多年。国家文物专家、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徐苹芳认为这一出土文物证明,此地在公元前300年左右就已与西亚地区有联系和交往。明显早于张骞出使西域的公元前119年。

马家塬留给我们的另一个疑问是,战国时期,我们的先民究竟掌握了怎样的合金冶炼技术。这是因为,在马家塬战国墓葬中,人们发现了许多历经2300多年,而仍然光亮如新的金属制品。负责现场考古发掘的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专家周广济介绍说,这些金属器物主要是出土的随葬车上的配件,在已发掘的三个墓中都有。从形状看,有车毂(车轮的中心部位,用来插轴)、车軎(套在车轴两端的轴头)等;从光泽和色彩上看,明显不是常见的金、银、铜、铁等金属,非常像铝合金。它们究竟含有哪些成分,为何在如此潮湿的环境中没有锈蚀,还有待化学分析和进一步研究。

这种装饰精美、工艺考究的战国中晚期马车在甘肃省乃至全国都较罕见。因此,马家塬战国墓葬的发掘立刻引起了国内外史学界、考古界的高度关注。在今年4月8日揭晓的“2006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中,甘肃省有两处考古入选,这其中就包括张家川马家塬战国墓地。据专家介绍说:“在16年的评选中,评选的标准至今没有改变。评选标准总结来说就是‘三个价值’和‘一个新’。”即在全国范围内具有突出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科学价值。而“新”则是指在中国考古学科中增添了新的内容和发现,这些标准缺一不可。

尽管马家塬战国墓葬入选了2006年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但我们对马家塬遗址的研究还仅限于冰山的一角。这里出土的镏金茧形壶上的那个大篆写成的“央”字意味着什么?保存较好的1、3号墓为什么没有墓主?甚至包括那些玻璃、琉璃器皿的来历,2300多年前的合金制造工艺,都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急待解答的问题。这些问题就像一层层迷雾,难以让我们把这段2300多年前的历史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这些问题的解答,最终都要在弄清墓主基本身份的前提下进行。

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博物馆副馆长 郭志斌:大面积就属于一个墓葬群,现在我们发现的车马坑,给我们留下了下一个问题,就是墓主人到底在何方?我们现在就研究这个,到明年对下层,据群众说里面有一个石门,可是从我们分析,可能就是一个石棺,不可能有石门,专家也看就是一个石棺,明年的工作,初步就准备进行第四号墓的挖掘。

责任编辑:王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