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证 -
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会员中心 | 退出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热点:天水 天水市 麦积 中国 甘肃 北京 男子 工作
联系电话:0938-8234777 在线QQ:200909385
首页 > 人文天水 > 天水名人 > 正文

张家川县恭门镇:秦时名将白起驻防之地

核心提示: 一人,在地为将,在天为神。这人就是白起!一人,纵横沙场几十年,指挥杀人过百万,最终却以自杀谢幕!这人还是白起!

张家川马家塬出土的战车轮

白起堡边散落的砖雕

一人,在地为将,在天为神。这人就是白起!

一人,纵横沙场几十年,指挥杀人过百万,最终却以自杀谢幕!这人还是白起。

秦人扫六合,虎视何雄哉!秦人能最终统一天下,有一人不能不说,这人依旧是白起。

人们说,陇山西麓的张家川回族自治县恭门镇,曾是战神白起的驻防之地!千年后,这里会留下些什么呢?

从东堡子上可以俯瞰镇外

陇山古堡

大山滚滚而来,忽然又分为两股,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盆地,孕育出一座城镇,就头也不回地扎进了更大的山中了。

山在陇山(在甘肃省东部、陕西省西部和宁夏回族自治区南部。古名陇坻、陇坂、分水岭。因山上有固关,俗称关山)西侧,盆地在陇山怀抱,镇在陇山脚下,一切以陇山为依托,视陇山为根脉。这个群山环绕中的小镇就是千年古镇——恭门镇。恭门镇又叫弓门堡。据县志记载,公元前293年,白起曾驻防这里,修筑了弓门堡,民国初年才改为恭门。

夜晚,一场细雨悄然而至,吸走了所有的声音,清早将一场惊喜带给我们;一大早,我们踩着露珠出了张家川县城,直奔恭门镇。恭门镇距张家川县城10公里,听着近,走起来远。很快,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沿盘山公路一点点向上攀升,视野逐渐开阔了。金黄的油菜花开始绽放了,麦苗也有了精神,一朵朵白云呈现着奇幻的图形,让人猜不透。

下山,就是恭门镇了。

给我们带路的马国强,长期研究张家川文史,曾多次到恭门镇考察。我们穿恭门镇而过,直奔镇东头的樊河,河边就是东堡子,这算是恭门镇的东门了。沿小路而上,登上东堡子,只见镇内房舍鳞次栉比,镇外农田如锦,镇北边的山上几段城墙蜿蜒前行。

恭门镇四面环山,发源于陇山的樊河,由镇东而来,在东堡子脚下拐了个弯,由南向西潺潺而去。这里依山傍水,自古为兵家必选之地。再加之,这里是翻陇山入关中的重要垭口,过了恭门镇60里左右就是咸宜关道上的重要站点——长宁驿。

东堡子是弓门(恭门)堡的核心建筑。马国强认为,这里应该是白起的“司令部”。公元前293年,白起修筑弓门堡时,以弓门为总城堡,呼应东堡子、石咀堡、白起堡等堡寨,形成五堡联防的防御体系,同时又在附近山头上修建了烽火台,构成了一套完整的防御体系。马国强认为,这应该是秦国长城的雏形,比秦始皇修筑的万里长城早八十年的秦国长城。

从白起修堡算起,恭门镇也有2300多年的历史了。可惜的是人们只在张家川县志上找到一点白起修筑弓门堡的记载,其他的一切都被茫茫岁月所湮没。

恭门镇残存的城墙

秦人源地

这天,不逢集,街道上行人寥寥,异常安静。我们在一处古店铺前停住脚步。这是一个临街的二层小楼,门窗看上去有些年头,镶嵌在门面墙上的雕花,依稀解说着这里昔日的辉煌。

在马国强的带领下,我们先到镇北的山上考察了那段城墙。城墙保存比较完整,大约2米宽,4米高,城墙外边是宽大的护城河。村民说,这并不是护城河,而是当年修筑城墙时取土留下的。古人挖沟取土,修筑高墙,结果沟更深,墙更高,防卫力量倍增,这种智慧不能不让我们赞叹。镇内中学边上也有一段城墙,高3米多,2米多厚,至今依然在发挥着作用。

镇子西面有个高台,就是白起堡。走出镇子,高大的白起堡在田野中很是突兀,有些睥睨天下的霸气。沿山路而上,当年高大的城堡早已成了农田。田地一角,是一堆残砖断瓦,宽大的秦砖,平整的汉瓦,精致的龙身砖雕,闪着光芒的琉璃瓦……无声地诉说着曾经的一切。

白起堡的位置似乎比东堡子更为重要。这里是山前的一块高地,它的南侧是一个峡口,峡口东南面的山顶上,有一座烽火台。西北侧则是通往张家川县城的路。东面正好俯瞰恭门镇。

堡内的农田里,小麦高及小腿,那场雨来得很及时,小麦长得很旺。

张家川和礼县都是秦人的源地。张家川县城西南瓦泉村一带是秦人的早期都邑秦亭的所在地,1975年瓦泉村附近曾出土铺首衔环铜壶、陶蒜头壶。可惜这一点却被人们忽视了,直到近几年张家川马家塬的战国墓发掘,这里才引起了人们的重视。

秦人是怎么来张家川的呢?这是一段鲜为人知的秘史。秦人善养马,周孝王时,秦人首领大骆(生活在西垂,今礼县一带,骆是白马黑鬃之意。)的庶子非子继承秦人养马的传统,成为养马高手。后来非子到陇山东侧汧渭之会给周孝王养马。孝王对非子异常赞赏,在他的支持下,让非子继承了嬴秦“祭统”。后来,周王室衰微,无力庇护非子后人,到秦仲(公元前837年——822年)时将部族迁到了张家川至清水一带。就在秦仲在张家川一带发展时,西垂的秦人却遭到毁灭性打击,部众四散,大部分人投靠秦仲,这就是史书上说的“秦仲始大”。秦仲闻讯后,带兵救援礼县,结果被犬戎击败,战死。

此时,周王室伸出了援手,派出七千大军,由秦仲兄长率领,在秦仲儿子庄公的协助下,击败犬戎,收复西垂。庄公后来被封为西垂大夫。至此,两支秦人才合为一体。秦人才真正走上一统六合的道路。

其实,翻开秦人的历史,就是一部血战史,一部艰苦的奋斗史。秦人向东发展中,虽有多位国王战死,但依旧九死不悔。秦仲到张家川一带时,这里环境比现在恶劣得多,然而,坚韧的秦人在这里扎下了根。他们发挥自身养马的优势,在陇山留下的一个个空隙中艰难经营。距恭门镇20公里就是秦家塬,当地传说,那里曾是白起养马的地方。我想,恐怕在白起之就有无数的秦人在那里养马,只不过白起的名气大而已。

这座表面平静的城堡,地下却涌动着无尽的谜团。人们曾在东边断层崖上发现大量人、马骨骼。1975年挖出一件六棱铜铁复合殳,长43厘米,重1.5公斤。马国强认为,此兵器极有可能是白起受命征伐羌戎时秦兵所用武器。

名将白起

我们在白起堡上捡了几块残砖断瓦,然后沿着山路慢慢而回。黑云低垂,田野空旷,在茫茫天地间,我们如草芥,如蝼蚁。岁月无情,即便是强悍如白起,千年后也不过留下一段小传,几个传说而已。

白起奠定了秦人统一大业的基石。关于他的故事,《史记·白起王翦列传》开头就说,善用兵,事秦昭王。昭王十三年(公元前294年),白起为左庶长,攻韩国,第二年,主持尹阙之战,以秦军斩首24万而结束。这是白起的成名之战,此后白起的策略就是以消灭六国的有生力量为主,最终坑杀赵卒40万,为自己埋下了祸根。

在地为人,在天成神。姜子牙是这样,白起也是这样。恭门镇曾就有座白起祠,不过现在早就没有了。

我们向东穿过镇子,过樊河大桥,来到了城子村,这里曾有座凰祥府。有人认为,凰祥府是战国时秦人设立的-县的所在地。如今这里早已成为农田了,曾经的白起祠,也早就成为平地了。只留下了一块石碑,诉说着人们对战神的崇拜。马国强说,发现的石碑叫“重修武安君(白起封号武安君)祠堂碑”。碑是1097年清水县兵马都监魏城在弓门寨北山重修白起祠堂时所竖立的。算起来也近千年了,可见白起祠由来已久。如今凰祥府只剩下一块残迹,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谁也说不清了。

返回时,再次路过东堡子。据说,在文革时期曾发生过战斗,两派造反派在此交火,战斗中一位造反派阵亡。这算是东堡子的最后的一次战斗。很快,造反派就把堡子上的房屋拆除,运到镇子修建了公社办公场所。曾经辉煌一时的弓门堡也就此彻底衰落了。

建筑承载着文化,建筑消失了文化就成了无本之木,只留下无尽的传说让人们回想。

责任编辑:王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