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证 -
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会员中心 | 退出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热点:天水 天水市 麦积 中国 甘肃 北京 男子 工作
联系电话:0938-8234777 在线QQ:200909385
首页 > 人文天水 > 天水历史 > 正文

葫芦河锦带峡:一条河流和它的地理剖面

核心提示: 葫芦河,一条中华文明史绕不开的河流。这里是大地湾人的家园,这里曾经是伏羲女娲的故里,这里曾经养育了飞将军李广,这里也曾走出了大诗人李白……数千年来,这里上演了一幕幕的悲欢离合。大自然赋予了河流跌宕起伏的骨骼,生生不息的人文传说则丰满了它的血肉。

葫芦河,一条中华文明史绕不开的河流。这里是大地湾人的家园,这里曾经是伏羲文化女娲的故里,这里曾经养育了飞将军李广,这里也曾走出了大诗人李白……数千年来,这里上演了一幕幕的悲欢离合。

神秘的葫芦河。

秦安陇城镇女娲祠。

大自然赋予了河流跌宕起伏的骨骼,生生不息的人文传说则丰满了它的血肉。

伏羲传说和先民家园

距离兰州200多公里的秦安县安伏乡,这里四周群山环绕,一条宛若线绳般的河流,在峡谷山脉间蜿蜒而来。这河便是葫芦河。

葫芦河,在中国北方的众多河流中,如今它是一条被人们彻底遗忘的河流。然而五六千年前,这条河流,却养育着北方最为发达的文化,十几个中华文明之最就诞生在葫芦河流域。而安伏川则是葫芦河上最为耀眼的一颗“葫芦”。

从兰州出发,过定西,沿天巉公路,一路往秦安而去。安伏乡在秦安县的北面,距离秦安县城30多公里。从叶堡下天巉公路,沿着304省道往北而行,过显亲川,不远就到安伏乡境内。

我们行走的公路是省道304线的一部分,沿着公路可以直通莲花镇,人们也叫莲叶公路。著名的大地湾遗址就离莲花镇不远。大地湾遗址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发掘后,出土了大量的文物。这些遗址出土的器物,最早可以追溯到八千年前。

“伏羲应该就生活在这里。”一些人说,还有些人甚至把大地湾发现的房屋F901遗址,视作伏羲召开部落联盟的会议室。然而伏羲毕竟是传说中的人物。人们只能推理,无法直接同伏羲对上号。对于伏羲的传说,流传着几十种不同的说法。

陇城女娲洞。

伏羲祭祀伏羲的情形。

锦带峡中河水与公路相伴而行,似两条舞动的锦带。

最近秦安的朋友给我说,安伏乡所属的安伏川一带,民间传说,这里就是伏羲家园,伏羲女娲就出生在那里,当地还有多位研究伏羲的爱好者。安伏川原名叫伏家川,在古代史籍中叫做小坑川,又名卧龙川。在当地的传说中,伏羲就出生在安伏川的大地莲花台。

我们在莲叶公路的收费站前方,向左拐入了一条乡间便道。这是通往安伏乡的公路,准备寻找安伏乡安伏村的伏天永。乡政府并不远,四五分钟后,车就到了乡政府边上,给伏天永打电话。不一会,他就从小巷中出来了。沿着曲曲折折的小巷,我们来到伏天永家。伏天永是当地颇有名气的天水研究者,二十多年来,他对伏家川地况、地貌以及当地传说的探寻和研究,逐渐形成了一套颇有说服力的伏羲研究理论。

伏天永家在小巷深处,瓷砖贴面的大门,进去,是一个颇有特色的院落。一色青砖大瓦房,屋脊高耸,灰色的瓦覆盖其上,廊檐伸出,木柱金黄,和现在农村流行的现代样式很是不同。

在父辈耳濡目染下,伏天永听到了不少关于伏羲的故事。这些年,他又对当地流传的伏羲故事进行了深入分析研究。民间传说,安伏川一带就是伏羲的出生地。并在安伏川的风台上观察天象物候,形成了远古时期天象技术。由此,围绕着风台,形成了一套天人感应的学说,而自然界的二十四节气和星空中对应的星象,都能在安伏川内找到对应的点。

伏天永的这些说法,很是新颖,也很少有人提及。这里真的是伏羲的家乡吗?

小鸟,不期而遇的风台精灵

随后,伏天永带着我们前往风台一探究竟。风台是伏家川内的高点,虽然地图上名字叫安伏川,但当地人还是愿意叫它伏家川。我们沿着乡政府门前的马路,一直向山中而行,七八分钟后,抵达半山腰处的人字形岔路口,向左拐去,就直通风台了。

眼前是一座几近荒废的村庄,原先村子里有十几多户人家,但由于交通不便,再加之吃水等困难,人们逐渐搬走了。如今村子里只剩下两三户人家。车在小村边上停下,有条捷径,可穿过小村,直抵悬崖边。我们没有走捷径,而是绕着风台转了一圈。按照伏天永的说法,这样就能看到全貌。我们转了十几分钟后,到了风台的东面。

风台地势比较特殊,它和后面的大山似断非断,似连非连,且向伏家川凸出,背后的山势则形成了一个弧形大弯,如同一个臂膀,将风台揽进怀抱。伏天永认为,在民间传说中这里曾经是伏羲观察天象的观星台。

是不是伏羲的观星台,史书上并没有记载。但这里视野开阔,是眺望伏家川的绝佳去处。站在悬崖之上,眼前山川历历在目,北面是蜿蜒而来的葫芦河,南面的玉钟峡口若隐若现。川内公路上,车来车往,远处的村庄被暮秋薄薄的雾霭所遮蔽。这是葫芦河养育下的一片沃土,四周群山环抱,气候温和,河谷平整,适宜于定居和耕作。河谷周围曾发现多处史前人类活动遗址。

葫芦河是渭水的支流。或许在过去它是渭水的主要支流,而如今的葫芦河却难以让人把它称为河流。流量极小,和南方大一点的溪流相差不多,实在让人难以对它产生多少兴趣。

事实上葫芦河的确是一条充满着迷雾的河流。过去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甘肃东部地区有两条葫芦河,一条在庆阳境内,这条葫芦河发源于陕、甘交界处的子午岭东北边缘的华池县南梁乡川家岔一带,在洛川县交口河汇入洛河。这条河流曾名“黑水”,以盛产贡米而闻名。而我们眼前的这条河流则发源于宁夏西吉县与海原县交界处的月亮山南麓,人们把它叫做乌龙河。进入静宁县境内才被人们称为葫芦河。一路上,它汇入了众多的支流,仅仅能列举出来的支流就有十几条之多,最后在天水石佛镇南注入渭河。不少人纠结于这两条河流之间,而难以区分它们。

葫芦河得名来自于它独特的地理形态。它流入甘肃境内后,曲折迂回,一路上峡谷盆地相间,众多的河谷间盆地如同一个个葫芦,挂在河流之上,民间有七峡八川之说,故而人们把它称为葫芦河。在葫芦河流域,则分布着郭家老庄、樊家城、高庙坪、崔家川、寺嘴坪、大地湾、堡子坪、柳家遗址、村子河、番子坪等众多的古遗址。

葫芦河流域曾发生过两件大事,使人们永远无法绕开这条河流。葫芦河东岸的清水河谷地的大地湾是中国旱作农业的起源地。而在葫芦河西岸的南河,流经静宁治平乡和李店乡之间的南河的二级台地上,有治平古城,东距大地湾28公里。《水经注》中记载说,这里是太昊疱羲的诞生地。疱羲也就是伏羲。

史书记载,伏羲生于仇池,长于成纪。最初成纪是个广大的地域概念。后来,成纪才逐渐固定具体的地名。在历史上,有成纪三迁之说,分别有治平成纪、显亲成纪、秦州成纪之名。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伏羲的故事一直在成纪大地上流传。一些人认为,汉代成纪县就设在安伏川。

伏天永说,以前在乡政府一带有个古城遗址,应该是成纪古城。伏家川内有庙嘴山、莲花台、瑶池、华胥沟、风台等地名,这些地名和伏羲、女娲的传说相关。民间传说中,伏羲在风台上仰观天文,下察地理,并根据天人感应,天人合一的的理论,绘成了八卦图。而风台周围的众多的地理,都和天上的二十八星宿、二十四节气相关联。

我们跟着伏天永来到风台西北侧的一个小沟,这里是一处苹果地,果子早就摘了。沟对面是一个高台,伏天永说那里就是大地莲花台。莲花台古名叫酸刺洼,今名伏家洼。在当地的传说中伏羲有五个女儿,四个儿子。他们分别居住到附近的伏家峡村、伏家湾村、伏家洼村、伏家川村。伏家川以伏姓人居多,而且全国其他地方伏姓,大多是从这里走出去的。而女娲出生的地方则在风台南面的沟里,沟内有水,人称瑶池,不过现在早已干涸。面向伏家川,左面是伏羲诞生地,右面是女娲的诞生地。伏天永说,男左女右就由此而来。

就在我们将要离开风台时,我忽然想起,风台东面的悬崖边,有个地方能拍到一张好片子。于是,我们走捷径到东面的悬崖边,就在穿过村子的小巷时,忽然一只小鸟出现在我们视野中,小鸟嘴巴长长,身上的羽毛黑白相间,头上有美丽的花冠。它在我前面蹦蹦跳跳,我蹑手蹑脚,跟了过去拍照,结果它又跑到了果园的墙上,在那里鸣唱。后来,我们得知,小鸟名叫戴胜鸟,专门吃蜘蛛、蝼蚁等虫子,是益鸟,属夏候鸟。这时已经暮秋了,按理说,戴胜鸟早已飞走了,可是它依然在这里蹦跳。这说明,安伏川的温度要比其他地方高,才能使小鸟依依不舍。

难道它是专门为迎接我们而留在此地吗?不期而遇的戴胜鸟,你从哪里来?又往何方去呢?是风台的精灵吗?

锦带飞舞,一条峡谷和它的河流

从风台上下来,我们沿着山路返回,通过收费站,直奔葫芦河边。

在伏天永画出的地图上,伏家川是一个呈葫芦状的河谷地带,葫芦中腰是两个峡谷,一个是我们来时穿过的玉钟峡。另一个则是锦带峡口,它是葫芦腰上的那个最细之处。

锦带峡口在收费站前面四五里远的地方。公路和葫芦河并排而行,公路靠山,河水紧贴悬崖,两山之间非常狭窄,原先这里没有路,后来修公路时,才将山崖拓开。这里便是锦带峡的南口了。站在公路边,伏天永说,对面的山就是十二生肖中的牛。牛代表丑时。细看上去,山崖果然像将嘴伸到河水中喝水的牛首。在锦带峡口的北面,也是一个小河谷,南北宽两三里,葫芦河就从北面的山谷中而来。小河谷是葫芦的小头了,而蜿蜒而来的葫芦河就是葫芦上的枝干了。往前走不远就进入了锦带峡的峡谷区。

古老的游戏依旧在流传。

远眺伏家川。

废弃的家园。

锦带峡口的牛首山。

我们沿着公路前行。眼前景色大变,高山耸峙,一水徘徊,公路缠绕在峡谷和河水之间,一会儿在河东,一会儿到河西。起初峡谷极窄,山势极为陡峭。我们想拍摄一个俯视河谷的镜头,可是陡峭的山坡上连个羊肠小道都找不见。无奈中只好继续往前而行,终于在一护林站对面很陡的山坡上看到了一条曲曲折折的羊肠小道。

这是护林员走的小路。狭窄陡峭难行,有些地方仅仅能容纳两只脚而已,费劲地爬到了半山腰,往下看,河谷美不胜收,葫芦河水反射下阳光形成点点凌波,秋色点染了山间的植物,金黄的树叶熠熠生辉,白色的苇絮如雪如霜,干枯的树干展现着它们的身姿。

葫芦河所流经地域大部分属于陇中黄土高原。一路上,川塬、梁峁密布,层层峰峦,处处河谷,途经七峡八川,河水在峡谷平川形成一束一放的葫芦。

眼前的锦带峡,对近300公里的葫芦河而言,并不算长。葫芦河最长的峡谷是仙人峡,但仙人峡谷内难以通行。而锦带峡则具备葫芦河的诸多特点。因而我们把它当做一个标本,一个可以解读葫芦河的样本。

锦带峡是葫芦河进入秦安县后遇到的第一个石质峡谷。峡谷北口,河东岸的李河村,河西岸的锦带寺。当年的锦带寺早已不见踪影,只有悬崖上的石窟至今犹存。在峡口附近有“龙须嘴”“白石头”等石头,据说这是验水石,按照民间的说法,当葫芦河水将要越过龙须嘴时,意味着大水即将来临,就要通知下游防备洪水。伏天永认为,锦带峡得名源自一条丝带。这从史籍上得到印证,记载说:“迤东北为锦带山,其山峻远,望之如带。迤北为锦带峡。有锦带寺,其寺嵌河。”据此,峡谷就叫做锦带峡。

进入锦带峡后,河水穿行在峡谷之间。此时,悬崖耸峙,时而开,时而合,昔日河水奔腾狂啸,穿山破谷一路向前。峡谷中还有一个传说,这是个金国太子的故事。据说,南宋时,金人在腊家城被宋军击败,匆忙中通过锦带峡北撤,谁知一个妃子身怀有孕,经不住旅途颠簸,即将分娩。无奈中,妃子在峡谷中束紧腰带,咬牙坚持随军撤到距离锦带峡口三公里处的徐家城。在这里生下太子。民间传说:“锦带峡里紧带子,徐家城里生太子。”锦带峡也由此而来。

污染之水,生态变迁之殇

从半山腰下来,穿过繁忙的公路,沿着一条挖沙车走的路,我们就来到了葫芦河边。

此时,正值暮秋,秋高气爽,河水也应该是清澈见底。人们常说秋水为虹,那么秋水的色彩是让人赏心悦目,秋水的气质也是令人神往的。可惜的是,葫芦河的水,却令我们无比失望。河水,颜色发黄,上面浮着一层层白色泡沫,河水发出淡淡腥味,无疑这是一条被污染的河水。这是人们加工粉条、硝制皮革污水肆意排放、采砂挖石不加节制的结果。

尽管水质污染严重,河边的芦苇却非常顽强地生长着,一株株层层叠叠,白色的苇絮,让我们想起《蒹葭》那首诗。“蒹葭”就是芦苇。这种植物在三千年前就走入古人的笔下。古人没有想到葫芦河水会成为今天的这种境地。

葫芦河的生态变迁有两种原因,一个自然原因。这和北方气候的变迁有关系。人们曾经把葫芦河流域的出土古遗址进行排列。从最早是距今约8000年的大地湾开始,一直排列的战国春秋时期,其间有大地湾一期、仰韶文化、常山下层文化、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寺洼文化、周文化——春秋战国文化、汉文化。人们发现这些文化遗址从大地湾一期开始,逐渐远离河谷,向更高的纬度扩展。从大地湾一期的35度01分,扩展到齐家文化时期的35度33分。然后,逐渐南移,再退回到春秋战国时期的35度14分。由此,人们得出了纬度、气温、降水量三者之间的关系,当纬度南北移动一度,则气温就增加或减少2.8摄氏度,年平均降水量增加或减少100毫米。

同时,人类活动也加剧了对树木的砍伐。在八千年前,葫芦河流域可以说森林密布。大地湾遗址发现仰韶时期的房屋遗址有240座。从F901房屋遗址测算,大约需要105厘米到50厘米的木材12根。可见,葫芦河流域森林的茂密程度。而到了战国时期,林木已经逐渐稀少了。天水放马滩曾出土战国时期的木板地图上,标注出了周围的木材砍伐点,此时秦安县城周围没有砍伐点,这说明已无木材可砍伐了。

如今葫芦河流域植被少得可怜。原始森林基本上消失了,曾经林木茂盛的地方,如今被开垦成为农田。在锦带峡的半山腰,同样看到山川中树木稀少,我们看到的是一些人工林,除此之外就是一些灌木丛。葫芦河流域北高南低,最低处是渭河交汇处海拔1130米,而北面发源地的河床高约1950米,东面靠近六盘山一带则为2000米以上。在距今七八年前,葫芦河流域的黄土丘陵区和宁夏南部山区有着大致相同的植被状态,如今却是两重天。

如今来水变小,水质污染加剧,森林大多消失。葫芦河生态之殇,令人痛心。这里就是先民曾经的家园吗?葫芦河流域曾经养育了一个个先民部族,见证过他们的兴旺崛起,这里也成为中华文明的根基,而今天它却是如此境地,真令人惋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王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