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古堡_陇上网 - 天水生活,网上家园! - 天水城市生活,网上家园!
通用证 -
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热点:天水 天水市 麦积 中国 甘肃 北京 男子 工作
联系电话:0938-8234777 在线QQ:200909385
首页 > 天水旅游 > 我爱游世 > 陇上游 > 正文

天水古堡

五台山堡
  说起五台山,大家一定会以为是山西的五台山,其实我说的是甘肃伏羲的五台山,此五台山非彼五台山也。
  和朋友约好了去五台山的,但是早上起床看见天气不好,并且下起了雨,但下雨并不能作为爽约的理由,我们还是按时起程了。
  由于上山时都是沙土路,有一段一段的“水泥”路,但好在老石的技术还不错,他又在这条路上常走,因此一路上倒也基本顺利。潇潇的细雨,清新了空气,纯净的一尘不染。山路两旁开满了黄白色的野花,灿烂的让我们的心里充满了愉悦。老石说这花名叫玛瑙,是一种野生植物,还有拇指大的果实,小时候他们经常摘上一些,串在一起挂在脖子上当项链,红红的像真的玛瑙一样,非常好看。真想下车摘上一些带回家,插在花瓶里慢慢欣赏。
  雨不大,但烟云缠绕在山头上,五台山在雨雾中若隐若现,让我们难见其真容。五台山不高,也不险,但敢和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的五台山同名,我还是很佩服其胆略的。问其五台山之名的来历,当地人竟有三种说法。其一是说从铁炉上山,共有五座小山头,一山比一山高一点,因而叫五台山;其二是原天水县有四大“五台山”,南、北为武台山,此为西五台山。其三是可能和山西五台山有点渊源,才叫五台山。各种说法莫衷一是,难以定论。
  过了一会儿,车就到了五台山土城堡前。城堡呈长方形,保存的基本完好无损,堡门坐北朝南,是用水泥新修的,门头以青瓦盖顶,左侧竖立有一通石碑,是中国道教协会会长任法融先生书写的“五台山”三个大字,字体遒劲有力,颇有仙风道骨。进入土堡之后,紫丁香花的清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我不禁贪婪地猛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北城墙下有一排土木结构的房屋,虽然简陋,但生活用品看来都不缺。这是看守道观的人所住之处,打扫的颇为雅静。
  五台山堡里有一座道观,老石说每年农历三月二十四日有庙会,附近北六庄的人都会放下手中的农活,来此烧香磕头,祈求无量祖师保佑一年全家平平安安,平时农忙时是很少有人来这里的。我听了有点诧异,庙会一般都是在三月二十、四月八、七月十五这些固定的日子,我还没有听说过有在三月二十四的。老石见我有点疑惑,便解释说五台山三霄娘娘的正会也是在三月二十,但由于做道场的阴阳先生同时承担了铨钵寺、青龙观、五台山三个地方的法事,无法同时兼顾,只好把青龙观的庙会放在了三月二十的正日子,把铨钵寺的庙会提前到三月十八,谓之曰“预祝圣寿”;五台山的推迟到三月二十四,谓之曰“补祝圣寿”。听了此言,我才恍然大悟。
  五台山堡是属于芦子湾的,没有人知道这座土城堡是什么时候修建的,民国时印刷的地方志上也说“创始不详”,但此堡在光绪二十一年时重修过。虽然这一带几乎每个村庄都有一座土城堡,但如果有土匪来了或者兵马来了等紧急情况时,老百姓也会就近跑到五台山堡的。
  堡内高低错落有致,分为三级台地,第一台为守观者居住和客人休息之处。第二台是菩萨殿,坐北朝南,仅为一间房屋,正中有一菩萨像,左侧是一位老婆婆和一个小童的塑像。据同行的老于说,这里还有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说的是祖师当年在武当山修行时因觉得修行时间太漫长,忍受不了这份清贫,便想回家去。观音菩萨为了感化他,便在他的来路上变成了一个老婆婆等他。当祖师走到一个山涧旁,看见一位老婆婆拿着一根铁棒,在一块大石头上不停地磨动,他觉得有点奇怪,便问老婆婆这是干什么?老婆婆说她要用铁棒磨一根针用。祖师惊讶地说这么粗壮的铁棒要什么时候才能磨成针呢?老婆婆说,世上的事情只要你认真做就会办成。铁棒磨成针,功到自然成。功德圆满了,事情自然会如人意,合我之愿。祖师听了老婆婆的话,恍然大悟,于是返身而回,静心修行,从而成仙。
  这个故事我原来也听过多次,虽然在此是和仙家有关,但却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所启迪。我倒真心希望看守道观的人能把这个故事给每一位游人都讲一下,尤其是让小孩子多听听,会多有收益。
  菩萨殿前有几株紫丁香,当地人称其为龙柏,在形容花卉的香味时,有“香龙柏,臭牡丹”之说,可见龙柏之香居花卉之冠。龙柏的颜色有紫色和白色两种,紫色的以野生为多,白色的以庭院栽种居多,白色的香味更甚于紫色的。老于说在祖师殿前还有一株紫丁香,可以称为“龙柏之王”呢。
  我听了兴趣更浓,于是拾级而上,来到一座大殿前,这是灵官殿和土地祠合二为一的大殿,上有“五台山”三个大字。土地爷须发皆白,慈眉善目,灵官爷红脸黑须,双目圆睁,两人相视而坐,倒也相处平和。穿过大殿,果然在院子当中看到了一株高大的紫丁香。这株紫丁香有三米多高,满院洋溢着扑鼻的花香。我不由地想起了《红楼梦》里的那句“嫩寒锁梦因春冷,花气袭人是酒香”的对联。今天的却是实实在在的花香而非酒香,但花香亦醉人呢!紫丁香本是灌木,但却在此长成了乔木,这不能不说是一奇。据当地林业部门挂的文物保护树的牌子上说,此树已有六百多年的高龄了。据此推算,那至少也是在明永乐年间也就是明成祖朱棣当政的时间栽种的,当然也不排除这株紫丁香是野生的可能。紫丁香的枝干虬枝错节,变化多端,尤如一条巨龙欲冲天腾飞,当地人称丁香为龙柏,实在是非常恰当而且十分形象的比喻。
  1920年12月16日,海原发生了8、5级大地震,据1921年4月7日《中国民报》报道“此次地震之烈为中国有史以来所未见,被震之区,计一万五千方英里,自泾州以西至会宁,自海城以南至秦州,三百里以内之地均受影响……估计地震区域内人民死者三分之一,计不下廿万人。”可见这次地震之破坏程度是相当大的,死伤也是很惨重的。五台山的道观也在地震中被震毁,建筑物倒塌之后,屹立在五台山顶的紫丁香失去了屏障,完全暴露无遗在狂风暴雨之中,它的主干和两条支杆因无法承受风雨的狂暴而折断,但其余部分却仍然在岁月的风雨中顽强地生长着。我仿佛看到,那弯曲的枝干在和自然灾害进行着坚强不屈的抗争,虽然枝干被折断了,但它的灵魂未灭,信念未灭,在穿透了数百年的风和雨、雷和电、血与火之后,它已不仅仅是一棵树,而是五台山的精灵了。感动了天,感动了地,更是感动了人。
  我们好不容易才从紫丁香的芬芳里醒过神来,唯恐怠慢了祖师爷,便上前拜见。祖师爷脚踩龟蛇二将,目光深遂地望着远方。左右有马、赵、温、岳四大帅神为其保驾护航。祖师右边站立着周公,左边站立着桃花女。周公解梦,桃花女禳解。当地人有“周公会解不会禳,多亏桃花女贤良”的说法。两边的壁画上是说的祖师得道成仙的故事,其中也有铁棒磨针的故事。
  我们又分别拜见了三官殿和三霄殿,五台山堡内的建筑都是近年来新建,由当地几位德高望重的乡贤发动群众所建,能有今天的规模还是非常不容易的。老于说五台山是先有堡子后有道观的,而且这道观还有一个奇特的传说。
  我连忙问是什么传说,老于给我说了这个故事。
  祖师殿原来是建在鸡头山的,鸡头山也就是蒿子坪村的园树梁。有一次,福、禄、寿三仙从这里路过,便和祖师开玩笑说,你不住五台山,偏爱住鸡头山。祖师说,这有何难,我今晚搬迁就是了。晚上附近村庄的老百姓都梦见有人要借牲畜,说是要驮东西。天亮鸡叫前又都梦见说牲畜已经还回来了,为了让牲畜都能恢复体力,还给每头牲畜都给了一点药草,贴在了牲畜的耳朵背后。早上老百姓起床后看见自家的牲畜都是大汗淋漓,一看耳朵背后果然都有药物,其实都是一些香灰。就这样,祖师爷一夜之间就把祖师殿从鸡头山搬迁到了五台山,由于天亮前鸡叫了,有两件物件没有来得及搬走,一件是一通石碑,一件是一棵梨树。正在拔梨树时,鸡快叫了,祖师一看时间来不及了,就折下了梨树上的一根树枝,插在了喇嘛咀上。现在鸡头山上的那棵梨树还有点倾斜,就是当时拔的歪歪斜斜的。所以说鸡头山上的梨树和喇嘛咀上的梨树是姊妹树。
  鸡头山上原祖师的石碑到现在还在,但已经辨认不清石碑上的文字了。老于说,解放前的时候,胡家山村的胡自兴把石碑背到了自家的院子里,结果看到上面有两条白蛇盘在上面,就又把石碑背回原地了。后来,蒿坪子村的于贵也把石碑背到自家院子,想在上面打胡麻杆。当地人把胡麻收割之后,把胡麻杆放在石头上面使劲敲打成麻丝,然后用来捻线做成绳子等生产和生活用品。结果同样也看到了石碑上有两条白蛇盘在上面,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打石碑的主意了。石碑的石材是绿质板岩,可惜的是字已磨损的看不清了。村上修电磨时,石碑被埋在了土里,那时也无人关注此事,一直到现在都在那里埋着。现在想来,埋着的不仅仅是一块石头,也是五台山祖师殿的历史。
  其实能够说明五台山道观历史的,还有一只铁钟,但同样可惜地是此钟也在1958年大闹钢铁的时候被砸烂炼了铁。据老石说,这口钟当时铸造好后,工匠来到五台山挂好后,对道观的人说等他走到秦州城之后再敲击才行,这样钟声秦州城都能听见。工匠走了之后,道观里的人估算着时间,那时没有钟表,只能靠自己的揣摩了。大家虽然也急着想听一听这口钟的声音到底如何,但都在心里暗暗算着时间,有一个冒失鬼估摸着工匠到了秦州城了,实在按捺不住了,于是就敲击了一下铁钟,这时正好走到三十甸子的工匠听到了钟声,他叹了一口气,转身面对五台山说,可惜钟声最远也就只能传到三十甸子了。
  站在五台山上,极目远眺,只见连绵起伏的群山翻滚着绿色的波浪,雨不知不觉的停了,群山如洗,一片苍翠,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里无比地舒畅。播放的道教音乐尤如天乐,萦绕在耳边上,又如净水流淌在心里,让人心里格外的宁静。
  我从四面看了一下,五台山堡的城墙保存的非常完好,在那些兵荒马乱、动荡不安的年代,没有一座堡子能够不受一点兵匪的侵扰,难道五台山堡能够例外吗?老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说,民国年间,白朗的队伍打到了这里,北六庄的老百姓纷纷躲进城堡里避难。白朗的人马先后攻破了白家沟堡、蒿坪子堡、胡家山堡,伤亡了六十多名百姓。到达五台山堡时,带队的头领远远地看见堡子上升起了两盏红灯,红灯发出了两道红光,把城堡罩着,城头上有一位长胡须老人在来回巡视。头领说这是土地爷显灵了,是神在保佑着五台山堡,于是下令撤兵,五台山堡内的百姓才躲过了这场灾难。
  白朗的队伍是民国三年(1914年)4月28日攻占张家川恭门镇的,5月5日,白朗军击毙了秦州总镇马国仁,攻破了天水县城。6月8日,经过清水、两当退出了甘肃境内。可能就是在5、6月份在五台山一带活动过。
  其实同样的故事在其它城堡里我也听到过,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这也使我明白了为什么许多城堡里要修建寺庙或者道观的原因了,百姓在无力保护城堡、保护自己的时候,常常把最后一线希望都寄托给神灵了。
  在祖师殿的后面,还有一棵杏树,也有三百年的历史了。由于杏树在城堡边上的缘故,西风经常刮过来,竟然把树吹歪了,树身宛如一条腾跃的巨龙,整个枝节向鸡头山的方向斜逸而去。在这里,虽然天气不是太好,但我们还是能看见鸡头山上遥遥相望的那株梨树。在这里我发现,凡是在山头上生长的树木,都已经被自然改变了原来的形状,经过风吹、日晒、雨淋、雷击、电烧之后,变得疮痍满目,但在那些断裂的、歪歪斜斜的饱经沧桑的树身上,我们仍然看到了生命的风骨和生长的力量。
  回来的路上,油菜花、玛瑙等各种各样的花儿在微风里不断地向我们招手致意,芬芳的花香挤进了车窗,让我们寻找到了一种久违了的大自然的清新怡人的气息,更是回归了内心的宁静与平和。
  贾家堡
  贾家寺虽然是一个小村庄,但近些年来知名度却很高,这不仅仅是村里有一座涌泉寺,更重要的是村上的新农村建设搞的好,好多村民的居住环境已经不亚于城里人了,因此贾家寺村经常是上级领导和媒体关注的一个点。和新农村建设、涌泉寺相比,位于村后山上的贾家堡就显得落寞多了,虽然它和村子相距不远,但好多年轻人甚至都没有去过城堡内。一些在山上种地的村民,经常在古堡城墙下面的小道上经过,但也很少有人进去看一看。在村民们看来,古堡似乎是一个和他们毫不相干的东西了,大家都叫它堡子,甚至于可能没人知道这座古堡的真实名字了。
  贾家堡虽然在村里看起来很显眼,但要找到一条上山的路并不容易,我在村里走到山脚下,看到前面有一对拿着着农具的中年夫妻,看样子是要到地里干活去,我快步上前,向走在后面的妇女问路,她说正好他们也是到山上去的,她家的地就在古堡的后面,让我跟上他们走就是了。我自然很高兴,便和他们一起上山。丈夫走在前面,话不多,妇女走在后面,比丈夫了解的事情还要多,于是我们一路走一路聊天。妇女说在贾家寺附近山上,还有几座堡子,这点我在地方志上得到了印证。在大、小寨一带,还有郭家庄的郭家庄堡、西山坪庄前峰的西山坪堡、董家坪庄后山的八台堡等几座堡子。她还说贾家寺的古堡还有内城,比其它村上的古堡都大,保存的也很好。由于我们走的都是小路,很陡,女人走了一会儿就跟不上了,让丈夫等她一下,让她意外的是我走起山路来还能跟上他们,而且看起来也不是很吃力,我说我经常上山锻炼,自然不是太吃力了。
  一路说着话,不知不觉就到了古堡前,古堡有一个南门,自然已没堡门了,只是一个豁口。我和夫妻俩告了别,感谢他们为我引路。他们走了以后,我进入古堡城内,果然这是一个有内外城的古堡。外城不是很大,但内城的城墙很高,还有一座马面。内城的城墙上有一个豁口,但下面很高,上不去,我不知道这是进入内城的门呢还是后来被人挖开的。堡子内很平坦,我找不到进入内城的路,便从城墙的南面绕到了西边,南城墙下有一条路,可能是后来为了走地里方便而开挖的。西城墙上也有一座马面,西北角上有一座角台,内堡是一座长方形的堡子,我绕到北面的城墙下,城外是一片荒草,有些地方的草几乎和我一样高,我最怕的是突然窜出来一条蛇咬我一口,所以我就快速走路,这样好像安全些,当然这是一种心理作用,对于防蛇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我在堡子的四周转了一圈后,感觉到贾家堡保存的还是比较好的。因为我在民国时期的《天水县志》上看到的记载是“贾家堡,在贾家寺西山,创始不详,废。”这说明在民国时贾家堡已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在西南角上,有一个豁口,可以进入内城,我在城内一看,感到有点吃惊,城堡里的面积很大,要比外城大三四倍之多,城内的地面很平整,北城墙上还有残存的女墙。贾家堡东西长约二百三十米左右,我找了一个地方爬上了城墙,站在了分隔内外城的城墙上,在这里看外城很低,如果敌人攻进了瓮城,城堡里的人可以站在城墙上,关门捉鳖,居高临下地打击敌人。
  古堡一般主要由城墙、城门、瓮城、角楼、寨壕、马面、女墙、地道等构成,堡墙一般厚度5米到8米,高十几二十多米不等,其形状以方形,长方形居多,兼有圆形和椭圆形,也有一些根据山势地形而建,呈不规则形状。修建时一般就地取土,取土之地也就成了壕沟,而且增加了城墙的高度。修城时研土块为粉沫,用筛子过滤之后,一层一层地铺在两片木板之间,洒以盐水,用石础击打或用木夯夯实。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天水农村比较贫穷的地方还用此法夯筑院墙,此法夯筑的土堡十分坚固,水浸不进,火烧不透。城堡面积视村庄的财力物力和人数多少而定,最小的有几千平方米,最大的达上万平方米。城门一般或二门、或三门,还有四座城门的。堡子一般只有一个门,但有些门建有二至三道的,这样敌人不易攻破。最大程度上减弱了敌人的进攻力度。瓮城又称月城,多呈半圆形,也有一些呈方形或者矩形。月城的城门要与主城形成一定角度,即偏开,这样迟滞了敌军对主城门的攻击速度。当敌人攻进瓮城时,守城者可以居高临下,从几面形成交叉攻击网络,然后瓮中捉鳖。瓮城的设置可以有效地阻止敌人的攻城速度,增加城堡的防御能力,有效地消灭敌人。宋代《武经总要》中如是描写瓮城:“其城外瓮城,或圆或方,视地形为之,高厚与城等,惟偏开一门,左右各随其便。”马面也称为敌台,因突出城墙外观如马面而得名,有长方形和半圆形两种,其作用主要是消除城墙下的死角,以利于防守者从侧面攻击城墙下的敌人。角楼建在城墙的四角突出的墩台上,这里视野开阔,能够居高临下瞭望远方。寨壕是修建城墙取土时在城墙周围挖掘的壕沟,不仅增强了城墙的防御能力,还具有排水的功能。女儿墙在古代时叫“女墙”, 就是指城墙顶部筑于外侧的连续凹凸的齿形矮墙,以在反击敌人来犯时,掩护守城士兵之用。有的垛口上部有瞭望孔,用来瞭望来犯之敌,下部有通风孔。宋《营造法式》上讲的是:“言其卑小,比之于城若女子之于丈夫。”女墙后来演变成一种建筑专用术语。
  古堡上只有我一个人,我想在周围再找一个人,进一步了解一些有关贾家堡的情况。等了半天,好不容易才看到过来了一位放羊的老人,但他除了知道这是“闹过回回”的之外,就再也说不出点所以然了,我感到再等下去希望也不大,就下山了。
  我一直有一个疑问,贾家寺村上的人并不多,为什么要建一座有别于其他村庄的这么大的城堡哩?
  我原以为贾家寺的人都姓贾,但在村子里却看到了一座李家庙,虽然是新修的庙门,看院子里的一株柏树,也有点历史了,一打听,村子里还有李家人。村子中有一道水沟,南面是李家人居住,北面是贾家人居住,村子里人到现在经常说贾家那面,李家那面。
  我来到涌泉寺前,在寺院的门前的右侧,有一眼水井,这就是那眼泉水,据说当初泉水很旺,水一股劲儿地往出涌,因此大家便都称之为涌泉。寺前原来是秦州通川入陕的要道,往来客商和行人不断,寺院在涌泉旁放了一只水瓢,供行人自己舀水喝,以解旅途的干渴。泉水前有一株大柳树,柳丝依依,犹如一把巨大的遮阳伞。
  我走上台阶到了涌泉寺门前,只见门两边有一副对联:“晨钟暮鼓警醒世间名利客;经声佛号唤回苦海迷路人。”可惜现在的人已经很难回归内心的平静了。我进了院子,有一个人迎了过来,聊了一会儿,得知他是当地庙会的会长,姓李,平时也就住在寺院内。我问了一下古堡的相关情况,他说古堡里在五几年(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还有房,一家人一间房,他还经常在里面“藏回回”呢,大家说起白狼都很害怕,因为狼吃人呢。他还一直以为白狼是一只狼呢?我说白狼其实是一个人,他的真名叫白朗,由于统治阶级的宣传误导,老百姓都叫他白狼了。白朗是河南宝丰人,当时他的起义军曾打到了天水一带,对地方上的骚扰也是很大的。
  村名以寺名相称呼,说明寺院应该早于村庄了。李会长说村子里原来有一棵很粗壮的柿子树,要四人合抱才能合拢,可惜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被砍掉了。村子里的人都流传着“先有柿子树,后有贾家寺”的说法。寺院肯定是贾家人修建的,这点毫无疑问,但是现在村名叫贾家寺,寺院叫涌泉寺,据李会长说,涌泉寺始建于隋末唐初,经天顺、洪武、康熙年间三次重修,香火很旺。1995年,他在墙角下挖出来了一通石碑,上刻“灵感观世音菩萨,圣金山涌泉寺之地。洪武十二年四月初一日立。弟子贾思敬。”这说明了在明朝时这里就叫涌泉寺了。这通石碑在墙角下摆放着,为了让我看清上面的字,李会长舀了一勺水,泼了上面,这样看起来比较清楚一点。立碑之人贾思敬被村子里的贾家人当成家神敬奉,据说被封为“将军”,当然这个将军是封的神,而非真正意义上的将军。
  涌泉寺原来是一座道教和佛教合一的宗教场所,在同一个院子相处,后来分建了一座涌泉寺,一座涌泉观,分隔到了两座院子里,各有各的山门,但涌泉寺和涌泉观在后院里仍然相通。由于涌泉寺坐落在原来的地方,看起来香火要旺盛一点。
  我在《秦州区志》上看到的记载是:“寺始建于明洪武二年(1369年),这大约也是根据那通石碑来说的,虽然我再未找到相关的资料来佐证,但涌泉寺的院子里,有五棵柏树,据寺内新立的石碑上说,直径有1、5米,比天水庙的古柏还要粗壮,我在方圆百里还没有见过这么古老的柏树,这也足以说明涌泉寺悠久的历史了。
  涌泉寺内还有一块陨石,上面有花纹,也是宝贝。古柏、陨石、泉水已构成了涌泉寺的三大宝,也是镇寺之宝,因此上涌泉寺有“五柏一石一眼井”的说法,不过好多了听了以后都误以为是当成“五百一十一眼井”了。
  我和古堡
  在我老家的南山上,坐落着一座古堡,我坐在院子里都能看见,我记得小时候去过一次,但已经没有一点印象了。多少年来,每当看见它,心里就充满了一种好奇、一种神秘的感觉,还有一种既是亲近又很遥远的情感。
  我们村子虽然在川道,但也有一座土城堡,在和平年代,由于它已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因此都被村民挖土垫了猪圈。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一段城墙,小时候我们经常在城墙上玩捉迷藏、打仗的游戏,虽然不知这些古堡的作用和用途,不知古堡的城墙下曾经渗透了多少殷红的鲜血,不知古堡周围埋藏过多少死难者的尸体,不知恐惧和绝望曾经如何弥漫过古堡。但对于生活在乡村的我们来说,古堡成了童年的乐园。我们爬上高高的城墙,我们进出于古堡的豁口,我们躲藏在古堡的草丛,我们追逐着无拘无束的自由和快乐。所有这一切,虽然对于步入中年的我们来说,已经时过境迁,但曾经的记忆是那么深刻,曾经的童年是那么的快乐,当我们了解了古堡的真相时,心里又是多么的吃惊和感叹。所有这一切,都成为我后来探讨古堡秘密的动机所在。
  天水古堡大多分布在山头上,交通不是十分地便利,有许多都是只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往堡内,除了种地的人偶尔经过之外,平时根本无人问津和关注,好多堡子人们都已忘记了它们的名字,好多古堡都被称为堡子或者堡子山,这也给我的探访带来了一定的难度。我在双休日、节假日时,只要有时间,我便背上相机去那些被人们遗忘了的古堡里探寻历史。当我站在那些残存的城墙前时,感觉到战乱的残酷无情,感觉到岁月的变幻莫测,感觉到历史的沧海桑田,感觉到我的选择是多么的必要。
  凭心而论,以我的时间、精力、能力是根本无法探访完五县两区的一千多座古堡的,我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拍摄了一小部分,而且这一部分不一定是保存最好、最有代表性、知名度最高的。但我希望通过我的宣传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以期让更多的人关注天水古堡、保护天水古堡、研究天水古堡、开发天水古堡。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引起政府和有关部门的重视,对天水独特的古堡文化资源进行挖掘和保护,能够成为天水新的旅游资源和文化景观,以期让这些古堡作为历史的产物唤起人们对于时代的了解和认知,对于现代生活的珍惜和热爱,那么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责任编辑:马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