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证 -
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会员中心 | 退出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热点:天水 天水市 麦积 中国 甘肃 北京 男子 工作
联系电话:0938-8234777 在线QQ:200909385
首页 > 人文天水 > 天水名人 > 正文

刘田家:甘肃唯一的十八大农民代表

冬至刚过,天气非常冷,在曹石村党支部,党的十八大代表刘田家侃侃而谈。说到村里目前正在思考如何搞好文化建设时,他显得有些激动,声调也高了八度,连比带划的热乎劲竟一时让人忘记了屋外寒意正烈。
  刘田家是天水市麦积区伯阳镇党委副书记、曹石村党支部书记,去年9月17日当选为中共十八大代表,是全省惟一当选十八大农民代表,也是我市惟一一名党代表。为了将天水约16万党员370万人民的嘱托带给党中央,赴京之前他可真是做足了功课,先后深入到天水市4个县区、25个村就党的基层组织建设和农业、农村工作进行深入调研,写出了长达2万字的调研报告。
  此行,他下定决心要就进一步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农村、农业工作大力建言献策。
  “预备会分组讨论前两天没发上言,可把我紧张坏了,完不成使命,有何颜面回家。好在最后一天被我瞅准机会,先占了一个麦克风。原本给每个代表的发言时间是7分钟,我一口气讲了17分钟,结果代表团没发上言的同志会后捶着我的脊背说,好你个刘田家,可真有一套!”回忆起在人民大会堂参会的经历,刘田家依然无法抑制其兴奋之情。
  既是憨厚淳朴的农民,又是大名鼎鼎的大能人,刘田家在当地老百姓眼里可谓胜过任何一位明星,也因有他,才使曹石村从昔日一个人均收入不足百元的后进村一跃跻身富裕村行列。而每当说起他的骄人业绩,他却总是淡淡地说这一切都是党和政府的关怀和全村人民共同努力的结果,不是他一人所为。
  天水麦积区伯阳镇曹石村,坐落在海拔1400多米、坡度50多度的半山洼里,是一个典型的干旱村。上世纪80年代实行大包干后,虽然村里500多人的温饱基本解决,可村民们还是穷得叮当响,住的土坯房、吃的杂粮面、走的羊肠道、花的救济款。当时村里的两委班子也基本瘫痪,群众人心涣散,贫穷的帽子“越戴越牢”,时任村主任看到这种情况,干脆撂挑子不干了,村里没人愿意主动担当,村干部就只好轮流“坐庄”。就在当时,已是年收入四五万元的养鸡专业户刘田家经不住老支书的再三恳请,临危受命,在没有任何报酬的情况下挑起了这副沉重的担子。
  这一干就是25年。
  他说,他起初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岗位耗费毕生精力,刚上任两三年间还一边工作一边照常养着鸡,结果什么事也没干成。刘田家说他思想的成熟与转变其实来自与一位老支书近一个小时的谈话,是老支书的语重心长让他的心灵受到震撼,对几十年的成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一定要把这个工作干好,否则改变不了村里的面貌,没水,没路,曹石的子孙后代只能辈辈受穷”,刘田家暗暗给自己立下军令状。
  挑上这副担子后,刘田家首先从改善生态环境入手种树。他说,那个时候曹石村的生态环境极为恶劣,遇到刮大风,地里的庄稼甚至会被刮倒。与大自然进行顽强抗争,1989年底,一条长5公里、总面积1400亩的护风林带从村上的山梁上蜿蜒而去,困扰曹石人多年的风患得到了彻底解决。1993年底,刘田家又带领曹石人修了3条15公里的通村公路和9条27公里的田间公路,实现了通村道路网络化。时至今日,又有谁能知道曹石这光鲜的变化背后,当年的刘田家面临着怎样的重重压力。乡亲反对,家人反对,郁闷之情无法诉说之时,乡间小路时常会出现他孤独徘徊的身影。
  一直以来,曹石村种植结构比较单一,广种薄收,经济效益差。刘田家和乡亲们商量,把发展目标锁定在种果树上。他和村里的党员干部率先在自家地里种上了果树,村民们一看干部都种上了,也就都放心地开始种了。
  发展致富的道路开始明朗。乡亲们由起初的质疑到越来越信任这个毫无私心、干事大刀阔斧的好支书,刘田家的工作也变得越来越顺畅。如今,曹石村果品种植总面积达到2300亩,生态林1800亩,果品收入700余万元,户均6万余元,最高的农户达26万元以上,果品收入占群众收入的90%以上,村级集体积累也由零增加到100多万元,集体资产达到550多万元。
  漫步曹石村,一排排楼房拔地而起,家家住上了新楼房,许多人开上了小汽车,五保户也都住进了温暖如春的敬老院。村委会对面的村民活动室,健身器材、农机超市、农家书屋、信用社代办点、计生服务室一应俱全。生活条件得到改善的同时,也为曹石村带来了诸多荣誉。近年来先后被省、市、区委命名为“先进基层党组织”、“五个好村党支部”、“全省新农村建设试点先进单位”、“全省农村党的建设示范点”。刘田家本人2005年也被甘肃省委授予“全省思想政治宣传工作先进个人”荣誉称号;2006年6月被中组部授予“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荣誉称号。
  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指出:“要推动城乡发展一体化。解决好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城乡发展一体化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途径。”刘田家说,整个报告只有在这里用了“重中之重”。那一时刻,他感到了当农民光荣,当农民幸福。
  “抓经济我信心十足,眼下最大的愿望便是搞好曹石的文化建设。”刘田家陷入沉思。
  其时,窗外洋洋洒洒飘起雪花,为赶在道路结冰前安全返回市区,记者一行匆匆告别。途中,漫天飞雪飘落在曹石村四周的树林上,衬的这座大山宁静而鲜活,这一幕不由让记者怦然心动:生活在这里的刘田家和他的村民们不正是拥有大山一样的淳朴与坚韧,才得以让曹石村焕发出如此蓬勃的生机吗?

责任编辑:n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