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期:“陇上访谈”:天水古琴制作大师熊尚德

开始时间:2012-08-07 03:08

在天水,熊尚德是古琴制作行业的一个标杆。他不仅坚持用手工制琴,而且对沿袭了几千年的古琴弊端进行大胆改良,将传统古琴挂弦落后、雁足拴弦繁琐、琴轸调弦不易、操缦费时...

0
熊尚德熊尚德,汉族,生于1948年,甘肃省工艺美术大师、甘肃省副高级古琴制...
  1. 主持人:熊老师您好,您是天水市古琴制作行业的代表,亲历见证了天水古琴的发展,请您先讲讲天水古琴的历史好吗?

  2. 熊尚德我父亲是搞雕刻的,刻字、刻印,他的师傅叫许佩仓,算是我的师爷。他不但会刻字,还会做雨伞,还会斫琴,我说的这些事情是旧社会的事情。听我父亲说,古琴那时候在天水要的人很少,主要以刻字为主,但他手里有两张画的“伏羲式”和“仲尼式”的古琴的图纸,在一张纸上画的,这是以后我得到的,我父亲后来把这些东西都交给我了。这张图是在宣纸上,用毛笔画出的琴的尺寸和部位,一直在家里放着,和一些字画在一起放着,也没有做过。

  3. 熊尚德天水流传下来的琴都是用大漆漆的,像北门张家就曾有过几张古琴,我也看过。还有我修过的两张天水的“仲尼式”古琴,焦尾那里坏了、朽了,我给修理了。不过琴比较窄、比较薄,不是很大气。古琴还是要大气,要有美感。

  4. 熊尚德据说以前制作古琴有讲究,琴长是三尺六寸五至三尺六寸六之间,代表一年有365天或者366天,十三个徽代表十二个月加上闰月就有十三个月,还有琴首宽四寸代表四季的,其实就是一种牵强附会。琴和琴样子不一定完全一致,但是制作出来的琴的音色要达到一定标准。

  5. 主持人: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古琴并且自己动手斫琴的呢?您对传统古琴的改良是怎么样的?

  6. 熊尚德我小的时候,就跟随我父亲学习刻字,学木雕。我父亲的圆雕,立体的圆雕雕的很好,不光在木头上雕,石头上也雕,算是家传。到了十几岁,就跟着我师傅吴尚仁学习木匠,当时就做过木雕、制琴这些。再后来参加工作,从事的也是木工、木模工作,后来也与董晴野老师合作过,加工制作古筝、古琴、二胡等乐器。

  7. 熊尚德到了90年代左右,我那时候在干模型,我自己的专业是木工、模型、木雕,平时还做一些机械设计。那时有人找我修琴,因为我是木工,有几个北道的老师,弹的都是旧琴,琴坏了拿来我就修了,修了之后他们还觉得满意。从那以后,我想自己家里也有图纸,就拿出来和其他人的琴对照了一下,结果都不一样,因为以前做的没有一个统一的尺寸和标准,这是指的琴腹腔的厚度、龙池、凤沼、音巢、韵巢等等,这些的深浅、宽窄都不一样,我就把我的图纸拿出来看了一下,那个图也画的粗糙,有些地方标的也不是很清晰。

  8. 熊尚德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做了个古筝,因为女儿是学古筝的,就开始做古筝、古琴、修琴。刚开始做的是传统的样式,做的过程中有弹琴的人说,古琴在操缦的时候,定音、上弦、定调的时候太费劲了,若是有一根弦的音不准,调的时候如果过头了,琴弦就绷断了。古琴上低音的四根弦在一个雁足上绑着哩,高音的三根弦在另一个雁足上绑着,断了一根弦,就要把其中的一组全部拆开,拆开就要重来。有时候为调整这根弦要花费一天的功夫,还不一定能弄完,还不一定弄得准。这时候我就想,能把这个东西改一下就好了。后来我到乐器厂去了一趟,见到一本乐器杂志,上面说古琴是我国古老的民族乐器,有着几千年悠久的历史,但是美中不足的就是挂弦太落后,调弦太原始,音量太低,制约了古琴的发展,这就是杂志上的原话。

  9. 熊尚德北京乐器厂当时也在改良,国家相关部门责成北京民族乐器厂将这些不足进行改良,当时有位樊汝武是北京乐器厂的工程师,他弟弟是天水师范的老师,最后我才知道的。当时成立了一个改良小组,改良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成功,最后无声无息了。最后我改良成功了,樊汝武也很惊奇,说我们一个厂子那么多人都没有成功,你竟然成功了,我要来看看,专门从北京赶来看了一下。他感叹道:改得合理!他们都没有想到。我当时是想了十几种方案,用了十几种办法,才最后确定了这一种,后面也一直在改进,逐渐地定下来了。当时有杂志介绍说,广东民族乐器厂也在进行改良,但是他们的改良没有得到专家的承认与肯定。当时人家的在前面,我的在后面。他们是把古琴的调音的地方,上弦的地方,用的是吉他上面的蜗杆涡轮,把那种蜗杆涡轮用到琴的后面了。琴尾上用一块铁板上焊了7枚螺丝,固定到背板上,把琴弦勾到上面。专家认为这是把西洋乐器的东西用到中国传统古琴乐器上,有些不伦不类。

  10. 主持人:您改良的古琴主要改动了哪些方面,在音色、外形、演奏等方面有什么自己的特点,改动后对音色有没有影响?

  11. 熊尚德传统的琴定音的时候靠的是琴轸,来回调整琴轸,拉动绒剅,琴弦也就越紧了。挂弦的时候,是把琴弦绑在两个雁足上,很落后的,而且挂弦的时候不容易拉紧。一根琴弦出了问题,就要把一组全部解下来,调音的时候很麻烦,而且也不好看,不美观。因为我在做琴,当时看了别人做的这个,就猛一下理解了,把琴轸做成可有可无的,主要用来拴琴穗,后来我设计中增加了额盖,下面大上面小,容易放进去不容易掉出来,把几个调音的拴弦轴全部放在了里面,等于把这些放进盒子里了,不仅更加美观,而且调音更加方便。

  12. 熊尚德再一个传统古琴弹奏时放在桌面上容易打滑,我在雁足上增加了钢琴上的皮垫,我给用在上面了。以前弹奏时需要垫上沙袋或者橡皮,改良以后,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也不需要将琴首伸出桌面了。总共解决了这几个问题,一个是琴弦缩短了,古琴放在桌面上也不打滑了,调音省事了,挂弦不再繁琐而且美观了。废除了绒剅和琴轸调音,去掉了弦头绳头结,结束了雁足拴弦的历史,告别了沙袋垫琴。这次已经是第四次改良了,我改进之后,琴尾的地方加了一块板,这个是一板多用,又能挂弦,又能做龙龈,弦就在上面枕着。

  13. 熊尚德我把没改的和改良过的琴挂在一起,让弹琴的人来看有没有什么变化,结果一看觉得都没区别,他们都没有看出来,这就对了。

  14. 熊尚德改动后音色倒比原来好了,现在条件好了,卡尺这些工具都较齐全,每个腹腔里的尺寸都不一样,以前的人没有这些工具,很难量准确。所以古琴很多,真正的精品不多。

  15. 主持人:斫琴要经过哪些比较重要的步骤呢?

  16. 熊尚德一个是选材,选择材料一定要好。一般选择就是桐木,白松、杉木也可以,还要将木材进行干燥,不然做好之后可能就裂开了,也有可能就收缩了。木性和其他材料不同,别的是热胀冷缩,木头是热了就缩了,冷了它就胀了。然后再进行制作、上漆。天水这边一般选材使用桐木,杉木也有,但是杉木裂缝比较多,不稳定。用的杉木是什么木头呢,其实就是老的木头电杆,大部分都是裂缝,不好用。

  17. 熊尚德选好材之后,就要考虑做什么形状,定好样子,就开始推板、划线、铲腹腔、圆外圆,装配改良的装置,大的外形做好之后再开始制作外观的部分,焦尾、岳山、龙龈、雁足、足池等等,就要装饰这些东西。

  18. 熊尚德包括这些穗子都是我们自己做的,传统的穗子也有讲究,每一个单股的穗子都是由一根丝线编制成的,是回头穗,这是传统的回头穗,纯手工编织的,琴上用的就是这一种。这个可以拆开来看,保证是一根完整的丝线。

  19. 主持人:斫琴很费时间吧,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呢?怎样才算是斫出一张好琴?

  20. 熊尚德我和孙老师年龄都不小了,加上徒弟张涛,我们三个人一起干,一年下来,最多也就是20张琴,要是一个人干,最多也就是10张琴。再一个漆活也要挑时间,太热、太冷都干不了,要等合适的时间。

  21. 熊尚德古人总结古琴有“九音”,“九音”过半就算是好琴了,衡量一张琴的好坏有九个标准,清、脆、透、秀等等,要想都全了很困难的。

  22. 熊尚德斫琴时如果琴面不平,弹起来就容易沙音了,最容易出现的三个毛病,一个拍板,一个是抗指,再一个是沙音。古琴的韵味怎么出来的,就是腹腔里面薄厚不一致,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薄厚。这里有个调音的架子,把这个扣到上面,调试一下,就知道沙不沙音、拍板不拍板、抗不抗指,用这个来调。要没这个东西就只能装弦,把琴弦装上,不合适的话只能再拆掉。这里有个龙龈,弹的时候就要看这个高度,高了就是抗指了,低了就叫拍板了,琴面不平了就叫沙音了。

  23. 熊尚德开始做的琴肯定没有后来的好,现在的要比以前的好,越来越好。以前的琴做的也比较细,但是可能音色上把握的不像现在更加精准,款式可能有些太先进了,古琴还是要老,越古朴越好。

  24. 主持人: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与孙兴茂老师合作的,当初怎么考虑到将古琴制作与天水雕漆结合起来?天水古琴与雕漆天衣无缝的结合后会形成哪些独特优势?

  25. 熊尚德我和孙老师从小就认识,也经常在一起,我把琴做好之后就让他去刷,刚开始我自己也试着用腰果漆刷过,效果就是不行,退休后开始正式斫琴就和孙老师一起合作了。以前也一直利用业余时间在做,做些二胡、板胡、工艺品,那时候我母亲有病,得的是癌症,花费很大,看不起病,全都靠我们这样额外挣点钱养活着。

  26. 熊尚德具体斫琴还是我做,做好之后由孙老师漆,漆活由他来干。现在孙老师身体不太好,漆活基本上由徒弟张涛在做。外地有一些制琴的,用的是腰果漆,腰果漆是化学漆,结果漆完琴之后,专家不承认,认为不是大漆的琴不是真正的古琴。也有的买的是大漆,但是属于小木漆,小木漆比较轻,刷上去之后没有厚度,不饱满。这里有张琴是去年刷的,刚刷上时没这么亮,放了一年就越亮了。

  27. 熊尚德有些做琴的不懂得用大漆漆琴,很早的时候我见过有位北京的琴师斫琴,使用的就是腰果漆,我问为什么不用大漆,他说对大漆过敏,其实主要是不好刷。大漆需要合适的温度、湿度和气候。我还了解有人斫琴上漆时是擦漆,用棉花找些布包起来,一点一点擦上去。天水是全国极少数使用大漆漆琴的,扬州等地很多都是用的腰果漆。大漆造价高,而且制作工艺繁杂,成本就上去了。

  28. 熊尚德其他地方有些没改良的琴,就是在雁足、琴轸等部位上使用玉石,做徽时使用金箔片等等,在材料上和款式上有些变化,古琴的款式总共有50多种,真正能用的也就是20多种,有些太花哨的对音质有影响。

  29. 主持人:有没有统计过自己总共做了多少琴,现在来您这里订做古琴的都有哪些地方的人?后来又是怎样与董晴野老师一同合作制作天水古琴的呢?

  30. 熊尚德这些年做了可能有几百把琴,也没有具体统计过,曾有人建议我,让我把自己的琴做了多少、有哪些款式、都流向哪里做个记录。我说,自己平时只是替别人制作些琴,做好了人家拿走就行了,从来没想过统计这些。

  31. 熊尚德现在主要是订做,有需要的人,就是人托人,口碑相传,就来了。最近就有北京扬州等地的来定了四把琴,别人订的时候需要什么样式,仲尼式、伏羲式、落霞式等等,就按照人家要求的进行制作。现在我斫的琴拿到扬州之后,那边的人看了,非常感兴趣,直接比下去了,那边的样式比较小器,是没有经过改良的,很多是化学漆漆的,用的是钢琴漆。咱们这个是大漆漆的,跟他们的不一样。再一个南方那里潮湿,那边的琴拿到天水这里来,非变形不可,咱们这里比较干燥,这边的琴拿过去却是好好的。

  32. 熊尚德有一年董晴野老师把一张我做的古琴带到了广东,碰巧有几位当地人来向董老师索取字画,见到那琴之后非常喜爱,最后被他们拿走了。 和董晴野老师之间其实不能算是合作,因为董晴野老师是我的古琴音质方面的监制人。董老师古琴弹得好,当时我在家中成立的一个作坊,起了个名字就叫做“古音斋琴坊”。大概是九几年,那时候我的专利刚审批下来。改良成功后,《甘肃日报》也登出来了,《天水日报》也登出来了,董晴野老师看到报纸之后才知道我。董老师就想来找我,当时我也想去找他,想请董老师帮我听听古琴的音质、音色怎么样,想让他提提意见。我改良的琴董老师听了之后,非常满意,他把他的一张旧琴也让我改良。我说,这个改不了,我只能把琴上面用的那个蜗杆涡轮给改一改,头一张改了,他觉得好用了。后面董老师又拿来自己的一张古琴让我改,这是一张旧琴。我说这张古琴价值很高,何必要破坏了改动呢,我说还是尽量不要破坏,只是打上七个孔,让那张古琴更加完美。 董老师对我也很好,有时候去找他,房子里等着很多人要字画,看见我去了,把毛笔一甩,高兴地和我说话,非常客气,那态度都不一样。董老师经常跟我说,一定要给我好好地画上一幅画,画一张雪景,他最拿手的雪景图,画一张大的,可惜始终腾不出来时间,现在董老师年龄也大了,画画也挺吃力,都觉得不忍心,后来我还送给他一张古琴。 还有樊汝武老师,他是北京乐器厂的工程师,经常来天水,他和他弟弟樊汝康都是抗战时期在天水上的国民党的国立五中,当时在天水落户了,他们都是学音乐的。樊汝武后来到了北京民族乐器厂,对古琴改良工作一清二楚。那时他已经退休了,听说我改良了以后,感兴趣的很,有人给他介绍,天水有个改良古琴的改得很好,他说是吗?我要见见这个人。经人介绍我们见面了,所以现在我们都是朋友,还经常通电话。 我当时只是做琴,对音乐不是很懂,他就主动提出来要当我的音律监制,当时还给我写了些怎样调音的方法,72律和72平均律,这都给我写过。

  33. 主持人:您打算今后怎样发展发扬“熊氏”古琴的品牌?现在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哪些呢?

  34. 熊尚德前段时间我去济南,现在他们那边在仿制故宫的旧琴和老琴,其实那种古琴只能说是历史久远,音色等各个方面不一定非常出色。他们刚开始做出来正在实验,也请我去帮他们指点一下。他们也想请我们把这些技艺传给他们,可是我们也想了,为什么不把这些手艺留在甘肃,留给天水,为什么要传授到外地去呢?他们也想给我们钱,但是这些钱我们应不应该拿,我们要凭良心。我们为什么不为天水多想想,却去扶持外地的。

  35. 熊尚德现在由我和孙老师的徒弟张涛去做,他在这里学过漆琴,现在斫琴和认漆、制漆都了解了。他们很高兴,把天水这边的一些斫琴技艺和漆艺给带过去了。

  36. 熊尚德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没有场地,租个地方的话,斫琴是个手工活,租金太贵做不出来,在具体的发展上,也没有一些扶持。一听产量太低,也不扶持你。做这个东西就是占地方,一是进来的料要有地方放,还要有烘干的地方,另外还要有斫琴的场地,漆的时候也要有场地,做好之后还要有展厅,要有个装配、调音的地方,这都要地方。

  37. 熊尚德以前有个院子是500多平方,有前后院,能堆放木料、有展厅,也有干活的地方,有刷漆的地方。现在拆迁之后搬到这里,施展不开,没有地方。

  38. 熊尚德我现在就是想让徒弟张涛学会,我也年龄不小了,身体也不太好,给他认真地教会,孙老师把漆艺也认真传授给他,让他们下一代好好地发展。

  39. 熊尚德还有现在天水本地有人从扬州等地进来一些古琴,说是我做的,我还找去更正了一下,明明从外地进来的琴怎么能说是我做的呢,人家把钱挣了我落个臭名。那琴刷的是腰果漆,不信可以做个试验,点燃一根烟放到琴上,人在一旁说话,等烟燃烧半截了拿开,吹掉烟灰,真正大漆的琴上面光亮如新,要不是大漆的琴绝对不敢这样试验。

  40. 主持人:2008年,您将自己精心制作的“伏羲式”古琴捐赠给伏羲庙,当时是出于什么考虑进行捐赠,这是一张怎样的古琴,它有什么特殊寓意呢?

  41. 熊尚德因为那时候我在斫琴,天水是伏羲故里,伏羲发明了“琴瑟”,我发现伏羲庙里面没有关于琴瑟乐器这方面的东西,我当时是不打算做这个了,就想着给伏羲庙斫张琴,做一款伏羲式的。这个琴做的比平时的琴尺寸偏大一些,如果太小了挂起来感觉不好。也有人建议做个超大的,做个两米多长的,那样也不行,怎么弹呢,就失去意义了,那就不是古琴了,就成了样子货了。这张琴只是长度略长了一点,略宽了一点,还是大漆漆的。还是由孙老师漆的,是洒金的。

  42. 主持人:现在“熊氏”古琴有哪些款式呢?

  43. 熊尚德我尝试着做了几款,有一款是用我的名字命名的,“尚德式”,还有一款“承德式”,是用我弟弟的名字命名的,当时他给我帮忙,也设计了个样子。我自己会制图,感觉自己的审美也不错,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自己能看出来。在定稿的时候也要反反复复,画好的图纸要符合要求,挂起来之后哪里有不足,就要改动,再看,再改动。

  44. 主持人:如今有没有担任什么社会职务?

  45. 熊尚德这个没有,有本地的学校要邀请我去讲课,我没去,我是嘴巴里讲不出来,没什么讲的。再一个,干这个活需要实际操作,要边干边说。不能骗人家,耽误了那些孩子,当父母的都不容易,把钱花上让孩子学东西,咱们不能误人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