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期:“陇上访谈”——天水书画院院长靳永红

开始时间:2011-08-03 03:08

靳永红担任天水书画院院长已经有6年时间。对于工作,他在万寿宫原有基础上,使书画院的硬件设施有了新变化,同时集中精力提升加强书画院的人才队伍建设。作为画家,他从油...

0
靳永红靳永红,男,1966年12月生于甘肃清水,1986年7月毕业于天水师专美术...
  1.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毕业于当时的天水师专美术系,到天水书画院之工作之前在一直清水县,请您介绍一下,您上大学之前对美术的情结以及工作之后您艺术成长经历好吗?

  2. 靳永红其实对于美术还是从小就比较喜欢,因为我觉得一个人他儿童时期接触的东西,包括他的记忆,对他以后的成长的道路包括选择都是非常重要的,有时候其实是不断地实现他自己的记忆或者是梦想的一个过程。因为我们在小时候接触最早的艺术品,最早的美的享受大概就是图画、图形,比如连环画、年画,像这些东西也算是我们小时候最主要的一种艺术生活或者精神生活,因为当时也不太提倡学习,不像现在把学习看得那么重,而且当时的艺术活动形式也是特别的有限。我所处的那个小县城,我觉得最方便、最直接、对我自己最有触动的艺术形式可能就是美术,当时搞大批判专栏,办黑板报,等等这些形式应该算是我最初的美术记忆,参加的最早的美术活动可能就是临摹连环画,这些活动可能对我走上专业道路,还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3. 靳永红我在毕业以后一直就在清水文化馆工作,其实我个人的履历是非常简单的,相对来说特别简单,现在要填空做简历的话也就那么两行,从1986年开始到清水文化馆工作,2005年调入天水书画院,但是也庆幸的一点是一直从事跟美术有关的工作,或者说是活动,这一点我觉得也是特别幸福的,就是我自己的爱好、自己的专业,和自己从事的工作,能够结合起来,这也是非常值得庆幸的一件事。

  4. 主持人:您在从事美术专业之后有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人或者事?

  5. 靳永红这个印象深刻的应该是有,但是特别深刻的好像没有。因为我们现在从事的这个工作怎么来定性它,我觉得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非常正确,我们应该是文艺工作者,或者美术工作者,我特别看重这一点,因为我们就是靠画画、靠工作来为人民服务的,而且通过这个呢也实现自己的一些理想,包括价值,现在又从事这方面的一个组织工作。其实我最理想的一种状态就是把生活跟艺术能够结合起来,你的艺术创作、艺术思考,包括你所有的艺术活动,都能够跟你的生活融为一体,不要割裂开来,能这样那可能就是非常万幸的事了。好在目前的状态就是我从事的职业跟我自己的理想,包括我自己的爱好都非常统一,我觉得比起好多人来说,我还是幸运很多。“没有上进心(呵呵)”,比较满足这种状态。

  6. 靳永红因为怎么说,这种满足他并不是说我们没有更高的追求,我觉得更高的追求可能在于精神层面。因为艺术的完善,包括成熟,这个学习的过程其实很长,个人的面目,确立的太早都不是好事,它是一个非常需要酝酿、需要发酵,有一个很长的过程。所以说有时候也得随缘,你能走多远,就看你准备得有多充分,也有一定的契机在里面。但是现在我个人感觉,目前对个人、对艺术家来说,机会很多,因为展览的名目,展览的种类,包括你推介的方式都很多。我觉得现在对每个人、每个画家来说,缺少的不是机会,可能缺少的还是自己的积累。

  7. 主持人:您能不能谈谈自己目前的积累达到一个怎样的状态了?

  8. 靳永红说一句特别矫情的话,就是我还是个初学者,还在初级阶段,我这不是客套,确实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你一旦入了这个行以后,就会发现,确实,太有点深不可测。就像罗丹说的,对那些大师确实要鞠躬的,他们用毕生的、全身的精力、感情、生命熔铸的一些成就,是我们一些后学者确实应该学习和思考的东西。虽然我现在可能也从事美术创作学习三十多年了,但是我觉得离自己所期望的那个目标,离自己所希望的成熟的面貌,还是有很大的距离的。而且在绘画中我觉得绘画它首先需要基础,差一点绘画就是个手工劳动,我是这么认为的;技术之外,需要的是感觉,但是比感觉更重要的,还是感情,艺术的创作,还是需要的感情的投入、真情的流露。但是比感情更高一级的或者说还重要的我觉得还是思想。所以说艺术创作这个积累过程,也随着你的年龄、你的阅历、你的经历,对社会、对人生、包括对艺术的体悟,不断地深刻,你的艺术才能够升华。所以说目前,我离自己设定的目标,或者说其他一些已经很成功的画家所达到的层面,确实还有好多路要走。

  9. 主持人:您做为一名美术工作者在天水工作生活,您所感受到的对自己艺术成长有利的主要方面是哪些?存在的困难是什么?

  10. 靳永红有利的地方特别多,因为天水在全国地市一级的城市里面,天水的文化底蕴、人文环境,包括群众基础都是特别好的。有些外地来的一些画家,包括一些知名画家,他对天水的文化底蕴包括收藏家的品位都是不敢低估的。这一点我觉得给我们书画家来说还是提供了非常好的土壤,但是也有一个问题,就是咱们毕竟是一个号称有八千年历史文化的一个古城,其实这个包袱也比较重,这个包袱有些是历史的,有些是无形的,也是自己心里的包袱,还是比较重。可能也限制、约束、阻碍了我们的一些画家走出去,或者说,能够走得更远,取得更大的成就。

  11. 靳永红我个人也有这样的体会,就是咱们天水书画创作虽然氛围比较好,还是相对比较封闭,其实我们有些画家、书法家的实力并不比他们差,但是我们好像都很难走出去。一个方面可能自己对自己要求比较高,另一个方面不是说中国人和犹太人是最有思乡情结的,特别有乡愁意识。反过来说咱们的艺术生命包括艺术感觉可能也得益于这一块风水宝地,好像就跟一株花木一样,离开了一定的环境,会不会枯萎?或者说会不会适应另外一个环境的成长,这其实也是一个问题,一个文化的“根”的问题,其实现在好多画家也要走出去,但是走出去走到哪个层次,你走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能不能融入到主流的文化圈子里面去,这又是一个问题。

  12. 靳永红比如说,就咱们国家的像徐冰、像陈丹青、像谷文达,这些前卫艺术家,黄永砯、张培力他们在国外,在国外他们是能慢慢介入到国外的主流文化圈里面,但这种个案特别少。在国外来说,咱们这些前卫艺术家真正能够融到国外主流艺术语境里面的人,还不是很多。人家好多都是带着殖民文化的眼光或者心态对这些艺术家,他还是有一种选择,就是“被”选择,这就是中国前卫文化的一个代表,比如政治颇普,这一类形式,究竟能走到哪一步,还需要各方面的机缘。

  13. 靳永红文化它有地域之间的差别,也有主流和非主流的这么个说法,究竟我们在哪个位置?如果有个坐标的话,我们可以参照一下,我们在这个坐标的哪个位置,我觉得应该自己,包括周围的人都应该清楚,然后可能有利于我们下一步怎样面对自己的发展。而且这对一个人成长,对于一个艺术家的成长来说,走出去并不是一件坏事情,因为这毕竟不是“武林高手”,要“闭关修行”,然后下山以后“打遍天下无敌手”,不是那样的,因为你个人成就的过程还是要熔铸在大的环境里面,不同的文化环境里面再成全你,来造就你,这个问题其实也是一个大问题。走出去,是一个积极的生活态度。

  14. 主持人:您担任天水书画院院长以来有六年时间了,请您谈谈这六年中在天水书画院工作的一些情况和感受。

  15. 靳永红谈到这一点,首先我作为一个单位的法人来说,我可以说主要做了两方面的工作。其实是一个建设、两个方面。一个是基础设施建设,然后第二个建设就是人才建设。

  16. 靳永红一个专业单位最有发展潜力的还在于人员结构,包括人员的素质,如果咱们的人才队伍建设不起来,咱们书画院的发展可能就无从谈起,因为社会对咱们画院是有要求的,因为画院是一个专业的研究创作机构,咱们美术馆也是2003年成立的,所以从分工来说,画院、美术馆的分工就会更加细致,更加专业。文化馆是面向群众辅导,美协是组织群众活动,师范学院是教学,各自的侧重点各有不同。

  17. 主持人:您在今后的书画院收藏研究建设方面有没有具体的方向?

  18. 靳永红这个有,这个每年政府在财力非常紧张的情况下,给咱们还有专项的收藏经费,当然这些钱对现在的收藏来说可以说是杯水车薪,但我们还是尽可能把这些钱用足用活。现在也通过多少年的努力,把咱们近现代历史名人、包括当代的一些书画家作品,咱们收藏了有1000多幅,也算是一个积累。咱们以后还是确定在世的,咱们陇东南、还有天水在世的一些书画家的作品也可以作为我们重点收藏的一个目标。现在跟咱们天水一些著名的书画家已经衔接洽谈过,有这么一个计划。随着财政的好转,我们自己工作思路的拓展,我们想对国内一些知名画家的作品,我们也可以适当地进行一些收藏,来扩充咱们的馆藏,提高咱们收藏的档次。因为美术馆免费开放以后就要有定期的免费陈列,要让广大老百姓和群众有享受文化生活的权利。下一步我们计划对展馆进行一些改造,要专门开辟一个免费陈列的场馆,然后定期开放。

  19. 主持人:咱们天水书画院和美协在推动天水书画艺术发展发面个有哪些异同的工作?怎样扩大书画院对外界的影响力?

  20. 靳永红美协掌管的是全市美术书画这方面的人才,它是群众组织,力量也很庞大,咱们(书画院和美术馆)算是文化系统的一个部门,一个文化单位,在工作的侧重点上会有不同,但是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推动咱们天水文化事业的大发展。

  21. 靳永红书画院是1995年成立的,书画院承担的一个任务就是,一个是咱们本身的创作,当然同时也面临辅导一些业余爱好者,它有节庆期间的文化活动,包括一些大型主题性的展览,定不定期的搞一些文化活动,组织谜语竞猜这些群众性的娱乐活动,咱们也都参与。同时还有一个就是收藏研究,再一个咱们书画院承担对外交流,画院对画院,文化系统对文化系统。就是请进来走出去,咱们要有针对性,选择的地方一定要跟咱们对等,再一个尽可能的文化类型、包括他们的创作风格,跟咱们要有差异。

  22. 靳永红咱们去,就是对咱们的书画家是一个刺激,是一个促进,然后他们来以后,也可以看到我们的优势,对咱们互相都有一个学习和提高的一个过程,这也是咱们交流的一个目的。不然的话我觉得有些交流泛泛就成了旅游性质的了,你来我去,跟走亲戚一样,这样的话就失掉了文化交流的含义。

  23. 靳永红和别的地方城市可以说是各有长短,可以借鉴的东西肯定很多,包括人家的管理模式,人家的创作理念,创作思路,包括人家有些画院的运作模式,都值得我们借鉴。当然这些借鉴还要在不断的交流和工作过程当中来实现。这有时候也受一些客观条件的制约,你不可能照搬人家的模式或者别的,人家有人家的经济模式,有经济基础、文化资源,但咱们还是要互相的取长补短吧。

  24. 主持人:请您谈谈,天水书画院在天水书画艺术创作及对内对外相关活动中如何做好专业指导与服务的?

  25. 靳永红指导谈不上,我觉得咱们主要还是一个组织者,就书画院来说,做好服务,搭建好平台,让每一个专业工作者能发挥他最大的作用,能够发挥出他最大的创造性,创作出更好的作品,这可能就是我的目的。

  26. 主持人:目前您作为天水书画院院长,大量的工作时间被行政事务性管理占去,但作为一名艺术家您仍然孜孜不倦的在创作,这其中一定有很多困难和冲突,是怎样看待处理的?

  27. 靳永红这个肯定受影响,但是我必须弄清楚我的职责和角色是什么。因为我现在创作基本上是属于半业余状态,首先需要把单位的工作做好,把工作完成,然后业余的时间进行创作。这中间肯定有矛盾,只能是慢慢调整,现在已经逐渐适应了,就这种比较业余的,比较边缘的创作状态我已经比较适应了。

  28. 靳永红艺术创作的形态其实跟人的形态是一样的,它是多种多样的,它不可能说是所有艺术家都是激情澎湃的,我就不属于那种,我就属于慢慢来的人,所以我觉得这种创作状态可能会更加长久一些,就我没有激情了我还有惯性,我还可以去画,我还可以去写。当然完全没激情也不可能,首先没触动我,但是我是属于那种四平八稳的,没有个性的人,所以我画画写字都是这样,好歹这也算一个品种吧!(呵呵)

  29. 主持人:您曾经走出去过,但是又回到天水,这中间经历过哪些令您难忘的事,您觉得走出去的画家与留在天水的画家各有什么相同和不同的状态?

  30. 靳永红所有经历过的都是珍贵的,特别难忘的没有。首先要肯定走出去是对的,如果你自己能拼出一番天地,对咱们天水,对咱们天水书画家是一件好事,首先要鼓励走出去。如果实在走不出去或者没有走出去的心理准备和能力的人,我觉得,不走出也可以,因为现在足不出户也不见得就闭塞了,对不对?而且艺术创作你比如说以前的作家卡夫卡,他哪儿也不去,还有塞尚,印象派的郁特里罗,他就在他的巷道里,他也可以创作出一流的作品来。关键是在于他对待他周围的环境,对他的创作态度跟他的生活融合的这个程度,他体会的那个深度有关系。海明威就是一个例子,包括有些画家高更就是一个例子,他可以到一个荒岛上去画,他就是开飞机去打仗,这也不妨碍他创作出一流的作品来。我觉得就是艺术创作是一种精神生活,精神生活跟实际生活有关联,哪怕足不出户也不能锁住心灵跟思想,这个其实有关系但是关系不是很大,完全可以创作出多种类型、多种风格的艺术品来,自己的创作方式,包括生活方式,我个人觉得不是最主要的。

  31. 主持人:有很多画家创作时都会经历自己的“瓶颈”,您有没有这个阶段?

  32. 靳永红我现在就在这个阶段,正在这个状态,正在“瓶颈中”(呵呵)。我在工作以后,一直在从事油画创作,其实天水画油画的人不少,天水大概有三五十家画廊吧,可能没有一个是经营油画的,这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不光是说明油画有没有市场的问题,其实也说明了一个天水的文化形态,包括群众对艺术品的欣赏趣味。当然你不能简单地说,哦,天水没有人经营油画,天水人比较保守,不能这么说。因为油画本身历史时间也不太长,在国外有300多年的外来的这么一个艺术品种而已。我个人对油画创作,因为它有自身的规律,到了一定的程度,你的创作,你会受制于好多东西,包括你受的教育的程度,你的学养,你的环境,包括你个人的能力,它都受这些限制,所以这是一个非常综合的因素。

  33. 靳永红我在刚开始进行油画创作的时候,我也尝试过写实画风,因为当时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也没有完全意义上的掌握,欧洲的那种传统的写实方法,其实大家都是在摸索的过程当中。好多咱们国家的油画家,其实只是在对传统的油画语言进行一个个人的解读,然后这个解读的过程对自己,对自然的、对人生的感受相匹配,所摸索出的一种方法其实是。现在好多油画你很难说哪个油画家他就掌握正宗的技法,因为就在欧洲,美国,传统的油画其实在它本国内已经不是主流的艺术形式,它已经很边缘。朱乃正先生给我们座谈的时候他说过,欧洲的一些教堂在修复壁画的时候,工匠们知道方法,但是判断不了当时文艺复兴时期的那个颜色是怎么回事,他已经没那个眼睛了,因为在美术学院大家都不那么画画了。现在国外流行的前卫艺术是多媒体装置,油画其实也是很传统的,类似于咱们的工笔画,它其实还没有咱们的工笔画这么兴盛。所以说油画在国外应该是不能说叫过时,最起码它是比较边缘化的一种艺术形式,国内反而要好一些。所以中国目前一些写实画家的技术在国外可能都是最好的,这是大家都已经公认的。

  34. 靳永红就我个人,我当时就马上回过头来,还是要关注当下周围的环境和土地,因为画油画大家都知道画少数民族的多,画新疆、画西藏,画黄土地,我最后也是经过一个比较痛苦的思辨过程,当然也有自己的一种文化自信在里边,我觉得我周围的人和周围生存的环境,因为我创作的两个系列,一个是人物,也就是我周围熟悉的一帮朋友,都很熟的一些人物,画的肖像。还有一个就是我生存、生活的环境,就是咱们当地的一些非常朴素的几个山,农村的一些山啊、房子、村头,这些东西我觉得跟我的感情非常有契合点,而且画这些的过程也是一个重复我回忆的过程,重复回忆的过程其实也就是一个感情升华的过程。我特别珍视创作的这个过程,作品完美不完美,成熟不成熟、打动人不打动人好像不关我的事。因为你对那个环境特别熟悉,有你的记忆,可能那个房子你去过,可能那条路你走过,所以这个过程我觉得挺享受的可以说。

  35. 靳永红现在这个瓶颈我觉得目前创作油画的语言它需要锤炼,需要提纯,这一个过程我觉得比较痛苦,我自己的方法又比较慢,再一个没有整块的时间让我能进行创作,现在大概一年画不了一两幅创作,这也是我比较苦恼的事。我觉得时间没法保证的话,首先你不熟练,你不熟练的话好多可变的因素你就把握不了,有些所谓的灵感、包括语言的产生,是非常偶然的一个,是一个大量练习的必然之下的那么一个偶然的过程,你如果没有整块的时间去操作它,去从事它,你就会失去这些机会。当然我对自己创作的理想,包括说是绘画的风格、包括图式要有怎么样的变化,我没有刻意那么去想,我只是想在画的过程当中怎样能够画得顺畅,情绪能够表达得直接,怎么样能够画的我认为,很准确!我觉得这个更重要。

  36. 靳永红所以这几年我也尝试着画点国画,也算是忙里偷闲。也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可能油画创作处于这么一个瓶颈当中,再一个是跟天水的整个文化环境有关系,包括我从事的职业。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自己骨子里的文化的归属感,因为油画它说白了还是属于一个外来画种,写实油画的基础还是科学和理性,我缺这些东西,我这个人又是一个很不科学、很不理性的一个人。我觉得对水墨反而越来越亲近,这让我感觉到很害怕(呵呵),很亲近,对油画反而有点疏离,那个状态,对材质的疏离,而以前的那种画油画过程当中的充实感和自足感好像现在有所削弱。这个倒不会说是完全脱离油画,因为什么样的艺术形式它只是个载体而已,主要是表达你的思想跟感情,再一个画画国画,反过来关照油画,倒还有些意外收获。

  37. 主持人:您准备怎样提升美术馆和书画院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38. 靳永红这个问题比较尖锐,企业里面经常说“内强素质,外树形象”,可能我们这几年工作重点就在内强素质上,外树形象方面可能就是我们的“短板”,这个我们会有目的的去克服它,一定要让我们的天水书画院妇孺皆知。其实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城市,国内也罢、国外也罢,图书馆、美术馆、歌剧院,它都是当地的文化地标性建筑,这个咱们天水确实遗憾,还没有。咱们的美术馆是有牌子,但是展出条件还是受限制。因为咱们美术馆和书画院的发展依托于万寿宫,万寿宫的历史有300多年,咱们的书画院是“90后”,1995年才成立的,美术馆是2003年才成立的。现在所有的展出场馆都不具备一个现代化的美术展出场馆的功能,都没有。那么天水美术馆能不能承载天水非常专业的(展出和收藏),咱们品牌有啊,天水美术馆,它应该有这个文化担当,咱们在积极的呼吁。其实好多书画家包括群众都有这个愿望,提到这一点,这其实也是我们这一届(领导班子)的梦想。如果我们实现不了,那还有下一任。

  39. 主持人:天水美术馆将如何在组织、团结、培养我市一些书画方面的人才做些工作?

  40. 靳永红这是一个类似于人才培训计划的战略,咱们目前能做到的只能是编制内、尽可能的提供比较宽松的创作和学习环境,然后提供一些帮助,让他们到外面去求学。我刚才说到的两个建设,一个是基础设施建设,一个就是人才,也在我们的思路当中,但是如何以美术馆为一个平台,联络、团结、扶持全市所有的书画家,这个我们有这个想法,但是确实能力上还是有些不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书画创作它是一个个体化的劳动创作,它有一个不同于其他门类的特殊性在里面,个体创作的成分要大一些,怎么支持他,这些都是很实在的东西。

  41. 靳永红近三年来,我们每年5月都做了展览,第一是书法,提名者达到20个人,基本上中国书协会员里面年轻的一些人,一个展览;还有一个就是天水籍的在外地学习、进修、包括“京漂”的这一类人,我们做了一个展览;然后就是一个天水的中青年女画家(画展),因为我们天水女画家也特别多,就是去年做的,都是在“五一”期间。但是这个要说把全天水市或者说社会的全关注到,那还是不大现实,但是咱们尽可能给他们创造些机会,提供平台还是有这个义务,咱们有这个想法,因为咱们搞了以后免费给他们印宣传品、出报纸,举行座谈会,然后进行宣传,互相交流,当时还搞得比较热闹,大家觉得这个工作还比较“实”。

  42. 靳永红当然今后我们还是要想办法创造机会,要搭建这个平台,让所有的书画家被关注,因为所有书画爱好者都是从那个阶段成长起来的。有时候稍微一点的关注或是肯定,可能会影响到他一生追求的目标或者方向,给他树立信心,这很重要。

  43. 主持人:咱们书画院今后的发展方向上有没有走市场化经营的考虑?

  44. 靳永红市场其实是应该考虑的,我觉得市场其实是最具有甄别力的,但是市场可能前期还需要培育,然后市场也需要运作。我们是财政拨款的事业性单位,当然咱们是以事业为主,市场这一块,我个人是不排斥,也不反对,也鼓励大家都积极探索自己的市场前景。因为好多画家齐白石张大千吴昌硕他都是靠市场把他推出来的,“钱是长眼睛的东西!”至于说单位能不能考虑到运作,整个把单位的经营模式上有个变化,如果下一步,咱们美术馆实现免费开放,那可能就跟咱们的市场运作更有一定距离。当然书画家自己的市场,我们还是鼓励他们自己挖掘自己的市场潜力的。

  45. 主持人:作为我市唯一的一个专业性研究机构,怎样保证天水书画院的权威性?

  46. 靳永红这一点也很重要,除了现有人员进行培训,进修,我们最近还写了报告,要引进一些人才,因为最近咱们增加编制,还是要不断地发现引进一些人才,因为人才在一个单位和一个事业的建设中间是最主要最基础的的一个环节。单位权威不权威,学术不学术、专业不专业,靠的是人才,“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是人才”。

  47. 主持人:您是接触网络比较早的天水画家,如今怎样看待网络宣传对画家的助益?

  48. 靳永红我是自己接触早,但是自己没操作过,都是朋友帮着搞的,完了之后我也没有经常去更换,所以现在基本上没人搭理我了(呵呵),但是我觉得网络是个好东西。网络最大的优势它是迅捷,而且覆盖面非常之广,再一个它还是自由的,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自由的,我觉得这是网络的一个优势,如果网络跟画家能够很好地协作,对画家的宣传,其实对整个文化事业的宣传都是特别有好处的。网络的力量其实非常强大,从国际国内的一些突发事件,网络的作用几乎可以左右舆论的导向,这个力量可以叫做浩浩荡荡,你没办法、不可抗拒。当代人要远离网络可能不太现实,你只能好好地利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