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期:“陇上访谈”:中国秦腔四小名旦--袁丫丫

开始时间:2011-05-28 03:05

作为大众眼中的明星、名人,袁丫丫却始终是简单朴素,亲切善良。尽管有一大堆头衔和奖状,可她对待艺术却从不满足,始终高标准、严要求。尽管会有遗憾,也承受着很多艰苦与...

0
袁丫丫袁丫丫,国家二级演员,甘肃省戏剧家协会理事,天水市秦剧团副团长,...
  1. 主持人:袁团长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陇上网《人物访谈》专访,首先恭喜您新当选天水市第四届十大杰出青年,我们对您表示诚挚的祝贺。

  2. 主持人:1、现在还能回忆起自己是如何与秦腔结下不解之缘的吗,当时是怎样进入秦腔表演艺术这个领域?

  3. 袁丫丫我大概是10岁左右的时候,因为当地人都喜爱秦腔,我父母也喜爱秦腔,再加上我自小就嗓子好。当时家里姐妹几个,所以父母就考虑说女娃娃学习个这,将来也是个出路,就让我去报考艺校。结果第一次去的时候没考上,因为人家嫌我年纪小,父母还说我没出息,过了一段时间又去考,这次仍然是嫌我年龄太小,父母觉得学戏也可以锻炼一下,就让我上了艺校。

  4. 袁丫丫艺校毕业之后,当时金昌艺术团刚成立,在招演员,我就去报名了。那时也有的老师觉得我年纪小,不愿意收我,不过有的老师觉得我虽然年纪小,可是看着有灵气,再说基本功也扎实,就说年纪小也算是优势,将来可以好好培养,一定会有前途,那一年我15岁。

  5. 主持人:2、我们都知道戏曲表演很辛苦,在学戏过程中都经历过哪些令您难忘的事?也许会有些令您终生难忘的演出技巧和性格品质,今后将准备怎样去教自己的学生?

  6. 袁丫丫艺校每天都会起得很早,那时候练功也很辛苦,每天都要练腿、练腰,走圆场。练习“金鸡独立”这个动作时,经常是膝盖上的旧伤还没好就又添了新伤,经常在流血,我印象中几乎就没好利索过。给我印象最深的是12岁那年,有次练习“毯子功”,因为我个子小嘛,用这个动作要从桌子上后空翻翻下来,结果一下子没翻好,连头带脊背摔到地上,当时老师都吓坏了,万一摔得重了可能会落下终生残疾,好在休息了几天之后就恢复了,这是我学戏以来最危险的一次。

  7. 袁丫丫那时候年龄小,又一个人独自在外,也觉得很苦,想家了就偷偷的哭,也想过要放弃,觉得学戏太苦了,可是每次演出后看到台下那么多观众热切的眼神,还有很多人喜欢我,喜欢我演的节目,又觉得做演员其实挺好的,所以经常就是前一天哭完鼻子之后第二天继续练功和演出,呵呵。自从进入艺校,一直到金昌艺术团,所有的老师都教给我一样最朴素最简单的道理,那就是要想演好戏,先学会做人。老师们都说,唱戏就和做人一样,一定要诚实。人做好了,戏才能演好。当时的老师都是尽心尽力的教我们,毫不保留,甚至在正常的功课结束后,又单独让我练习。老师们常说,不管你是学习旦角还是青衣,趁着年轻要多学习,多积累,空余下来要多学习一些其他的角色的功夫,到时候有机会了就一定用得上,艺多不压身。平时还是要多练功,真的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现在我们团里头也有些年轻的学生,我也是这样教他们。

  8. 主持人:3、不少名家都有自己的绝活,能不能介绍一下您最拿手的是哪一方面?

  9. 袁丫丫现在自己感觉最拿手的功夫还是水袖功,我可以甩七尺的水袖,还有转盘子、甩手帕,这些功夫都是逐渐学会的,这在秦腔艺术里比较的少见,最初是从京剧里面移植过来的,再加上不断地摸索,最终形成了自己的东西。

  10. 主持人:4、2004年,您参加了中国秦腔“四小名旦竞美秀”,请谈谈当时自己的情况好吗?

  11. 袁丫丫那一年是西北五省区,甘肃电视台、陕西电视台等十家媒体共同举办的中国秦腔“四大名旦、四小名旦”争霸赛,当时我是作为甘肃电视台选送的28名选手之一参加比赛,经过一系列初赛,到了2005年正月十三、正月十四的时候,还剩下了6名选手参赛。我刚开始想的还比较单纯,觉得能走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不错了,也算对得起父母,对得起老师和家人了。比赛是当天晚上8点开始,从下午2点我的手机就开始响个不停,不仅有家人,有亲戚有朋友,还有领导,他们都给我加油,给我鼓励,甚至还有些我不认识的戏迷朋友。这样我感觉压力一下大了起来,觉得我不仅代表的是自己,还有天水和金昌两个城市热心戏迷的关心和关注。最后我一想,这样下去可不行,压力太大了,可不利于临场发挥。我就把电话关掉了,尽量调整好自己,以一个平和的心态去面对比赛。结果一出来,我的总分排名是第二名,我这才放下心来,当时一宣布,我就和李瑞芳老师拥抱在一起,感觉特别的激动,当时就哭了,我们都哭了。就这样最后获得了西北秦腔“四小名旦”的称号。

  12. 主持人:5、陕西音像出版社曾出版过一套《袁丫丫专辑》,除此之外还有哪些其他的专辑,有没有打算再出版自己的专辑呢?

  13. 袁丫丫那是“四小名旦竞美秀”结束之后,陕西音像出版社出过一套我的专辑,加上个人专场的、一些清唱的,还有秦腔现代剧《山里红》,总共有5、6部吧,也没有具体统计过。有时候我们下乡演出,当地群众自己带的小摄像机,录下来之后就制作成光盘,在乡镇的街头贩卖,这种情况也制止不了。如果条件成熟,后半年我准备在省会兰州举办一次个人专场,然后出一套自己的专辑,也算是给自己的做一次总结和汇报。

  14. 主持人:6、获得中国秦腔“四小名旦”称号后,许多省内外秦腔剧团都来游说过您,您当时是怎么考虑留在天水的?

  15. 袁丫丫参加完“四小名旦竞美秀”之后,甘肃省秦剧团还有别的许多省市级院团都来找过我,希望调我去他们那里,可是自己就是喜欢天水,觉得离不开这里。因为天水文化底蕴深厚,有着深厚的秦腔戏剧演出的土壤和氛围,别的不说,光是一年四季到处的庙会演出,都让人应接不暇。而且天水的百姓特别热情,对秦腔艺术深深的喜爱和迷恋,因此对我们这些秦腔演员也特别喜欢。有时候当地群众听说我们来演出,有的会赶上几十里山路,背着干粮来看。有一次我们在秦安演出,都已经演完了,行李演出道具什么的都装上车了,我也上车了,闻讯赶来的百姓拦着我们不让走,最后又下来照相、唠家常,因为我们在别的地方还有演出,就这样将近一个多小时,才依依不舍的放我们离开,让人特别感动。

  16. 袁丫丫我们下乡时,不管哪一台戏,当地有很多的老人,包括当地的秦腔协会的会长,只要听一听说我的名字,不论吃饭、住宿上都给我提供最好的条件,亲自擀手工面,总是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提供好的条件,端来热腾腾的面条坐在身边看着你吃,感觉挺幸福的。其实有时候像西安的,宁夏的,乌鲁木齐等等好些地方的同行和朋友都和我们关系很好,他们说起来都挺羡慕我的,都觉得现在最幸福的地方,秦腔艺术氛围最浓厚的就是袁丫丫待的地方--天水。

  17. 主持人:7、目前担任着哪些社会职务?担任市秦剧团业务副团长之后,您如何协调业务管理和表演两方面的关系?

  18. 袁丫丫现在还是以秦剧团里面的工作为主,我自己担任着市青年联合会副主席、市剧协副主席、省剧协理事等一些其他职务。我想着干到45岁左右,就把自己稍微放松一下,把自己想做的一些事情做一下。再不敢这样唱下去了,这样太吃力了,感觉像没有自由一样。

  19. 袁丫丫就拿这次来说,明天一早就走,演出期间每天24小时,我的手机不能关机,没办法关机,如果出一点事情找不见我就麻烦了。我们下乡演出期间,有时候演出完了,刚洗漱完毕,才上床睡着,一个电话打来,说谁发烧着呢,要不就是下大雨舞台漏雨了,整个音响设备,服装、箱子,价值几百万的财产泡了水咋办?有时候比如谁和谁又不开心,发生口角了,要去协调,啥事情都要操心。坐车时需要注意安全,就包括明天早上,剧团110人要我带队,领导一再叮嘱,哪怕路上开慢一点,到华亭六个多小时的山路,又下着大雨,一定要注意安全。操不尽的心,到了之后还要操心排练、演出,真的是太辛苦了。而且我们下乡演出很苦的,现在很多干活的民工几乎都不背铺盖了,可我们每到一地,都要背上自己的行李被褥。在金昌艺术团的时候,每天只是唱歌跳舞,很多时候只是早上慰问演出,下午就可以回去了,从来没有下过乡。到天水这面来第一次下乡觉得接受不了,确实的,当时来我就跟领导说,这边剧团太辛苦了,都什么年代了下乡还背着铺盖,搞艺术的还不如个民工。再加上下乡的整个的环境,农村有时候一下雨把床铺都下的潮潮的,做饭时有没有地方买菜,睡下之后雨滴答滴答,烧的热炕一股子味道,那个环境可想而知。这些都不算什么,我是从农村出来的,都能接受,尤其是生活上,真是太差了,有时吃不饱饭,看见人真的心里难过得很。我有时候心里想想,有那么多选择的路,我为什么留在这个地方呢?但是这是自己的选择,是自己选择了这条路。

  20. 袁丫丫我现在好像已经习惯了,出去一个星期,给家里都打不了一个电话,有时候到10天左右,才猛一下想起来,哦,还有家里,还有老公孩子,十几年一直是这样子。虽然工作挺累的,但是我还是喜欢演戏,喜欢当演员的那种感觉,现在既然团里信任我,把这个担子交给我,我自己就要负起这个责任,既然承担了,就要想办法把这个摊子支起来,带着我们剧团好好往前走。

  21. 袁丫丫不过现在除过演出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事,只是负责安排演出的一些具体事情,以及出行人员的食宿、交通安全等方面多操一些心。现在团里面正常的演出一年有200场左右,剩下全部是邀请、接待性的演出,几乎天天都在唱,这些不去又不行,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有时候真的是很累的。可是假如真的有一天不能唱了,可能会觉得更加难受,很痛苦的。如果真的离开秦腔艺术这个舞台,可能会觉得人生失落了一大半。

  22. 主持人:8、现在您如何定位自己的演出风格,外界又是怎样评价你的?

  23. 袁丫丫我觉得现在自己还年轻,还谈不到自己的风格。不过可能是我这个人比较固执,不愿意完全模仿别人,喜欢演出自己的一些风格和特点。在秦腔表演上很多名家都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我最喜欢的是四大名旦中的李梅,可能是我的嗓音和唱腔同她比较接近。自己现在的优点就是嗓音还好,音质不错,唱腔上扣字清,高音上能放得开,这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演唱时比较豪放,不会收起来。平时大家都说唱戏唱戏,我觉得戏主要是来唱的,一般都说谁唱的好,而不说演得好。

  24. 袁丫丫如今基本上甘肃省所有的秦腔大奖都拿到了,下一步准备向“梅花奖”冲刺,梅花奖原来是一年一届,现在改成两年一届,夺取“梅花奖”需要一定的机遇和运气,但我还是会尽量朝着那个方向努力的,不会放弃。我准备条件具备时自己再排一部大戏,有时候排戏也需要一个好的剧本,也需要时间。很多时候同时会遇见好的剧本和戏,但是时间上有冲突,没办法,只能选择舍弃一个。就像省秦剧团排《大河情》时就与《山里红》时间上冲突了,后来排《麦积悲歌》时,陇南市的西和县剧团也有一个不错的剧本邀请我出演,但是只能选择一个。

  25. 主持人:9、在自己所出演塑造的人物里面你最喜欢那个人物,为什么呢?

  26. 袁丫丫我最喜欢的戏是《桃李梅》,也最喜欢里面的袁玉梅这个角色。她虽然是个闺阁小姐,可是聪明活泼,性格开朗,她为了家庭、为了家人,为了解救被恶霸欺压的姐姐,自己经历了不少挫折困难,最终考上了状元,扳倒了鱼肉乡里的恶霸。

  27. 袁丫丫可能我的性格和袁玉梅这个角色有点相像,自己平时也喜欢帮助别人,爱打抱不平。有次在火车上,我看见一位老奶奶抱着孙女上了车,可她的座位被几个小伙子占了,他们就是不让座,我站出来指责那几个人,他们见我是个弱女子,以为我好欺负,有个人还想冲上来打我,结果被我一把推倒在座位上,列车长赶来处理了这个事,也批评了那几个人。当时还有几个天水的旅客认出我来了,弄得我挺不好意思。自己平时有机会时看到一些弱小,总是会想办法帮助一下。

  28. 主持人:10、在舞台上你会觉得自己是个怎样的状态,出演的角色都有什么差别?自己平时空闲最喜欢做什么?

  29. 袁丫丫其实我觉得上台演出时就是演自己,必须要投入,必须要真实,这些年演过的20多本戏中,我大都是饰演的淑女型的角色,像窦娥、哑女等等,后来饰演柔然公主是个反面角色,对我来说是个挑战,也是一次突破。再后来的乙佛氏这个角色,从年龄和阅历到思维把握上都很有难度,使我跳出了以前固有的一些角色模式,尝试了从小旦青衣一直到大青衣、大刀马旦的跨度演出。

  30. 袁丫丫现在有空闲我希望能在家中多待待,陪陪家人和孩子。有时间我还喜欢逛逛花鸟市场,我喜欢花,只是平时没时间。现在也想着能不能办一个秦腔艺术学校,好好推广一下秦腔艺术,可是条件还不具备,我想着要办就要办好,如果办不好,耽误了孩子们,文化课和艺术都学不好,将来没办法就业,那我宁愿不办。

  31. 袁丫丫有不少孩子是听着我唱的秦腔长大的,像武山洛门有几名学生,我刚参加四小名旦比赛的时候,他们还给我投过票,那时候他们还是高中生,给我投过票,一直支持我,现在都已经进入大学,有的已经参加工作了。他们搜集整理的有关我的资料有好几个厚本子,我看了很感动,觉得还有这么多年轻的孩子们在喜欢、关心、支持我。有一个刚参加工作发了第一个月工资就要请我吃饭,他们刚开始把我叫老师,我说自己年龄还小,就叫姐吧,大家现在还都在联系。现在天水也有不少朋友或者认识的人,他们的孩子也都不大,都没有见过我,知道我来时都嚷着要听袁丫丫的戏,不过我现在做得还很不够,需要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