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期:“陇上访谈”:天水雕漆专家孙兴茂

开始时间:2011-04-26 03:04

孙兴茂自小就与雕漆结下不解之缘,他不仅熟稔制漆工艺,更对漆性有着常人无法理解的情感与寄托。正是因为对漆的钻研和痴迷,在他的手中才出现了一批天水雕漆制品的上乘之作...

0
孙兴茂孙兴茂,男,汉族,生于1943年7月,掌握雕漆工艺的全部流程,特别在...
  1. 主持人:孙老师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陇上网《人物访谈》的专访,请您先介绍一下天水的生漆好吗?

  2. 孙兴茂咱们天水这个地方适宜做漆器,第一本身有木材,周边的地方产漆树,福建有个沈教授曾来天水考察,他发现天水的生漆很有特色。全国各地有很多种生漆,天水的属于大叶型的大木生漆,咱们的生漆既有南方小木漆的清亮的特性,又有北方大木漆的深沉、通透的特性,因此做出的漆器特别厚实、深沉。这是天水所处的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相交汇的特殊地理位置决定的。再一个天水的生漆在本地干得特别好,同样是天水漆,拿到南方去干的太快,就缩成一团了,没办法用。同样他们的漆拿到天水来,却没办法干,干不了。漆器不是晒干的,而是阴干的,需要有合适的温度与湿度,在黑暗阴冷的地方阴干,全国各地的漆各有特点,都有自己的地域性。

  3. 孙兴茂刚割下来的生漆是白色的,像牛奶一样,“白如雪”,经过氧化之后,就变成“红如血”,成了红色的了,时间越短变化越快,说明漆的纯度越好。漆器行有老话说“好漆清如油,照见美人头。晃动琥珀色,提起钓鱼钩。”这几句话涵盖了漆的全部特性与特点。第一句是说漆的成分与含量,生漆由漆酚、漆酶、水和杂质四样构成,好漆的漆酚、漆酶含量多,如同油一样。好漆也是透亮的,通透性非常好。晃动琥珀色,是说漆的干性,生漆氧化后一块黄一块红的,颜色不均匀,最后一句是形容天水生漆的粘度,粘合性非常强。

  4. 主持人:掌握生漆的特性与制作雕漆产品有什么关系?

  5. 孙兴茂 四季里春秋季出的漆是最好的,入伏与入九是出漆的“忌日”。生漆又分为四道,当天收割下来的生漆只是第一道,第二天继续收割的是第二道,直到第四天,漆树也就不淌漆了。第一道、第二道直到第四道漆,这些漆各有不同用途,这是很深奥的东西,老话说“漆分三层,用途不同”。漆匠最强调漆,生漆是个好东西,它有很强的活性,在漆匠眼中,它是有生命的东西,中国人在七千年前就在用漆,一直延续到现在,你说它是不是有生命,要是没有生命它不会延续到现在。漆是活的,高分子化学,我们当年去福建学习了三次,那时候老师就讲高分子化学,漆的炮制,漆的提味,还有应用,怎样过滤掉其中的杂色。

  6. 孙兴茂比如入伏的时候漆是从外面向里面干,立春的时候是从里向外干。所以漆要调好,如果调不好不是冻了就是不能干,甚至被风吹了也会影响漆的特性。颜色更是难调,氧化不好颜色就会改变,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再一个,会看收割来的生漆都是很高的境界,漆质是否纯正,成色怎样,质量如何都需要丰富的经验。制作生漆还有四季八时的讲究,还有三八二十四戒,什么时间能做什么时间不能做,什么东西互相之间有禁忌,都是有讲究的。还有四道、三层等等。一个好的制漆艺人需要全面了解这些东西,现在很多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不懂这些。

  7. 主持人:天水雕漆的历史以及发展是怎样的?

  8. 孙兴茂据考察,天水雕填工艺起源于南宋时期,很有特点很有年代性。比如战国时期漆器画的多是饕餮纹,汉代时又成了平绘,人纹,怪兽纹等等,晋朝时外族进入中原,逐渐引进一些镶嵌、措金银等手法,一直到唐代,宋代的文化艺术达到一个高峰期,那时开始在漆器上做文章,例如很有名气的北京千层雕漆提盒,还有山西的云雕,福建的脱胎,著名的景泰蓝就是脱胎于漆器,是漆器的一个变种。

  9. 孙兴茂我在甘泉亲眼见过宋墓里出土的两只木胎漆器碗,其中一只的木胎已经朽烂光了,只剩下漆皮壳子,另一只腐朽了一半。里面红色外面黑色,这与天水的槾槾(man~man )相似,内红外黑,上面的漆水还很亮。放马滩的汉墓、甘泉的宋墓里以前都曾经出土过漆器,证明天水自古就有漆器,天水本地也有漆工。民国孔繁锦时期天水雕漆艺人只能做些棺材之类的活计,没有用武之地,有些优秀的漆匠都迁往外地了,但是天水本地还是把这些传统的东西保留了下来,而且有所发扬。天水以前就有漆工,也有些人是世代割漆的。咱们天水割漆的自从清朝时期就有,一个是做漆器,另外一个就是做棺材,讲究一些的棺材漆工做的非常好。

  10. 孙兴茂我这里有一个三四十年代的雕漆产品,这个是天水的老雕漆产品,看起来很粗糙,也很简单,后来随着工艺逐渐发展进步,雕漆慢慢与书画艺术结合,这对于雕漆产品也是个提升。你看像这个产品构图颜色都很简单,解放后国家成立了雕漆合作社,当时就召集了一些人,政府也非常支持,派来工作组进驻厂里,还有省上的画家都来到雕漆厂指导,这对雕漆产品有很大的促进与提升。其实这也是一种进步,将以前的雕漆作品按照产品的模式生产出来了。曾经有专家说过,不使用生漆的技艺严格来说就不是漆艺,只能算是产品。漆艺的作品与产品或者工艺品这是两个概念。

  11. 主持人:天水雕漆产品都有哪些特点?

  12. 孙兴茂天水人以前都喜欢给小孩子用槾槾(man~man ),就是吃饭的小碗,为什么呢?就是因为生漆这个东西非常环保,无味无毒,对人体无害,生漆舒筋活血,有破血的功效,身体上有淤血,用生漆就可以消解。雕漆这个东西特别好,耐生锈、耐腐蚀、耐老化,不怕火烧。现代的很多漆器都不具备耐火烧的特性,你们不信我可以扔一根烟头试试(呵呵)。

  13. 孙兴茂我家里的这些雕漆家具时间最短的也要二三十年了,这么久了一点也没有变化,而且越擦越亮,只要不是人为的碰撞与损坏,再过多少年它还会保持现在这个样子。有些家具是老雕漆制品,有的是买来现成的家具,我自己又做过一遍漆。日本人对生漆特别喜欢,就和茶道一样,他们也有漆道,做漆的时候非常讲究,非常认真,有贵宾来了才会表演漆道。

  14. 孙兴茂纯正的生漆制品时间越久远越耐看,越漂亮。天水的雕漆为什么好,而且多年来在全国的展评上占有一席之地,就是因为这些,再一个雕刻出来的漆器年代越久越好,容易保护,适宜收藏。也因为此,天水漆器在全国漆器行业也有特殊的地位,福建有位老雕漆师傅说,他喜欢与我这样的天水漆器行业的人打交道,因为天水人老实正直,做漆的人就需要这些,就和生漆一样。

  15. 主持人:天水传统雕漆的优势在哪里?

  16. 孙兴茂天水传统雕漆很有生命力,也很有竞争力,天水传统漆器的优势是老雕填工艺。雕者,刻也,用刻刀在雕漆上刻了,再填充颜色才算雕漆,这是全国独有的一种技艺与手法。还有皮胎、老大柜等等,都是漆器装饰的一种,有的已经失传。现在有些用镶嵌的技法制作的属于镶嵌工艺。

  17. 孙兴茂以前我和女儿在厂里时做过一件虬枝菊花鹦鹉的漆画,大家看了都说好,我的同事、也同是雕漆专家的张国栋先生看了,直说“你行、你行。”作品拿到北京参展之后,很多同行都以为是画上去的,跟一幅画一样,都惊讶于漆画能做到这种程度,是非常不容易的。有专家看后对这件天水老雕填工艺制作的作品非常肯定,这是用刻刀刻出花样之后再填充颜色的,是真正的天水传统雕漆的雕填工艺。最后这件作品获得了部级优质奖。

  18. 孙兴茂传统雕漆工艺产品目前主要还是生产成本太高,现在光是一斤生漆就要五六十元钱,更别说耗费的人工与时间,制作传统雕漆费工费时,而且经济效益很小,无法吸引更多的人参与、关注和传承。天水的这种雕漆工艺在全国的34个有名气的同类型厂家都是占有一定地位的。天水漆器的优势第一是,漆水特别发亮,颜色深沉,非常厚实,有人说天水的漆器就同天水人一样,特别厚实。天水漆器的厚度近一个毫米,经久耐放。第二,天水漆器与胎底的结合非常牢固,就算漆器砸坏了漆也不会掉,这说明天水漆器不仅质量好,而且生漆的品质非常棒,粘合性特别强。

  19. 主持人:您当初做漆画产品时情况是怎样的?

  20. 孙兴茂一九八五年的时候有次全国进行漆画评展,各省的各个雕漆厂都要拿出作品来,省上也特别重视,专门派人入驻厂里。可是时间过去一个多月了还是没有结果,那时如果拿不出作品来对厂里在行业中的影响是非常不利的。做漆画的时候很费脑筋,那时候一直思考该怎样用漆装饰,有时候想起一种办法来我半夜三四点爬起来就往厂里跑,有时候就在厂里的门房过夜。最后和周兆颐、杨荫浓等一起合作,用“油水分离法”制作出了《春融》的漆画作品,这幅作品获得了中国漆画展优秀奖。还有一幅《补天图》,也获了奖。当时做的漆画,每一幅大家看了都夸赞是精品。

  21. 孙兴茂漆画其实就是漆装饰的组合,漆器产品装饰是不规则的,要善于从生活中吸取经验,发现其中的美。现在我做的古琴就是将漆画的这种技法移植过来的。这种东西有它的唯一性,不可复制。

  22. 主持人:如今传统天水雕漆技艺的传承情况怎样?

  23. 孙兴茂我十四岁开始学习雕漆技艺,因为我父亲原来就从事这个行业,不仅雕刻的漆器非常好,同时也经营漆器。高中毕业后就正式干了这一行,因为喜欢,而且我有个先天条件,就是不怕漆“咬”,我的老伴和孩子们也都不怕漆“咬”。我原来是雕漆厂的职工,也是厂里“实验组”的成员,这是雕漆厂的核心与精华,汇聚的是最优秀的雕漆从业人员。我的师傅是郭东学,师叔是郭炳学,都是技艺很高的传统老艺人。我们都算是“郭家班”的成员。我的徒弟只是普通工人,没有进入“实验组”,他们只是掌握一些普通的雕漆技术,这个行当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能做个普通工匠,用刷子往板子上刷漆,谁都可以刷,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为什么这么刷,该怎样刷。

  24. 孙兴茂“实验组”的成员不仅了解生漆的特性,而且能够控制生漆。生漆的活性非常强,漆该怎样配,怎样调漆,这都是有根据的,什么时间能贴,什么时间不能贴,要把握好时间与准确度,一点也不能随意。否则的话不是漆没办法干,就是颜色不对。每一次配漆都跟抓中药一样,是有方子的,因为厂里用漆量大,一旦出错就无法挽救。后来企业改制,我的脾气不好,经常提出一些意见。我提出“实验组”不能撤,这里集中了一批优秀的年轻雕漆艺人,当初耗费了很大心血与精力才组建起来。改制后就要把这些人员打乱重组,而且使用的原料,制作的产品都不是按照老工艺实行,我只能离开。

  25. 孙兴茂后来与朋友也做过一段时间漆器,我还是坚持要使用纯原料、老工艺,朋友都觉得不满,最后就干脆退出来了。后来又到雕漆二厂技术科负责过一段时间的生漆工作,当时只是把好生漆的质量关,别的不用管。再后来买断了工龄,养老保险的手续还是今年才办下来的。那时候负责生漆质量把关,制作的产品评上了全国总工会和省部级的奖。现在因为经济等各方面的原因,用传统的老工艺与老方法做出来后,成本代价太高,无法打开市场销路。要是按照工艺品的做法做出来后,那就没办法进行销售了。别的不说,就是进山寻找一些好的生漆原料都很少。老人常说:谋生活的人有三苦,一个是挖煤的,一个是跑船的,还有一个就是割漆的,割漆人的生活是很辛苦、也很可怜的。

  26. 主持人:要学习天水传统雕漆技艺需要什么条件呢?

  27. 孙兴茂学习雕漆技艺一个是要不害怕被漆“咬”,重要的是要熟悉掌握住什么能放,什么不能放,有点类似于烧制瓷器的窑变,把握不好色泽等等就会走形,制漆的过程很不容易,相当复杂。要与漆的特性结合起来,这也是漆艺的精髓。要是不传承下去,很有可能会流失。干这一行,当个好漆工就要需要会画、会刻,还要会雕塑,懂色彩关系,这些都要懂。更重要的是要会弄漆,不会弄漆也就不能算是个合格的漆匠。要想做好漆器修饰技艺就必须掌握这些最基本的东西。

  28. 孙兴茂现在要学习这门技艺的人需要能吃苦,不怕费力,忍得住贫穷。掌握传统雕漆工艺的老人年纪都大了,有的改行了,有的逐渐离世,而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学习。这门技艺不好学,一个是害怕被生漆“咬”,另一个是经济原因。我的孩子们也都会做这些,大女儿做传统雕漆产品做得非常好,能刻,能画,现在也都不干了,就是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挣不了钱。我现在刻不了了,眼睛不太好,手也不行,前年的时候做了一个,算是过过瘾了。

  29. 主持人:退休之后的生活怎样,还会做一些雕漆产品吗?

  30. 孙兴茂退休之后也做些雕塑,这几件漆器都是我自己雕塑、脱胎、然后再上漆。我喜欢这些东西,上班的时候就用过红土做过雕塑,当时厂里搞美术工作的人看了都很震惊,还以为我学过雕塑。有时候高兴了也糊个风筝,都是别人来求我糊的,这个风筝是上个星期,觉得心情挺好,就随便找了一点扫帚竿儿,自己扎的“黑虎赵爷”风筝,连扎带画都是我自己完成的,这是纯正的天水风筝,现在也很少有人会做了。这用的是普通白棉纸,不好画,稍微不小心就画破了。文革刚结束,我就扎过一个两米五的风筝,当时就花了300多元,让四个大小伙子在河堤上放,引得很多人来看。

  31. 孙兴茂我现在有时帮人家做一些古琴的雕漆产品,都是仿古式的,像虎皮、犀皮、斑驳、顶花、点梅花等等,这些颜色要老,要沉,这要看自己对技艺的掌握与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