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期:“陇上访谈”:天水国画家曹宝凌

开始时间:2010-09-13 10:09

平淡的话语中透露着执着,写意的画作里彰显着沧桑。曹宝凌学画的过程是艰苦的,虽然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可是因为他的坚持,发自内心的对中国画的热爱,使他的画作不低俗不媚...

0
曹宝凌曹宝凌,1959年生于天水市秦州区,自幼酷爱书画,师承天水书画名家张...
  1. 主持人:您是什么时候接触并喜欢上画画的?小时候接触过正规的绘画教育吗?

  2. 曹宝凌我从小就对绘画非常有兴趣。上小学一年级时文革刚开始,最好的年华没有接受到正统教育,所接受的那种教育是有缺失的,十年文革对那个年代的人影响非常大。到二三年级的时候,我开始为学校办黑板报,这是最早接触绘画。十三岁时在天水市一中上初中,我们学习的榜样就是当时非常火的黄帅、张铁生,所以也学不到什么东西。在平时修梯田时我就想,自己这样混出去,没有一技之长也干不了什么,所以就在当时的天水市一中美工组开始学画,也接受了一些专业的教育,像素描、水粉之类。至于画的内容,不外乎就是大批判专栏一类的。虽然内容比较单一,但是对后来的影响也比较大,像后来画那种大报头,一幅报头就要十六张铅化纸粘一整面墙,画的全是工农兵形象。那时候特别用功,老师也非常的敬业。我们如果熬夜画到晚上两三点,他们也会守到那个时间,会在旁边看着给你指点。高中毕业后我就插队下乡了,紧接着我母亲就去世了,当时才十六岁。出于生活所迫,我就开始在下乡过程中学木匠。回城后我给人做家具赚点钱,给家里人后又回到农村插队的地方看书画画,也不去劳动,在这期间才开始学画中国画。1978年恢复了高考,当时的张琮老师对我们几个非常器重,觉得我们都能考上大学,给我还寄来了学习材料。当时报考了西北师大,但是家里负担太重了,母亲去世后,家有七十多岁的祖母,弟弟也常年有病在身,还有一个妹妹,父亲给别人干零时工来维持家用,所以根本没有条件让我去考大学,上大学,最后就只能放弃了。

  3. 主持人:和董晴野老师结缘是一种偶然还是有什么特别的故事?

  4. 曹宝凌我1979年回城后,就结识了董晴野老师。他当时刚被平反,从甘泉回到了天水。和董老师结缘就是一种偶然,他那时候在我们院子里有熟人常来做客,我也从乡下回到了家里,正好就认识了。当时我二十岁,开始和董老先生学习书画以及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几乎每天都和他在一起。一般早上吃过饭就过去董老那边,晚上吃完饭继续跟着董老学画,经常会呆到凌晨一两点钟,有时还会彻夜长谈,一起画画、品画。

  5. 主持人:董晴野老师给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6. 曹宝凌我和董老先生学习时已经有了一定的绘画基础,所以学习更深层次的东西也接受得比较快。上学时所学的知识非常贫乏,老师连拼音都没有教过,更别说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了。我在董老先生身上学到了一种对中国文化的传承,不是说随便画张画写张字,就能成为一个书法家、画家。必须要靠本民族的文化和精神去传承,以文化积淀为根本,结合对生活的认识,才能够体现出一幅作品的高度。画是技,有了内涵和深度才是一种艺术。董老先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他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对于绘画美的认识,把人的情感和内心,都形成了自己的一种画论。他对于绘画的理解是和常人不一样的,不是简单的状物,而是注重去表情。绘画的目的及其作用、绘画表现的形式、绘画与中国文化以及政治经济命脉都是相同的。这让我在后来的创作中也有了清晰的前进方向。

  7. 主持人:除了师从董晴野先生让您受益匪浅之外,还有哪些朋友对您在绘画方面有所帮助并产生了一定影响?

  8. 曹宝凌这方面有很多的朋友,包括已经故去的程凯先生,他是我非常好的朋友,像我的兄长一样。而且他对文化方面的造诣是比较深的,民俗、诗歌、书画等方面都非常精通,二十年来我跟他建立了非常深厚的感情,对我的影响非常的大。还有张玉璧老师,和我经常探讨有关绘画的知识。张玉璧老师曾经致力于研究民间美术,我跟他一起在陇东、陇南以及河西地区整整跑了两年,收集民间素材,也学到了很多的东西。还有万惠民先生对我的帮助和指导也非常多,在他身上学到了勤奋和勇往直前的精神。他们都是我的良师益友。

  9. 主持人: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参加工作的?

  10. 曹宝凌1979年回城后,我在皮毛厂工会做宣传工作。在厂里上班的那段日子,我有很多的空余时间进行绘画创作。后来厂里发不上工资,我就在1994年离开皮毛厂去了深圳。当时家里生活比较紧张,女儿六岁,刚上一年级。我在深圳打了半年工,挣了点钱,回来之后就开了个装裱店。

  11. 主持人:家里所有开支都要靠这间店来维持吧?

  12. 曹宝凌对啊,那段时间,家里上下一共七口人,全靠这个店来养活。现在两个孩子大学毕业,稍微轻松一点,供两个大学生太吃力了。刚起家时很艰苦,又开铺子又买房,基本上没什么钱,还要养家糊口。现在铺子就在博爱医院旁边,叫“凌宝轩”。

  13. 主持人:您从事绘画创作这么多年,风格上有什么变化吗?

  14. 曹宝凌我主要是画国画,要说风格上的变化,自从那次从河西写生采风回来后,在画风的整体追求上变得苍茫大气了许多,这与在河西的采风经历是有很大关系的。 2003年天水市文化局、天水书画院组织的丝绸之路写生,出行一个月时间,走遍了河西走廊,行程一万多公里。写生是一项很辛苦的工作,并不仅仅是描摹山川那么简单,而是你对自己看到的当地山川地貌以及民情民风的一种体会及感受,这是写生的主要目的。在你感受到大自然的苍茫和宏大之后,你会发现人是非常渺小的。“茫茫大野,巍巍铁壁”,这是中国人强悍的民族脊梁和精神的体现,我要将这种感受和意境用绘画的语言与画法展现给人们。当时创作了《茫茫大野,巍巍铁壁》、《江山永固》、《胡杨林》、《塞下秋来风景异》,还有《石门夜月》等一类作品,整体风格相较以前比较的恢弘和苍茫。 搞中国画创作要有国画语言的元素,你必须先传承中华民族的文化和人文精神,以及人们对生活的一种状态和精神,继承中国画笔墨的关系;不是传统,是传承,将前人对绘画的画法、画理以及精神传承下来,然后根据时下的环境,与时俱进,结合当前民情体现出来。从你的绘画中体现的民族精神是什么样子的,进而发挥出本民族文化的高度。 我现在也不能将自己的风格定下来,一个是自己在艺术修为上还比较年轻,需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另一个方面,定了风格之后,很难再去寻找新的突破点。在艺术创作上不要固步自封,在每一个年龄段要有探知新事物的勇气,这样才会创作出好的作品。

  15. 主持人:您刚才所说到的传承以及与时俱进,这在绘画中是创作的最高境界还是说最基本的?

  16. 曹宝凌这一点是必须的,是最基本的。高境界是很少有的,像齐白石、黄宾虹等都是大艺术家。进行绘画创作,不仅要有具象思维,还要有逻辑思维,所以历史上从古到今真正的大艺术家人数很少,达到绘画艺术最高境界的毕竟是少数。

  17. 主持人:您平时还有一些绘画方面的教学工作以及其他社会职务吗?

  18. 曹宝凌我2006年开始一直在给天水老年大学教国画,也被聘为天水师院艺术馆的讲师,还有其他一些社会职务,比如说市美协秘书长、书画院的特聘院士、市政协委员等。

  19. 主持人:这些工作会不会影响到您平时的绘画创作?

  20. 曹宝凌有一定的影响,现在创作的时间不是很整块。因为要进行创作,必须要有一个整体的规划。给老年大学上课,对于我也是个好事情,能够把原先所学的东西系统化,比较清晰地将所学知识展现出来,起到一个温故知新的作用。

  21. 主持人:近期有什么新的计划吗?比如个人画册之类的作品。

  22. 曹宝凌我打算将教学理论以教程的形式出一本书,比如写意花鸟,从它的画理、画法、画趣、画意去表现出来。基本上是按照我讲课的内容来整理的。个人画册就不用出了,没什么意义。之前我已经做了个《中国画画理》和《写意画》。

  23. 主持人:您觉得天水在绘画方面的现状如何?

  24. 曹宝凌天水绘画这方面的势头还是比较好的,因为天水本身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这是一个优势。我去了好多地方,像山东、南京等地的绘画创作者,他们的作品也无非就是那些内容,有些甚至还不如天水的。但是天水的创作者们缺少的是自己对自己的自信心。作为一名艺术创作者,自信心是非常重要的;还有一点,我们的创作者习惯于固步自封,比较保守,凝聚力不够,力度不大。现在一些官办的艺术单位,为了一份工资,有才无才的都进去了,其实真正能起到什么作用呢?千万不要固守自己的所谓某个门派,只要是好的东西都要去吸收,集各家之所长,才会有新的、具有突破性的东西。

  25. 主持人:您的绘画之路其实是非常艰辛的,您是秉着怎样的信念坚持下来的呢?

  26. 曹宝凌其实任何一行要做出一番成绩都不容易,我的学习环境可能稍微艰苦一些,就要比其他人勤奋一些,多学习,多看书,在自己不懂的情况下,多翻资料。作为一个搞美术的,你要比别人多吃苦,能耐得住寂寞,还要有毅力,再一个就是自信心。我给老年大学教课期间,总共画了1000多张课稿。 齐白石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他的一生也很艰苦,颠沛流离,东飘西荡。再者,从事艺术工作,要看到自己的优势和长处,要有自己眼前的一个目标,要向大家--大的艺术家看齐。当你向某个高峰奔去的时候,必须要有那个目标和理念,我们能做多少?喜马拉雅山很高,珠穆朗玛峰很高,在攀登的过程中,这个道路是非常艰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