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陇上网:wap.97ls.com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  排行榜 投稿 rss
热点:
关键词: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陈龙海:自成一家始逼真

2010-08-21 11:11   来源:陇上网     浏览 14 次     评论 0  

书法,与中华民族文明史同步的艺术,数千年风风雨雨,负载着中华文明的重荷,牵引着我们这个沉重而多难的民族走过春秋,走过冬夏。

时至今日,当我们面对商鼎周彝、殷墟甲骨、两汉碑丛、北朝刻石、唐宋墨迹的时候,仍会引发出敬畏与感奋之情。因为书法不仅仅是艺术,还是历史、人文。书法中所传达的鲜活的灵魂与多姿多彩的人生,隔着悠远的时空与我们的心灵一起震颤。

书法的美在于无色而具画图之绚烂,无声而有音乐之和谐,她是中华文化壮阔的长河中跳荡的浪花,是中华艺林中的天之骄子。

漫步在中国古代书法艺术的长廊,一座座光耀千秋的丰碑赫然矗立于我们面前,汉魏钟张独步天下;东晋二王潇散风流;大唐欧虞褚薛初领风骚,颠张醉素狂飙突起,颜筋柳骨登峰造极;北宋苏黄米蔡独抒性灵;明清以降,大匠辈出……一代又一代的书法家钟情于斯,寄怀于斯,给我们留下了灿若繁星的艺术精品。透过大师们的精品,窥视这精品之后的历史流程、人生沧桑,时而令我们轻松愉悦,会心而笑;时而令我们瞠目结舌,惶恐不安;时而令我们愤愤不平,忧心忡忡,而从中,我们获得的启迪与教益实在太多太多。

一部书法史,尽管是文人士大夫唱着主角,但并不是他们的专利。从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到布衣草民、武夫歌女,都可以在书法艺术的天空中自由翱翔。无论你如何看待书法都没有关系,或作为孜孜以求的神圣事业,或作为一方精神依恋的家园,或作为抒情达意的手段,或作为茶余饭后的雅玩,艺术水准的高下决定着你在书法史上的地位,不因为你是皇帝,就将你推至至高无上的宝座,也不因为你是平民,将你贬入冷宫。生前的显赫,其实并不能说明什么,身后的繁荣,才具有永恒的价值。

中国书法利用汉字特有的客观物质条件和民族文化氛围创造了惊天动地的杰作,它独有的魅力不仅影响和诱发了中国人共同的艺术美感,而且我们先哲的光辉还曾烛照一代又一代异域艺术家的灵魂,启发着他们的艺术灵感。他们从中国书法中吸取养料,丰富着自己的创作。

不必说早在秦汉之际,汉字便传入越南,也不必说使用汉字历史悠久的朝鲜,更不必说与我们一衣带水,书法自唐以来繁荣至今的日本。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风靡欧美的抽象绘画,无疑是受了中国书法的启示,法国抽象派艺术大师亨利·马蒂斯坦率地承认自己“效法中国人”;比利时的亨利·朱寿、美国的马克·贝托先后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投师学习书法……综观书法史,中国书法有过昂首阔步走向世界的辉煌与骄傲,也曾有过被掠夺被蹂躏的呻吟与挣扎。尤其是近代,帝国主义的枪炮轰开了我们封闭已久的大门,当我们沉睡的国人从圆明园的冲天烈焰中醒悟过来的时候,我们损失的难道仅仅是一座经典皇家园林建筑和天文般数字的黄金白银?多少商鼎周彝、秦玺汉印、晋书唐画,或在烈火中永生,或在硝烟中流落异国他乡。还有二十世纪初开启的敦煌石室,还有那些不肖子孙为一己之私利而出卖祖宗的遗产……这一切,无不令我们的心灵隐隐作痛。

今天,中国的大门又一次向世界洞开,处在这新世纪的前夜,古老的书法艺术也面临着走向世界、走向未来的课题,只有不断更新创造,书法艺术才能永葆其美妙青春,才能立于世界艺术之林而不败;只有超越前人,我们才能无愧于时代,无愧于未来。

另外,必须说明:

古代书法创作大体有两种方式,刻与写,刻与写的材质不同,甲骨文刻于龟甲兽骨,金文多数铸于青铜(铸前亦须刻范模),碑、碣、摩崖等刻于石;写的材质有简、帛、绢、纸等。

碑与帖的概念有广义、狭义之分,许慎《说文》释碑为“竖石也”;释帖为“帛书署也”,这是其原初的意义,亦为其狭义。我们在这里将以刻为手段,以拓片形式流传下来的书法作品统称为“碑”,将墨迹统称为“帖”,是其广义也。过分的“广”,难免泛于牵强。颜真卿的《争座位稿》真迹不传,刻石不也陈列于西安碑林么?赵孟的《胆巴碑》明明是碑,却以墨迹形式传世,所以,我们将前者归于碑,后者归于帖。至于甲骨、金文非碑非帖,只是以其创作手段与流传方式而归于碑。要准确地将古代书法作品归类是很难的,如杨守敬《评碑记》首评《石鼓文》,照说《石鼓文》也是不能称作碑的。

清阮元著《北碑南帖论》认为:“短笺长卷,意态挥洒,则帖擅其长;界格方严,法书深刻,则碑据其胜。”碑帖各有所长,亦各有所短,分门别类,仅为解读之方便。宋以前“碑”多,宋以后帖多,盖时势使之然也。至于宋以来各类“刻帖”却是另外一回事。

中国古代书法精品,堪称“名碑”、“名帖”者可谓汗牛充栋,这里所遴选出来的毕竟只是少数,遗珠之憾难免。当笔者一次次因限于篇幅而不得不忍痛割爱时,总有一种愧对前贤的感觉,但艺术史太残酷,只能给真正的精品、真正的大师留几个为数不多的席位,想到此,愧疚感亦渐渐淡薄了。

其实,遗憾和愧疚都是多余的。当我们走过中国古代的碑丛帖海的时候,我们一定会惊讶、激动、自豪,然后陷入深层的思索,这就足够了。

最后要说的是,那些无名的书家刻手请接受我们深深的敬意与谢意;封建正史中没有给从事“末技”的书法家以位置,让艺术史为你们戴上桂冠吧!

来源:陇上网
责任编辑:汪艳红
关于龙海 的新闻
0 0

发表评论

当前共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

陇上网推荐商家 - 热线电话:0938-8234777

热点图片

热点专题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