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期:“陇上访谈”:伏羲文化研究专家刘雁翔

开始时间:2010-06-11 03:06

6月11日,陇上网对天水著名地域文化研究学者,天水师范学院陇右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刘雁翔教授进行了专访,刘教授就2010伏羲文化节谈了自己的看法,就陇右文化研究成果及方...

0
刘雁翔刘雁翔(1964—),男,汉族,甘肃武山人。现为天水师范学院文史学院...
  1. 主持人:您好!刘教授,非常高兴您能够接受陇上网的此次专访。您作为一名专门研究地域文化的学者,在陇右文化研究中心工作之前也有过其他的工作经历,比如天水市地方志办公室。相对于之前地方志的编纂和研究工作,现在的工作环境和内容是否发生了一些变化?

  2. 刘雁翔我是2003年来到陇右研究中心的。工作环境的改变其实对我来说影响不大,原因是我做的研究对象的范畴跟其他人的研究不太一样,我是始终紧紧围绕天水这个地域做研究,在地方志时研究对象也是这个,当时的主要工作就是编地方志,在编地方志的同时研究天水的地方史;现在到了学校,工作主要是教历史课,但是研究对象还是地方史,教学工作对我的研究范畴没有丝毫的影响。

  3. 主持人:那您对天水地方历史的研究已经有很多年了,在这期间有没有想过去尝试一个新的领域,或者说转行去做其他的研究?

  4. 刘雁翔其实中间有一段时间我也有想过要转研究方向,想过要去做敦煌学,我在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呆了也有一年时间。不是不可以转,而是在研究地域文化的过程中,发现许多问题还没有搞清楚;包括一些大学者,学问很大,但就是在固定的某些点上他就不是专家了。其实地方史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供人们去继续研究,所以当我意识到这一点后就打算一辈子做这方面的相关研究。我除了现在研究的天水地方史,还计划将研究范围再扩大一点:往南边扩大到陇南,往西再到定西;河西那边就暂时不做了,囊括半个甘肃就足够了。

  5. 主持人:您现在在陇右文化研究中心做研究跟您之前在地方志办公室的工作内容上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6. 刘雁翔其实跟以前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在地方志办公室我们的日常工作就是编写地方志,同时我照样研究地方史;在陇右这边我主要工作是教学,还有一些行政方面的工作,如果有人要做这方面的研究我还给他们在资料上提供一些服务。我们这个陇右文化研究中心的地位现在是相当高的,是甘肃省第一批人文社科基地,也是省级的重点学科,这在天水师院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个。我在研究过程当中有我自己的一个标准,比如说我研究一个课题,就要求它既有地方性又有全国性。不然的话,你做这个东西,那就没什么影响,也不会引起什么反响。所以说我选择的课题都是既有地方性又具有全国性的。比如说我研究人物,我就研究冯国瑞,现在网站上打开查阅冯先生相关资料,其中比较有分量的、或者说比较专业的文章大多数都是我写的。清华研究院赫赫有名,办了四届一共毕业了六十几个学生,有一半以上是大师;这六十几个学生里面甘肃有两位,其中一位就是冯国瑞先生,另一个人因为去世早没做出什么大的成就。冯先生是地域文化也就是现在所谓陇学的开拓者,成就非常之大。现在清华大学做学术史,许多人还向我们这里要资料,以作参考。所以他不仅是天水名人,在全国也有很大影响。我现在一直致力于伏羲文化研究,从90年左右就开始,连续做了20年时间。究其原因,其一咱们是羲皇故里;其二伏羲氏是从秦汉以来就树立起来的人文始祖,他是古人心目中的第一个王,位居三皇之首、百王之先。无论是探讨中华文明起源也好,还是后人寻根问祖,伏羲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都是无可替代的。因此有关伏羲的论题就既有地域性又有全国性,做研究自然就有重大意义。相关的比如说麦积山石窟是中国四大石窟之一,那就可以去做这方面的研究。不管做什么东西我觉得首先得从细微入手,同时你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的方向。

  7. 主持人:您从事了多年的地域文化研究工作,主要成果多体现在伏羲文化研究方向,眼下伏羲文化节开幕在即,今天是否能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8. 刘雁翔首先我们简单谈一下古往今来人们伏羲文化的认识状况。第一阶段是清朝以前,古人认为伏羲就是中华民族的第一个王,是历史人物;接着就在民国时期,那时候又被当做神话人物来看待;现在从释古角度来看,伏羲是一个传说的人物,但他应该有真实的原型存在;但我们又不可以用一个具体的人物形象去将它套死去理解。伏羲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形象的存在为很多模棱两可的研究提供了空间。比如说兵器、武艺,在没有其他有力证据的情况下,历代的研究人员都会将这些文化的产生归结到伏羲的身上。所以说伏羲文化所体现的更多的是一种中华民族的精神依托。 伏羲文化的学术研究是逐渐繁荣的。80年代成立了各种各样的伏羲文化学会,到现在就更多了,包括现在我们学校的伏羲文化研究院。像其他地方,只要有伏羲庙宇存在的地方,就有专门的研究组织,比如新乐,淮阳等地。另外也经常召开有关伏羲文化的研讨会,有省级的也有国家级的。天水、淮阳、新乐在官方的支持下相继召开了多次伏羲文化研讨会,汇集了大批的学者,也促进了学术发展。 至于研究成果,目前伏羲文化相关论文出现在刊物上的已经有500多篇;而且有些人以伏羲文化研究作为自己的学位论文,不仅仅限于历史系,文学和哲学方面也有很多。伏羲文化的相关课题也涵盖了国家级、省级、市级,而且申报时命中率相当高。我本人也有一项关于伏羲文化的国家级课题。总而言之,伏羲文化研究已经慢慢的成为了一种“显学”,大家对这个话题都知道而且感兴趣,这对于伏羲文化的传承和发展都有很大的推进作用。

  9. 主持人:天水的伏羲文化节是从88年开始举办一直到现在的,之前在古代是否也有相关的祭祀活动?那时候的活动内容比起现在的举办方式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10. 刘雁翔天水伏羲祭祀活动从古代就有,只是在解放后断了一段时间。其实只要有了庙宇就会出现相关的祭祀。天水祭祀伏羲规格最高最完整的时期是在明朝,当时祭祀规格已经上升到国祭的层面,包括礼乐等各方面的内容。到了清代,虽然这个祭祀活动还在继续,已经形成了传统,但已经不像明代那样的重视,依据州志记载,清代之前祭祀的费用全由官府下拨,入清之后这项开支就被取消了;所以当地的知州就从自己的薪水里支出,自愿的去做这个事情,因为这里面也有祈福的成分。但是从市档案局收集的清代档案看,一直到清代,伏羲庙祭祀用的银两一直是由官府拨付的。因此,虽然伏羲的祭祀活动在清朝不如在明朝那样的兴盛,但是官祭这个传统一直保留了下来,而且官方一直参与,知州主持祭祀,每年给十八两银子,数量在当时也不算少。民间的祭祀组织叫“上元会”,明朝就已经存在,解放以后才解散,现在又成立起来了,它在祭祀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现在的民间祭祀内容也沿袭了民国时期的传统,解释举办唱大戏、猜灯谜等文化活动。天水人过年也有个传统,等正月十六朝了伏羲庙,这个春节才算是画上了个完整的句号。因此伏羲祭祀在天水是一个民俗,不仅由来已久,而且一度还很兴盛。在不兴盛的时期,脉搏也一直在跳动,从来没有间断过,一直传承着。它是天水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解放以后,咱们国家的政治经济政策发生变化,上元会也解散了,原先住在伏羲庙中的道士也搬了出去,祭祀也就中断了。1980年代民间在那时候也兴起了一股修建庙宇的热潮,1988年便重新开始了伏羲祭祀活动,慢慢的就做成了伏羲文化节,后面又改成了伏羲文化旅游节。除了5.12大地震那年,这个活动一直是每年都举行,规模越来越大。它有个特点,就是将地方的经济活动和伏羲的祭祀活动联系在一起,这其中的还有社会效益——在这个文化节举办以后——起码在国人的心中已经认定了:这里就是羲皇故里。现在从全国的情况来看,有伏羲庙的几个地方官方一般是这样认定的:天水是羲皇故里,伏羲的诞生地;新乐是伏羲成长的地方;淮阳是伏羲建都,驾崩的地方。事实上,自江泽民主席题写 “羲皇故里”这四个字以后,就标志着天水已经永远地拥有这个品牌。我们又有物质的基础——伏羲遗址,又有领袖的肯定,这是很有说服力的。不管社会进步到何种程度,祈求国泰民安、身体健康,都是人们所需要的,所以崇拜伏羲、祭祭祀伏羲,都是人们所需要的。这是一个文化传统,也是一种文化的传承,这样一种宝贵的文化,一定要保留下去。

  11. 主持人:我们知道除了城区内的伏羲庙外,在卦台山也有一座伏羲庙,您能跟我们简单的讲解一下两者的联系和不同之处吗?

  12. 刘雁翔伏羲祭祀要修庙建庙,我们去建庙就是为了去祭祀我们共同的先人伏羲,他是我们的始祖,在天水现在叫得很亲切——伏羲爷,这是一种非常尊敬的称呼。因此只要有伏羲庙修建就有完整的祭祀活动。城区的伏羲庙是明朝建的,这个比较晚一点;卦台山伏羲庙相对早一些,最晚也应建于北宋,也有可能建于唐代的中晚期。我之前做研究论文时写的相对保守一些,写的是北宋;但后面我又有一个新的认识,主要是源于成纪县。古代史书上有个统一的认识就是伏羲诞生于成纪,而伏羲庙、伏羲的传说事迹总是成纪县的迁移联系在一起的,有史可证成纪县在唐代的晚期就移到了秦州境内,由此可以判断卦台山的伏羲庙很有可能是在那个时期建成的。这个问题从迁移规律上来说是成立的。去年听卦台山文馆所的工作人员说在山上发现了一些唐代的钱币,是开元年间的;正好就在唐玄宗时期,长安城就立过三皇庙;而且卦台山早期伏羲庙的建筑形式就是以三皇庙的形式出现的。

  13. 主持人:纵观这些年的伏羲文化节的举办成果,结合目前的现状,您觉得伏羲文化节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是怎样的?它该秉承一种怎样的发展模式?

  14. 刘雁翔我始终有个感觉,现在这种活动从它的活动本身是值得肯定的,伏羲庙祭祀仪式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伏羲文化节也是全国的一个著名的节庆活动,对提高天水的知名度上产生的意义重大。至于下一步如何去举办这个活动,我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就是一定要在文化节的内容上做出改变,关于这个我在政协会上也发言提过,其实只要我有话语权,而且场合比较重要,我都会提相关问题。我的看法,我们的伏羲文化节一定要庄严庄重,一定要有一套完整的祭祀程序,不是说来个剧团唱段秦腔,再叫上些艺校的娃娃跳几段舞,或者拿古筝弹个曲子,羊皮鼓拍两下,夹板再乱哄哄的敲几下就可以了,这样一点都不庄严,不神圣。我的建议是,一定要把明朝伏羲庙的祭祀程序根据现有的资料给再现出来。这个其实也不难,北京历代帝王庙的祭祀程序就可作为伏羲祭祀程序的依据,而且也有文献类似的具体记载。依此而行不敢说可以百分之百的复原伏羲原有的祭祀模式,至少按照那个程序进行,给它制定一个固定的祭祀模式和标准,比时下祭祀形式要好的多。中国的传统祭祀舞蹈是比较单一,但它的每一道程序每一个动作都是寓意深刻的;你不能用一个文艺节目去替代它。中国的礼乐诞生的很早,8000年前的古遗址中就有这种文化体现,乐的产生甚至早到一万年前。我们是个礼仪之邦,礼就是建立在这种文化基础上的,陕西的黄帝祭祀形式做得虽然有些现代,但已经不错了。像沈阳故宫,它就完全复原了当时的上朝仪式,山东孔庙也是如此。祭祀活动要有所发展,想造成更大的影响,一定要在祭祀的模式和内容上进行改革,这是唯一的出路。再加上现在的时机非常的成熟,应该有这样的意识去做这件事情。伏羲的祭文也应该固定下来,不能每年都变,内容应该可以世代相传,广为传颂。我们也可以进行大范围内的征稿,一定会有很优秀的东西。明朝时候的祭文,就有固定的辞句。文化是体现一个地方底蕴的标识,经济的发展也不可能完全靠一个活动去带动起来。其实在我看来,天水的旅游产业在总产值中不会超过50%,当然以后在休闲产业方面可以大做文章,像低污染,高附加值的东西都可以利用。天水地方不大,资源也不是很多,如果做很多高能耗高污染的产业,陇上江南的品牌也会迟早锈掉。我们其实最能引以为豪的资源就是天水的蓝天碧水,独一无二的优质气候和地理环境;不光有地跨黄河长江两大流域的地理优势,而且在人居条件来说,比青岛、昆明更容易养人。她又是一个充满着文化底蕴的城市,这作为一个辅助因素会吸引越来越多的成功人士来此居住生活,所以更适合作为一个休闲之都来发展。我们的小陇山林区得天独厚,是天然的氧气房。当越来越多的成功人士居住在天水后,势必引发一些投资机遇,这样就会带动起天水以及周边城市的迅速发展,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有保护天水资源的意识,不能去破坏它;我生活在天水这样的城市感到很幸福,首先特别舒服。一去那些大都市我就很难受,夏天热得要死。有时候我就在想佛教为什么在印度产生呢,可能觉得人活在那么热的环境里太痛苦了,所以想超脱了。还是说天水的发展,作为关中—天水经济区的重要城市,它在未来五年的发展一定会超过过去二十年的发展。所以说节会发展的前景必须要建立在形式和内容上的改革上,应上升到一个有高度的文化层次,这样才有希望让它为天水发展创造出更多的机遇。

  15. 主持人:距离6月22日文化节开幕还有十来天了,我们想通过您了解一下目前节庆的准备工作进展的如何?节庆期间有什么不同以往的亮点吗?

  16. 刘雁翔具体我还不是太清楚,但我想大的形式应该不会变,细节上可能会有一些改变;这次的参加人数应该是往届最多的,还会有一个海选公祭人的活动;今年的研讨会是以讲座形式进行的,有很多内地及台湾的著名学者都会参加。其他的内容关注官方的最新消息就可以了。

  17. 主持人:这次文化节适逢世博会在上海举办之期,前段时间我们也看到为了宣传我们的这次文化节,也在上海举办了相关的推介会。所以我们看到政府非常的重视此次活动。这样的推介会对我们的节会推广及城市发展到底具有怎样的意义?

  18. 刘雁翔每年这个推介会省上或者地方都会举办,地点是在上海或者深圳。这次在上海也可能借助了世博会的影响。其实我觉得对外宣传力度还是不够,而且节会期间的一些软环境还需要改进。 “人人都是天水形象,个个都是投资环境” ,这个口号提的非常的好,但我们的从业服务人员的素质还有待提高,目前还不能做到善待每个外来的朋友,这对天水的形象都会大打折扣,口碑宣传上效果也会降低很多。敦煌在这一点上就做得非常好,从业人员素质普遍都很高,有一个相对成熟的旅游环境。所以这是需要改进的一个很重要的地方,不然好不容易滋养起来的环境就又会轻易之间消失掉。

  19. 主持人:非常感谢刘教授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这次访谈,也很荣幸能够从您这里学习到很多的文化知识,祝您在今后的研究领域建树更多成果,取得更大的成就。

  20. 刘雁翔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