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期:“陇上访谈”:独家专访窒息乐队天水演出

开始时间:2010-06-05 05:06

国内知名的重金属摇滚乐队窒息于2010年6月5日下午在天水进行了专场演出,作为全程跟踪报道此次演出的唯一媒体,陇上网在演出结束后对窒息乐队进行了独家专访。面对陇上网的...

0
窒息乐队窒息乐队成立于1997年,风格以敲击金属为主。在乐队走过的13年时间里...
刘铮
吴鹏
寇征宇
吴刚
  1. 主持人:非常欢迎窒息乐队能来天水演出,刚才的演出真的非常棒,特别精彩。

  2. 窒息乐队谢谢,非常感谢!其实这次是他回家,呵呵(指吴鹏)

  3. 吴鹏正好就是回家,回家就趁着机会演一场。这次访谈主说你就让他说,呵呵(指寇征宇)

  4. 主持人:有专门的新闻发言人,呵呵。

  5. 主持人:这会儿还是按耐不住兴奋之情,总之演出特别精彩,大家都很high. 上次乐队过来是在2006年,时隔四年后来天水感觉这个乐迷群体是否还跟上次一样?对演出的反应有什么明显变化吗?

  6. 寇征宇其实也没什么变化,因为真正意义上喜欢摇滚乐,喜欢这种重金属音乐的人很懂得怎么去看演出,所以说这种热情既然他喜欢,就一定会保留下去。

  7. 吴鹏可能在人员上有些变化,一拨一拨的;之前那些人可能有来的有没来的,今天也许还有一些新面孔,会有一定的流动性。

  8. 寇征宇有流动性是好事,至少我自己是这样觉得;总是一个太小的群体也不好,得慢慢扩大吧,越来越有新的受众群体和市场。其实我们也没太多资格来评论这个市场;没有人能真正左右这个市场。

  9. 主持人:我们知道今年乐队刚发行了新的专辑《纷扰世界》,距离第一张《逆风飞扬》也有三年时间了。其实每个人,尤其是创作人,在人生的不同阶段都会发生一些或多或少的变化。那你们是否对人生的态度和音乐的理解也有一些改变,这是否体现在了新专辑的创作里面?

  10. 寇征宇其实也没有什么改变。我们四个人组队已经很长时间了。首先从最初的风格就定义为重金属,这个你们也看到了现在还是这风格;因为我们都是受国外这种音乐的影响,听了国外的音乐后也接触到了国内像唐朝、崔健这样的乐队,才发现中国人也可以从事这个行业,尽管它很难,但是这个事情可以在现在的社会中成立,因为它曾经有人做过,然后,创作上来说,因为当时风格就在这里,受这个金属乐影响最大,所以这张专辑比起上一张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变化,如果真要说变化,可能就是因为随着我们年龄增长,对生活的理解可能会更透彻,所以我们更多的融入了一些感情的色彩在里面。因为确实很少有这种重金属乐队把特别多的人情味融入到音乐里,其实我们一直是希望拿西方那种音乐形式,再融入一些中国人的思想,对生活对社会的一些态度,这是我们自己本身的想法,也是我们自己的生活,也是所有的中国听众的生活,这个才是最直接的接触。因为我们确切的说,很难完全的理解西方的那种重金属音乐他真正要表达的东西是什么,但我们又喜欢这么一种形式,所以就找了这么一个切入点。

  11. 主持人:今天在演出过程中由于音响方面的原因中间出现了几个间歇,这在一般演出中也比较常见,这样没有一气呵成的去完成这个演出会不会有不流畅的感觉?而且你们是否担心在天水出现这种状况后会影响到乐迷们的反应?

  12. 寇征宇一点也不担心这种状况。其实你们要是经常看演出就会知道,这个音响问题太常见了。我们也是一个组了十三年的乐队了,各种情况都已经碰到过,不说大风大浪吧,但也比较有经验了。再说这个音响,它又不是人为的因素,去刻意破坏什么的,这种事情很正常。而且今天整个来说时间也比较紧,包括那个调音时间;所以能有这样一个演出效果我们自己很满意,而且歌迷的反应也很热情。

  13. 主持人:其实今天的演出更像是一个朋友之间的聚会。

  14. 吴鹏对,确实是。我这次回家好多当年这圈里的朋友都来捧场,我其实挺感动的,他们来之后又是帮忙又是弄线弄设备,我只能不停地跟他们说“谢谢,谢谢”。

  15. 主持人:我们发现你们这次来天水演出,之前并没有大肆地去宣传,很少能在媒体或网络上看到演出消息,这样可能导致有一部分乐迷未能赶到现场。

  16. 吴鹏其实主办天水这次演出的是我一个哥们儿,他也不是专门做这个;另外一个原因是:这次的全国巡演,公司其实并没有安排天水站,它是作为一个中转站让我们在这里休息两天,正好我要办那个港澳通行证需要在老家半一大堆的手续,所以公司说你们如果有人就干脆在天水这边办一场吧,我一想这还挺好,顺便带他们几个在这边溜达溜达。其实今天氛围真的不错,你看,本来听这种重金属的人就不多,咱们天水那就更少了。所以首要的就是要玩的高兴,咱四个人得先满意,其他的单说,呵呵

  17. 主持人:乐队上一站演出是在西安,相对西安这个已经非常成熟的演出市场,您觉得天水在这方面还欠缺点什么?

  18. 寇征宇西安相对来说成熟些,毕竟很多年了,有它固定的演出场所,其实兰州也不错。但是市场很难捉摸,变幻莫测的。其实也不存在什么欠缺不欠缺,摇滚乐在中国本身就是一个起步阶段,它才短短二十年。说不好听的,还有很多穷的地方还没见过电灯呢,所以就很难说在某些地方存在欠缺,而且我们走到每一个地方演出,就想让人们理解这只是一种音乐形式,改变一些人的传统观念,以为搞摇滚的都不是好人,希望有更多的人去喜欢这个东西;还是我们以前接受采访时说的,有很多人不一定不喜欢只是因为他没有接触到,只有接触了他才有可能去接受,这是两个过程;现在可能有很多人还处在一个接触的过程,在这期间可能就有人听过后说“哦我不喜欢这样子的音乐”从此就不再听了,有人就可能会继续听下去。其实说真的,一场好的演出有时候会改变人的一生,真的,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可能有一天我看了一场谁的演出,就迷上这个了。或者说从哪里倒来一盘磁带磕着磕着就改变了你的一生。很多不了解摇滚乐的人会以为我们的生活有多么的不健康,其实在我们的歌曲里一直在传递一种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就像刘铮那会在演出中说的“希望每个人都健康生活”。摇滚乐和流行音乐、R&B、hip-hop、两只蝴蝶什么的都是一样,他只是一种音乐形式,我们在台上甩着头和唱京剧大花脸的都是一样,这些都是相通的,只是形式上不太一样。不太了解摇滚乐的人会好奇摇滚乐手的生活方式,所以说大多数人对摇滚乐的了解还只停留在表面,这需要一个过程。其实它也是三百六十五行中的一个职业,不同的就是我们可能暂时不被常人所接受吧。我们就是一堆喜欢自己写歌、自己弹琴、自己打鼓的人,搞了一个自己梦想的职业。他除了不挣钱之外跟其他职业没什么区别,呵呵。

  19. 主持人:所以说每个乐队的摇滚之路都是走得比较艰辛,特别的不容易。

  20. 吴刚其实干什么都不容易,我们只是选择了一个更不容易的。我们就是喜欢这个东西,也很庆幸能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当做自己的职业。

  21. 主持人:身为土生土长的天水人,我想问一下吴鹏对这几年天水的变化有何感触?

  22. 吴鹏变化太大了,呵呵。我其实平均两年回一次家,一般都是春节,在这点上感觉对父母比较歉疚。然后就是感觉家乡变得真是漂亮多了。我今天出去洗头,回来时找不着道了都,呵呵。好多地方都已经改建得认不出来了。其实老说在北京怎样怎样,等到北道一下火车,就感觉特踏实;再回去北京时,心又提起来了,大城市的那个快节奏让你都透不过起来。像在我们天水,看街上人走路就很悠闲。他们第一次来都很郁闷,吃饭时服务员上菜特慢,怎么那么慢。

  23. 寇征宇其实我们要不认识吴鹏的话,可能都不知道有天水这么个地方,更别说来这边演出了。来了之后我特别惊讶他是从这里出去的;说实话我不太相信这能走出去像他这样的摇滚歌手,甚至不太相信这里有人听摇滚乐。

  24. 吴鹏从火车站出来不是要走一段高速吗,两边都是光秃秃的山,什么都没有。他们就很惊奇的问我你们家都是这样吗怎么没有房子啊?呵呵

  25. 刘铮我们当时确实是很意外,而且当时是四年前,不像现在建设的这么好,这么繁华。

  26. 寇征宇所以说摇滚乐在某个地方最重要的是氛围。比如说在北京,那里有很多乐队,每个礼拜就有很多演出,你想看的话随时就能看,长此以往这样的市场就慢慢壮大起来了。太多的乐手和搞演出的都会说“我们这边氛围不行”,但氛围是怎么来的?其实都是人为营造出来的,如果大家都来努力的话一定会有氛围的。有很多乐队,比如说在西安,组织起来后过个三四年,玩的非常好,非常抢眼,然后忽然就不玩了,散了,有些因为挣不到钱吃不上饭,有些也有自己的工作,可能觉得这个没什么前途,人也疲了。所以好多这样的乐队就解散了,其中包括一些比较有标志性的。他们的成功是具有标志性的,解散同样如此。有好多年轻人看到后就开始犯嘀咕:不行,他们玩这么好都不行,我肯定不行。所以刚营造起来的氛围就没了,非常的可惜。

  27. 主持人:那说到底这次我们能够在天水看到窒息的演出,其实是沾了吴鹏的光。

  28. 吴鹏那我得谢谢这三位呵呵。

  29. 吴刚没事一会还吃饭呢,哈哈。

  30. 吴鹏天水这站结束后下一站是哪里?

  31. 吴鹏下一站是西宁,最后一站兰州。去西宁之前在天水呆几天,带他们到处转转,麦积山啊南郭寺等地方,再尝尝咱这边的小吃。其实主要是花时间办港澳通行证,因为我们九月份要去香港演出,正好借这个机会在天水演一场。

  32. 主持人:所以乐队完成此次全国巡演后下一个计划就是去香港演出?

  33. 寇征宇对,这次巡演是西南和西北地区,完了之后从北到南还有北京,上海、南京,苏州、杭州,武汉、长沙、广州、深圳等地。这次西边第一站是绵阳,第二站是成都。

  34. 主持人:那这次巡演下来后觉得这几站里面哪个城市的演出让你们印象最为深刻?

  35. 寇征宇其实每个城市给我们的感觉都不一样,只能说成熟与否;就算说成熟,也就是场地经营问题。比如说成都的小酒馆,它就是专门做演出,特别稳定,包括重庆的坚果,时间做得也不长,但相对来说比较专业。其他地方像天水,就比较散,没有一个固定的演出场地;很多音乐人想来演,乐迷想来看,但没场地,经营上还没有形成那种模式,但是你们说的氛围,大家心理上的需求都是一样的,所以还是得有人去运作去做这个事情;北京刚开始也一样,吴鹏刚去那会也没有专业的演出,都是乐队给乐队演,现在都慢慢的好起来。这几年慢慢发展起来的各式各样的音乐节像迷笛、摩登、草莓,都有很多观众。大部分人甭管喜欢不喜欢,他开始关注这个东西,这就是好事。而且这种音乐节已经变成年轻人之间互相交流的一个文化活动,已经不是一个纯演唱会或音乐会了,里面有很多摆地摊的、制作手工艺品的。里面也会有一些主流音乐的舞台,可能会吸引另外一拨人的眼球,比如曾轶可啊什么的,这都是好事。主办方毕竟也要考虑商业的问题。总的来说整体是越来越好,我们在其他城市演出就对好多人说,你看北京,它几年前也是这样,你们也就比它晚了两三年;只要有人做,最后的成效是一样的。

  36. 主持人:吴鹏是从天水走出去的一位优秀的摇滚乐手,在家乡其实有很多热爱摇滚,正在或者打算走这条路的年轻人;对于他们今后的发展你有什么经验之谈吗?

  37. 吴鹏最主要的是心态,你要是抱着一个目标,真打算去磕这个,那你就去;反正这条道确实不好走。我就吃了六七年苦了,这不是一般的苦。如果你只是打算混一混,试一下,那我就奉劝你别往进趟,还是去干别的行业,安心的当一个摇滚听众就可以了。起码有百分之二百到三百的信念和决心才行,百分之百都没用;因为到北京之后除了衣食住行还有很多的问题你都想不到。不知深浅别轻易下水。但如果你经济实力雄厚的话那当然没问题。

  38. 主持人:感谢窒息对天水乐迷的期望和鼓励,非常高兴能看到窒息的这场演出,也非常荣幸你们能够接受这次专访,希望还能在天水看到窒息的演出。

  39. 窒息乐队好的,你们放心,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会过来。

  40. 主持人:那祝你们接下来的演出顺利,新专辑大卖!

  41. 窒息乐队谢谢,谢谢,下次再见!